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 连载中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小书懒 主角:袁墨熙齐书丞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袁墨熙齐书丞结局无删减阅读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小说介绍

主角叫袁墨熙齐书丞的小说叫《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书懒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骤然穿越,竟然成了最不得宠的将军夫人?面对府中这几房作妖的小妾,还有个白月光女副将,袁墨熙咬牙,不忍了!她要出逃!没钱?身为神医圣手,随便给人瞧个病,黄金万两!没爱?花容月貌,城中贵子纷纷下帖子求拜见!一脚踹夫君,一手搅风云,不规矩听话通通收拾了个遍!桃花盛开,悠然自得,袁墨熙满心满意喝茶。只是这下堂夫君连夜凑上来作何?某男轻声细语,百般讨好:“娘子,我病了。”病了?袁墨熙凝神一看,吖的,这人身体壮的跟头牛一样。正问的起劲,谁料某人不合时宜呢喃道:“娘子,不知相思病如何能医治?”...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小说试读

第14章

夫妻两个俱是一愣,家中没什么好东西,一点咸菜就是顶好的菜了。

做父母的都是这样,有点好东西,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孩子。

街坊们一见这夫妻两个的神色,便也猜到了,这是被袁墨熙说中了,心中也不由惊叹,莫不是这女大夫,竟然当真有办法治好陈小宝的病?

“大夫,求你救救小宝!”刘芸反应极快,已经伸手拉住袁墨熙的胳膊,“求求你救救小宝!”

袁墨熙拉下刘芸的胳膊,“您放心,我自会尽力,这病也并非不能治,只是有些麻烦而已。”

这话一落,陈大柱夫妻两个对视一眼,眸中好似很难以抉择一般。

半晌,刘芸才膝盖一软,就又要跪倒在地上,“大夫,求求你救救小宝吧,我愿当牛做马报答你。”

袁墨熙这次反应极快,一把就将刘芸拉住,没让她跪下去,面色不悦道:“你这是做什么,我是大夫,能救人我必定会倾尽全力,哪用你三番五次的跪来跪去的?”

刘芸被袁墨熙拉着,跪不下去,只能求助地看向陈大柱。

陈大柱满面为难又难堪,许久才开口:“大夫,我家中已经拿不出太多银钱了。”

为了给小宝治病,他们连老娘的棺材本都掏出来了,现在是真的拿不出再多的钱了。

袁墨熙这才明白这夫妻两个是在做什么,感情是以为治小宝的病,要花很多钱,方才他们是在纠结要不要继续治疗吧。

袁墨熙心中一暖,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是选择了给小宝治病。

“你们想错了,”袁墨熙笑着开口,“我说的麻烦,是治病的过程麻烦,并不是银钱。”

荨麻疹放在现代,也不是一种很容易治愈的病症,不过袁墨熙手上恰好有个方子,是她爷爷研究出来的,已经临床试验过可行,用药的价格,也并不昂贵,便是普通人家也能负担得起。

袁墨熙已经看好了小宝的症状,坐在桌边开药,“这服药是外用的,回头我让药童弄好了给你们,将患处清洗干净,涂在患处便可,一日一次。”

她又拿起另一张方子递给身后的翠花,吩咐她让药童抓药,才又交代陈大柱夫妻两个:“这服是内服的,一日两次,连服三日停药一天,再服三日再停药一天,最后再服用三日,便可药到病除了。”

药童照方子抓好药,翠花也算好了药钱和诊金,“一共是一钱零一陌。”

也就是一百七十个铜板,普通百姓手里,银子是极少的,生活交易多用铜板。

“一钱,零一陌?”刘芸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这么多?”她眼泪汪汪的看着袁墨熙。

袁墨熙反应极快,在她又一次要跪下之前,伸手将她拦住了,“别跪!”她厉声喝止道。

刘芸果然不敢跪了,只眼巴巴的看着袁墨熙。

袁墨熙暗自叹了口气,从药童手上拎过药包塞到刘芸手上,“药先拿回去用,孩子的身体要紧,你给我写一个欠条,年底之前把银子还上便罢了。”

刘芸的眼泪唰的就留下来,“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一边陈大柱也对袁墨熙感激涕零,“多谢大夫救命之恩!谢谢大夫!”

另一边,翠花已经写好了欠条,让陈大柱按下手印,就让他们抱着孩子离开了。

两人才走到门口,就听见一个老人询问:“这咸菜也不能吃了吗?”

“当然能吃。”袁墨熙不吝解答道:“咸菜腌制的第三天到第八天,毒素的含量最多,到底九天开始减少,到第二十天,就所剩无几了,到这个时候再吃,就不会出问题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说我怎么从来没中毒过。”

“我也没有!”众人纷纷庆幸。

刘芸和陈大柱对视一眼,眸中也俱是庆幸,庆幸遇到袁墨熙,他们的小宝才能活下来。

夫妻两个离开之后,又一个老人迈进了医馆,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袁墨熙给自己瞧瞧身体。

袁墨熙动手诊脉,下笔开方子,一气呵成,收费也不贵,只不到三日的时间,袁墨熙的名声就打出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天,刘芸就带来了赵小宝已经清醒过来的消息,对袁墨熙感恩戴德,并承诺一定会尽快还上银子。

有了这么一遭,本来还在观望的街坊们,也都再按捺不住自己,纷纷进了袁墨熙的医馆。

袁墨熙看诊的速度比寻常大夫快许多,开方子抓药也不含糊,名声传出去,吸引了更多病人慕名而来,可谓是门庭若市。

她每日早出晚归,忙得脚不沾地,却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

景澜敲响了书房的门,“主子。”

“她又出府了?”齐书丞面色冷淡。

“夫人在西米市街开了家医馆。”知晓袁墨熙治好了将军的旧疾,景澜到不惊讶于袁墨熙能开医馆,只惊讶于她会开医馆。

会医术自然能开医馆,但她身为将军夫人,怎么会想到出去抛头露面的开医馆?

“胡闹!”齐书丞一掌重重拍在桌子上,“胡闹,简直是胡闹,丢人现眼!”

就算如她所说,从入府那日开始钻研医术,到现在她才学了几年医术,就敢在外头开医馆了?况且,他齐书丞的夫人在外抛头露面,像什么样子?若是传扬出去,怕是要让人以为他养不起自家夫人了!

见齐书丞恼怒的模样,景澜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齐书丞看出景澜的心思,开口询问。

“将军,夫人她的医馆,开得像模像样。”想到这两日看到的景象,他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比一般的医馆,病人要多许多。”

但夫人好像游刃有余的样子。

齐书丞面露不屑,“她?”

心里却想到她给自己开刀取出伤口中的剑刃时,冷静认真的模样,或许呢,或许她行呢?

“去看看!”他猛然起身,直接往外走。

景澜一愣神的功夫,齐书丞就已经出了书房的门,他连忙跟上,心中却想着:主子是要去看夫人吗?应该不是他的错觉吧,怎么好像五姨娘嫁进来之后,将军对夫人越发的......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