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独尊 连载中

万道独尊

分类:玄幻科幻 作者:君莫惜 主角:陈渊吴柳音

万道独尊女主_陈渊吴柳音免费阅读

《万道独尊》小说介绍

主角叫陈渊吴柳音的小说叫《万道独尊》,是作者君莫惜写的一本玄幻科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挚爱背叛,家族无情。卑微少年,一朝登天。剑指苍穹,傲笑诸仙。世间万道,独尊九天!...

《万道独尊》小说试读

炼丹房内发生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陈家,陈海峰被陈渊从地牢内救走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不到一日时间,“陈渊”成为了陈家众人讨论最多的名字!

不管是击杀陈商,还是炼制完美级丹药,收王赜承为徒,都让众人感到不可思议。

“昔日望州城远近闻名的废物,似乎变得不太一样了。”有人慨叹。

消息传到吴家,吴柳音神色微动,很快又恢复如常,“就算他天赋卓绝,也无法与风少相比。”

吴宗南听到女儿的话语,微微颔首,“既然作出了决定,就没有后悔可言。何况,风少,的确是人中龙凤!”

当然,望州城内更多的人是持怀疑态度的,一个丹田破碎的少年,怎么可能踏上修行路?而且,如此年轻的一品炼丹师,也是闻所未闻。

完美级丹药,望州城可曾出现过?

望州城内各大势力也收到了风,但也只是笑笑,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一个被吴家退婚羞辱、家族不容的人,根本不值得他们关心。

他们在意的,是望天崖!

接下去的三天,陈渊都在炼丹房内,加紧炼制疗伤的丹药。

他让王赜承将父亲一起接到了炼丹房来,又让王赜承谢绝他人到来,省去了不少风波。

“这王赜承看来是打定了主意,要跟着我学习炼丹,他若能一直这么忠心,从望天崖回来之后,或许可以考虑将丹方传给他。”

陈渊观察了王赜承几天,这家伙以往虽然傲慢,拜师以后却非常恭敬。对陈渊如此,对陈海峰亦如此。

若是以前,陈渊根本不敢想能从望天崖活着出来,但在炼丹房内玉佩的异动,让他觉得,也许会有一线生机!

娘亲留下的这块玉佩,其玄妙,或许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的!

当然,陈渊也不可能将希望都寄托在玉佩上,他在炼丹之余,也没有耽误修行。三日内,连续破境两重,踏入觉醒六重境!

这等修行速度,绝对是骇人听闻的!

“我的境界虽然有提升,但这几次战斗的方式仍然太过直接,缺乏神通武技,无法将自身星辰元力之威全部释放出来。”

陈渊目光闪烁,功法凝聚真元,神通释放真元,要是能够修行到合适的神通,他的战斗力还将变得更强!

可是,他一旦走出炼丹房,只要王赜承不在,陈四爷等人必定会想尽办法来对付他。

“玉佩!”

让陈渊诧异的是,他的意识刚刚接触玉佩,便有一股可怕的吸力,将他的意识吸入玉佩之中!

“我这是……在玉佩内的空间里?”

陈渊发觉自己身处一片奇异的空间之中,脚下没有土地,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中。

不止是他,这片空间里还有许多碎石,都漂浮在远处。

“这些碎石,有何奥秘?”陈渊望着远处的碎石,意念一动,那些碎石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召唤,朝着陈渊疾速而来!

等到碎石不断靠近,陈渊这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碎石”,而是巨石!

陈渊急忙闪避,但朝他撞击而来的巨石数量不少,在避开了几块以后,他还是被巨石砸中了!

“轰咔!”

巨石炸裂,陈渊双眼一黑,意识都昏迷过去。

等到陈渊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炼丹房,他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猛然发觉脑海里已经多出了一门神通心法!

“难道说,那些巨石内蕴神通之法?”

陈渊咂舌,那些巨石似乎永无穷尽,要是每一颗巨石都内藏神通道法,这玉佩内岂非是一座宝藏!

“斩龙剑诀!”

而当陈渊开始领悟这门神通时,神色却凝固了,此剑诀,好霸道,竟以“斩龙”为名!

“我从未修行过剑法,好在镇天星辰诀本就是全属性功法,能够支撑我修行各种属性的神通。”

陈渊越了解这门剑法,内心就越震撼,因为,这竟然是一门玄府级上品剑法!

整个望州城,最强的神通也只是凝脉级上品!

要是这剑诀传到外界,足以引起望州城各大势力的轰动!

“这剑诀分九层,要是我能练成第九层,能发挥出超越玄府级的一剑!”

陈渊强行按捺下内心的喜悦之情,随便找来了一柄剑,就在后院舞动起来。

“这剑诀烙印在我的识海中,每一重修炼关窍于我而言仿佛都没有阻碍,能够轻易地修成。而我修行镇天星辰诀,每一个粒子皆为丹田,真元力量随心所欲,能将剑威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到一个时辰,陈渊的斩龙剑诀便登堂入室,修炼之速度让人惊异。

要知道,这可是玄府级上品的神通,就算是玄府境强者得到,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参悟透,更别说陈渊只有觉醒境界了。

“明天就是望天崖开启的日子,我要抓紧将剑诀修炼到第三层!”

陈渊眼中闪过一抹坚毅之色,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恐怖的锐啸声不断在后院响起,哪怕王赜承在房间内都听得一清二楚,他没有去窥视陈渊练剑,也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在丹房内默默做好自己的事情。

他相信,陈渊的天资越强大,展露的实力越可怕,越能证明他没有看走眼!

可以说,他将自己一生的命运,都押在了陈渊身上!

陈渊能够活着从望天崖出来并传他炼丹之法,他将走向辉煌。而要是陈渊死在望天崖内,他将沦为世人的笑柄!

“不论前途如何,既然选择了,就没有回头路。”

王赜承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随即将熬好的药送到了陈海峰的面前,“请师爷用药。”

“可别这么称呼我了,我哪儿受得起。”

陈海峰苦笑道,他的气色好了许多,虽然不能修行,但这两日服用了陈渊炼制的丹药和王赜承熬制的药汤后,还是恢复了不少。

“您可别这么说,您是我师父的爹,我自然应该称您‘师爷’,您放心,就算穷尽我毕生所学,也一定会将您的伤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