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能召唤历史牛人 连载中

大唐:我能召唤历史牛人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水果抹茶 主角:柳白李二

大唐:我能召唤历史牛人全文 柳白李二最新版阅读

《大唐:我能召唤历史牛人》小说介绍

网络大神“水果抹茶”带来了一部最新作品,是一本穿越重生题材的小说,文中出场的主人公有柳白李二,这本《大唐:我能召唤历史牛人》,绝对是熬夜必看佳作。主要内容讲述:穿越大唐贞观年,开局就继承十万亩良田,还有两个倾国倾城的童养媳,家财万贯?而且,还觉醒了牛人系统,可以获得古往今来所有牛人的能力,甚至召唤过来成为自己的仆人?就当柳白想着怎么享受生活的时候,李二带着文武百官登门来了。什么?我那死鬼老爹是李二的救命恩人?李二要苦寻十几年,今天要来报恩?...

《大唐:我能召唤历史牛人》小说试读

第7章

圣旨内容十分拗口,普通人根本听不懂说的是什么。

可是在场之中读过些书的人,却都满脸的震撼,尤其是为官多年的崔县令,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

前半部分内容,并没有实质的意义,不过是规定的格式罢了,真正有分量的,是‘文义公’三个字!

自家天下之后,皇帝为褒奖文武大臣的忠心,往往会在他们死后赐予谥号。

特别是对于文人来说,谥号的好坏,甚至比他们的性命还重要!

古往今来,为了赢得一个好谥号,而撞死在皇宫庭柱上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

‘文义公’虽然比不上‘文贞’和‘文成’,但也绝非是一般大臣可以奢求的。

柳永年,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介商贾罢了,并非文人,而且从未入朝为官,为何李二会赐下如此‘重赏’?

柳白也惊讶不小。

看这意思,自己那素未谋面的老爹,可不仅是帮过李二那么简单,甚至有可能救过李二的性命!

怀恩很满意众人的反应,收回目光看向柳白,笑着道,“柳公子,还不接旨?”

柳白双手接过圣旨,道:“多谢内侍,不知内侍名讳...”

怀恩的笑容更加浓郁了,道:“俗世之中的名讳,岂能用于皇宫大内,柳公子直唤奴婢怀恩便是!”

“原来是怀恩内侍,柳白有礼了!”

说罢,柳白微微欠身拱手。

怀恩连忙扶住他,道:“柳公子,现在可不是寒暄的时候,陛下御驾将至,柳公子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噗通!

旁人还未如何,跪在旁边的崔县令,‘噗通’一声,直接昏了过去。

这一天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当他听到皇上将要亲临柳家的时候,脆弱的心脏再也坚持不住了。

四公子虽然没昏过去,但脸色苍白的吓人,跪在地上,整个人都在不住得哆嗦,冷汗簌簌的落下。

怀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又对柳白道:“若是柳公子有何为难之处,直接告知奴婢便是!”

柳白略一沉吟,道:“事情都已解决,内侍有心了。”

说完,他再次对着怀恩一拱手,走到大宅门前,将柳婉儿两姐妹搀扶起来,道:“皇上就要到了,还不快快吩咐人洒扫庭院,收拾主厅!”

柳婉儿晃了晃神,道:“对,对,夫君说的是!”

她连忙拉着柳蓉儿,走进柳家。

柳家中门大开,丫鬟仆人全都忙碌了起来。

不多时,浩浩荡荡的御驾行来,周围的百姓始终没有起身。

普通老百姓见到皇上的机会可不多,借着柳家的光,他们也有幸一睹天颜。

至于霍掌柜等人,就更不敢动弹了。

皇上都来了,任何不妥的举动,都是掉脑袋的大祸!

等御驾缓缓停下,柳白上前,托起长袍下摆,缓缓躬身行礼。

“草民柳白,参见陛下!”

李二步下龙车,走到柳白身前,也不顾文武大臣惊诧的目光,亲自将柳白搀扶了起来。

上下打量几眼,见柳白不卑不亢的样子,李二呵呵一笑,道:“文义公生了一个好儿子!”

柳白微微垂首,道:“陛下谬赞,还请入寒舍一叙!”

他退后一步,侧过身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二在先,柳白在旁,怀恩与一众文武大臣随后,向着柳家走去。

路过四公子等人的时候,李二的脚步略微一顿,轻轻的哼了一声。

声音很轻,可是落在四公子等人的耳朵里,却如同九霄惊雷一般,震得他们头晕眼花。

“完了,完了...”

四公子口中喃喃,身体也软软得倒在地上。

李二自然没兴趣理会几个小人物,在柳白的引领下,走入柳家,直至主厅落座。

...

柳家的庭院很大,即便大唐的文武重臣都站在其中,依旧显得有些空旷。

周围的景致也颇为怡人,不过皇上如今就在不远处的主厅之中,文武大臣也不敢擅动,只好按照朝堂之中的顺序,规规矩矩的站成两排。

他们一眼就能看见,主厅尽头,正在祭拜灵位的李二,和站在后边的柳白。

武将列,排在第三位的柴绍,低着头,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捅了捅自己,顿时眉头紧皱,低声道:“又要干什么?”

显然,身后那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老柴,俺老程平日里可待你不薄,可有什么内幕消息?”

这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一身粗犷的意味,虽说年纪不小了,可站在队列里,一点都不老实。

“哪里来的内幕?今日陛下心情不好,莫要再多事!”

程咬金哼哼了几声,道:“方才在柳家庄子外,陛下只叫了你和长孙无忌几个人进入龙车,肯定是和你们交代了什么,莫要以为俺老程好糊弄!”

柴绍心中叹了一口气,很清楚程咬金虽然外表看似粗犷,可实则是个内心细致到了极点的人。

无奈,他只能将声音压得更低,道:“外面那个无赖子姓裴,是裴矩的亲侄子,现在你明白了吧?”

程咬金的眼睛瞬间瞪得老大,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不早说?!”

他们这些勋贵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家族倒霉,往往会有一大堆家族倒霉。

这也是为什么,柴绍在得到了怀恩的指点之后,立刻吩咐人,斩断了和裴家联系。

柴绍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现在知道也晚了,难不成,你敢现在向陛下告假?”

话音未落,柴绍忽然听见身后的程咬金‘哎呦’了一声。

不光群臣被他的声音所吸引,就连主厅内的李二和柳白,都寻声看来。

柴绍的脸顿时黑了,转身拽着程咬金的胳膊,低声道:“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程咬金一手捂着肚子,装出一副痛苦的模样,用只能让柴绍听见的声音,道:“俺家那老婆子和裴家大房交情颇深,若不赶快处理,你来挽回俺的损失吗?”

说完,他‘哎呦’的声音更大了。

“怎么回事?”

主厅里,传来李二略微有些发怒的声音。

怀恩紧走几步,来到主厅。

“启禀陛下,程国公突感身体不适...”

他还没说完,程咬金‘脚步虚浮’的走进主厅,龇牙咧嘴的说道:“陛下,老臣只觉腹痛如绞,望陛下恕臣无礼,且回家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