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 连载中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小书懒 主角:袁墨熙齐书丞

袁墨熙齐书丞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主角叫袁墨熙齐书丞的小说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袁墨熙齐书丞的小说叫《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是作者小书懒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骤然穿越,竟然成了最不得宠的将军夫人?面对府中这几房作妖的小妾,还有个白月光女副将,袁墨熙咬牙,不忍了!她要出逃!没钱?身为神医圣手,随便给人瞧个病,黄金万两!没爱?花容月貌,城中贵子纷纷下帖子求拜见!一脚踹夫君,一手搅风云,不规矩听话通通收拾了个遍!桃花盛开,悠然自得,袁墨熙满心满意喝茶。只是这下堂夫君连夜凑上来作何?某男轻声细语,百般讨好:“娘子,我病了。”病了?袁墨熙凝神一看,吖的,这人身体壮的跟头牛一样。正问的起劲,谁料某人不合时宜呢喃道:“娘子,不知相思病如何能医治?”...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小说试读

第13章

“你快住手!”那人看着袁墨熙伸手要去翻那孩子的衣领,大吼一声,吓得袁墨熙一个激灵。

“你快住手!”那人上前,将袁墨熙推开,挡在袁墨熙和那孩子中间,“你到底是不是大夫,这孩子染了天花,你碰了她也会被染上的!还是趁现在赶紧将他扔出去,还能保全你的性命。”

那孩子的父母一听自家儿子染了天花,生怕袁墨熙真的听了这男人的话,将他们的儿子扔出去,女人双膝一弯就跪倒在地上,朝着袁墨熙膝行两步到她身前,伸出手想要拉扯袁墨熙的衣摆,又怕自己的儿子真的染了天花,她碰了袁墨熙会将袁墨熙也传染上,又将手收回去,改为一个劲儿地给袁墨熙磕头。

“大夫,求求你救救宝儿,求求你,求求你,我给你磕头了,只要你能救宝儿,刘芸愿意当牛做马的报答你!”

袁墨熙心中一酸,弯腰将女人扶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

那女人怕袁墨熙不肯救人,任凭袁墨熙怎么拉扯,都不肯站起来。

不仅如此,他的丈夫也跟着跪了下去,红着眼眶给袁墨熙磕头,“大夫,求求你救救宝儿吧,我陈大柱以后任由您驱驰!”

袁墨熙瘪了瘪嘴:你们这又是当牛做马,又是任我驱驰的,都是干啥子呀?“你们再不起来,我就不救你们儿子了!”

两人一听这话,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底看到惊喜,又磕了几个头,连道:“谢谢大夫,谢谢大夫!”最后在袁墨熙马上要爆发的眼神中,站起身子。

尖嘴猴腮的男人被晾在一边好一会儿,已经心生不悦,见袁墨熙又要去翻陈小宝的衣袖,冷哼一声:“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天花可是要命的病,我要是你,断不会为了旁人葬送了性命,我劝你赶紧将他扔出去保命。”

袁墨熙正观察那孩子的症状,被这人几次三番地打断,再好的脾气也都消磨殆尽了,冷声问:“扔出去之后呢,你将他捡走卖个好价钱?”

门口还有一群想看热闹,又怕陈小宝真的染了天花,将自己也传染了的街坊们瑟缩着想留又想走,听了袁墨熙的话,不由得看向尖嘴猴腮的男人,“我看这男人尖嘴猴腮的,不像个好东西。”

有一人煞有介事的点头,猜测道:“不会真被这小大夫说中了,是个拐子吧!”

那人听见“拐子”时,慌张的一瞬并没有瞒过袁墨熙的眼睛:我这嘴是开了光吧,随口一说就能说中?

“放屁!”那人有些气急败坏的指着门外的百姓,“你们自己找死,天王老子也救不了,染了天花丧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说完,他转身就走,推开众人的动作,很是粗鲁,像是被气坏了一般。

在袁墨熙的眼中,不过是被拆穿了身份,慌不择路的逃窜罢了。

但门口的百姓见那人言之凿凿不似作假,心中惶惶,已经不敢继续留下了。

袁墨熙自不会让他们就这么走了,这可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能不能打出名声去,就看今天了!

“大夫?”恰在此时,刘芸怯怯开口,满眼哀求。

袁墨熙心里叹了口气,“放心吧,不是天花,能治。”

能治两个字落下,刘芸双腿一软,就要跌倒,陈大柱在一旁将她扶住,“他娘,能治,大夫说能治!”他们带着小宝找了好多大夫,内服的外敷的药也用了不少,都不见效,反而还更加严重了。

昨天小宝发着高热,陷入昏迷,他们带着小宝去看大夫,却被告知,准备后事吧。

他夫妻两个不肯信邪,带着小宝四处求医,结果却都一般无二,才听说西米市街开了家新医馆时,就抱小宝来求医。

见到袁墨熙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不抱希望了,却不想,那么多老大夫都说没救了,这年轻的女大夫竟然说能治。

“当真能治?”陈大柱的声音也跟着发颤。

门外的街坊们之中,有人知道陈小宝的情况,听到顾柒染说能治,都跟着愣了一下,饶有兴味的继续看着事态的发展,他们倒是想要看看,到底这女大夫夸下海口是不是真有那个本事。

“发病多长时间了?”袁墨熙问。

“七天了,到今天第七天了。”刘芸连犹豫都没有,直接答道。

“你们家里,最近吃了什么以前没吃过的东西吗?”袁墨熙继续问,这症状是荨麻疹,定是有诱因的,怕陈大柱和刘芸想不到,她又提醒了一句:“连续吃了好些日子的。”

“没,没什么吧。”陈大柱挠挠脑袋,他们也不是富贵人家,这段时间又四处求医问药,已经将家底掏空了,哪能吃上往常没吃过的东西,一顿饭能有一碟老娘腌的咸菜就已经不错了。

“有!”刘芸坚定道,引得陈大柱好奇地看向她。

她说:“娘腌的酸黄瓜,就是第一次吃了酸黄瓜,小宝才生病的。”

“你别胡说!”陈大柱当即呵斥道:“娘还能害小宝不成,况且那酸黄瓜咱们一家人都吃了,怎么就小宝病了?”

袁墨熙听了这话,心中几乎已经可以断定,问题就出在这酸黄瓜上了,她拦住两人,“这酸黄瓜,腌了多久?”

“三天!”刘芸说。

得!就是这儿了,“只怕,问题确实出现在这酸黄瓜上了。”

陈大柱不信刘芸的话,但袁墨熙说能救他家小宝,他便不敢呵斥了,只问:“怎么会这样呢?”

袁墨熙觉得,他想问她的,应该和问刘芸的一般无二,“咸菜在腌制的过程中,会产生一些毒素,这毒素就是导致小宝生病的原因。”

这种毒素,就是亚硝酸盐了,但想着和他们说,他们也听不懂,便换成了“毒素”这个他们能够理解的意思。

“怎么可能,咱们谁家里还没有点咸菜,怎么咱们吃了都没事,这孩子就有事了,况且,这两口子不是也吃了吗?”

袁墨熙已经料到会受到质疑,她并不慌乱,只柔声却坚定地解释:“大人和孩子的体质并不相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宝吃的量,应该比你们更多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