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 连载中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陆暖 主角:宋清越宛子成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宋清越宛子成)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小说介绍

由陆暖倾心力著小说《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主要围绕宋清越宛子成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宋清越宛子成小说精彩节选:太傅嫡女被算计到尸骨无存,最终惨死在庶妹手中。重生为长婷公主,宋清越立誓要害她的人血债血偿。昔日渣男辱她,毁其子孙!害她埋乱葬岗的庶妹,送入青楼!不曾想有一将军找上门,愿主动与她联手,愿助她,宋清越不敢信,她逃避:“我长婷此生绝不与他人共侍一夫。”谁知道他却说:“公主金枝玉叶,理应如此。”宋清越红了眼眶:“苑子成,你若说谎,本宫要诛你九族。”“臣,遵旨。”...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小说试读

“救……救命…”

孔泽龙倒在地上,翻来覆去,苦不堪言。此时,一道光闪了进来,门被人狠狠推开,发出震天的响声。

丽妃骆静娴带着侍女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她原本势在必得,借这次用膳在茶中给宋清越下了药,既能帮孔泽龙强要了宋清越,自己也能抓住这位娇纵公主的把柄,以便在日后更好的控制住她,巩固自己在宫中的势力。

她原本满心欢心,结果一推门,望着眼前的景象傻在原地。眼前血淋淋一片,似乎还有些吓人。

“丽妃来的倒是挺快,是不是也想尝尝这绳子当鞭子用的威力?”

只见宋清越挥舞着粗鞭,眼底透出阵阵寒意。

丽妃瑟瑟发抖,心里上下打鼓,宋清越平时经常喊姨娘,最是与自己亲近,这会直呼位份,可当真不是什么好事。

眼下只能见机行事了,既然事情没成功,就没办法再近一步,当务之急,绝不能将自己和宋清越的关系弄僵!

“清越怎么这么生分了?姨娘也只是担心你,你也别太着急,孔公子也是没有恶意的。”

说着,她笑呵呵的走上前,挽住宋清越的手臂,却觉得手中湿意甚浓,低眸一看,竟然满手是血!

苏晴雅随即厌恶的将丽妃的手狠狠甩开,眸中立刻闪出道冷光,直射向丽妃。

“所以你是说这孔泽龙是无辜的?本公主今日许你来十宁殿用膳,可不是让你睁眼说瞎话的。”

丽妃不禁打了个激灵,这小贱蹄子故意提了用膳一事,可是在敲打自己?难道她已经猜到了什么?

不,不可能,她应该是没那个心计,否则也不会被自己控制难么久。

“本宫的意思是别伤了和气,这孔泽龙毕竟是孔家的公子,又是是准驸马,要是出点什么事,哪里都不好交代,清越还是莫要激动,冷静为上啊。”

孔家这几年的势头因着苏晴雅一直是如火如荼,就算苏晴雅已然病死,孔家的根基却被她打的很是稳固,地位也是绝非一般。尤其在孔家失去了苏晴雅和苏家这个靠山之后,便不知怎的又攀上了庆王和他的母妃丽妃。

丽妃表面上是处处为宋清越着想,而实则却是暗中提醒她,孔泽龙身份不一般,自己若要动她,必然会牵扯到朝廷,所以必须要谨慎。

“丽妃说的是,确实不能让他出什么事。”

丽妃闻言面露喜色,心里刚舒了口气,便听到宋清越凌厉的喊了一声。

“来人!”

十宁殿的守卫最是森严,而宋清越身边安排的侍卫更是高手如云,听到公主召唤,贴身侍卫如影和如远立刻闪了进来。

“你们就用这根绳子,将这个胆大包天的狂徒给本公主绑了关到后殿柴房里去,没有本公主的命令,谁也不许放!”

“公主,你这是做什么啊!”骆静娴感到自己似乎被耍了。

“怎么,难道丽妃还觉得有哪里比十宁殿里更安全的地方吗?本公主要绑,你们谁也拦不得!”

“你敢!”孔泽龙慌乱无措,他怕这位公主,更怕自己的恶行败露。

“本公主有什么不敢?等秉明父皇,本公主倒要看看,孔家会不会出面保你这位放làng形骸的公子爷!”

孔泽龙彻底慌了,宋清越虽然没什么心计,可一旦发起狠来,便是杀伐果断的圣上都略微逊色一筹啊!

他眼神慌张的望向丽妃,面上欲哭无泪,“丽妃娘娘,救救我啊!”

丽妃害怕了,她倒不是害怕宋清越,而是怕孔泽龙口不择言的将自己拉下水。

丽妃本就出身不高,在宫中巴结皇后,讨好宋清越,才有了当今的地位,如果此时自己和这件事粘上什么干系,那她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她眼神一狠,没办法,若想自保,只能将他舍了。想到这,骆静娴无情的声音冷冷响起,“孔公子,既然公主不饶你,本宫也没有办法,你要是肯悔过,或许公主还能饶你,不然要是深究下去,牵扯出其他什么荒唐事,可就更不好收场了。”

孔泽龙才没一会便出了一身冷汗,丽妃的意思他心里清楚的很,自己已然和她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况且他最近几年没少背着孔家干不可见人的勾当,丽妃都清楚的很,若是自己多说了什么,鱼死网破,对自己更是无益。

“是,丽妃娘娘教训的是,公主殿下,草民知道错了,求公主殿下看在清珊的份上,饶了草民吧!”

孙泽龙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不停地磕头认错,希望能息事宁人。

“知错能改是件好事,只可惜你不配。如影如远,将他绑了!”

十宁殿的守护侍卫如影和如远得令后立即冲上前,将不停挣扎的孙泽龙按住,硬生生的给拖了下去。

随着哭喊声越来越远,丽妃也回过神来,今日的宋清越太反常了,她似乎有些看不透,为何这小贱蹄子会突然变得如此冷漠?

当然,该贴还得往上贴。骆静娴温柔的捧起宋清越的胳膊,一脸的心疼,“怎么这么傻啊,让自己伤这么重?姨娘来替你上药吧。”

宋清越直接将手臂抽离,面色平静,“本公主若是不受这伤,恐怕不知道这会,已经是谁在开心了。”

宋清越未曾明说,她现在无任何证据,若是直接指控,丽妃当然也不会承认。

骆静娴却被吓的不清,手不停的轻抖着,后背脊梁直冒冷汗,却仍然强撑着挤出一丝笑意。

“清越,今日怎得这么生分了?今日的事姨娘是真不知情,姨娘给你赔不是了。”说着,丽妃亲切熟络的伸出双手准备握住她的另一只未受伤的手,面容和蔼,

若不是自己知晓她的狼子野心,还真能被这伪善的外面给骗过了!

她再次躲开骆静娴的示好,疏离了几步,冷眼望着她。

“不必了,丽妃的歉意本公主可受不起。刚刚丽妃似乎僭越了,在本公主面前,你没有资格自称姨娘,更不要直呼本公主的名讳,别让本公主的仁慈,让你坏了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