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如画人已成沙 已完结

烟雨如画人已成沙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春雷炮 主角:黎萱草禹安昌

黎萱草禹安昌全文免费阅读_精品《烟雨如画人已成沙》小说在线阅读

《烟雨如画人已成沙》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烟雨如画人已成沙》,作者是春雷炮,该小说文笔细腻,感情充沛,非常值得观看。《烟雨如画人已成沙》小说内容精选:狐本无心,是他教会她何为用情至深,死生不负。百年之约,她寻到了他,但此生他却赐她剜心噬骨,体会人间最痛!“畜生,我要用你的心,血祭那些被你害死的人!”无论她怎么解释,他都不再是前世那个愿用生命护她的人。取血,剜心,将她刚出生的孩子扔给虎兽食用……她心死身死,魑魅魍魉,以血筑恨,倾覆他的城,毁灭他的国。而他忆起前尘过往,愿以枯骨成沙,以血作画,换她笑靥如花……...

《烟雨如画人已成沙》小说试读

洁白的泪水从眼角流下,滚落在脚边的一只白狐身上。

只听白狐尖叫一声,一条尾巴硬生生撕裂成了两条尾巴!

叫声虽然凄凉,但那小白狐终究是捞到好处,靠在娄玥儿的脚边,蹭了蹭。

“姐姐。”

隐约间,娄玥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像极了娄灵儿。

顿时,娄玥儿潸然泪下。

“灵儿,是你吗?”

心口白光闪了闪,娄玥儿低头望去,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着。

她的妹妹,居然也随她投胎来了人世。

她们情况不同,娄玥儿即将成为九尾狐,无论是生命还是法力,都是不可比量的。

而娄灵儿,只不过是只一千年的六尾狐,此次投胎转世,直接耗尽了她所有的法力。

她有记忆,却不能告知娄玥儿。

死后,神识融于娄玥儿体内,令她即便是被挖心,也足足活了四十九天!

现在,娄玥儿的体内,就有一抹神识是娄灵儿的。

“姐姐,我要走了……”娄灵儿声音轻盈,仿佛一吹就散。

看着胸口那道白光逐渐暗淡,娄玥儿心都要碎了。

没错,她的妹妹已经魂飞魄散,再也无法投胎转世,这个世上,也不会再有娄灵儿的存在。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迟暮萧!

她怎能不心痛?

爱的那么深的一个男人,居然……

她恨不得,亲手杀了迟暮萧!

“我主,还要再去人世吗?”白狐们都已经散开来,唯独那一只两尾狐。

“去,怎能不去?”娄玥儿声音淡淡,气若幽兰。

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比高贵的纯洁气息。

这气息,让两尾狐倍感舒适。

它好像,很快就可以化作人形了。

“我主,可是你已经……”

同为狐族,两尾狐怎么会不知道,眼前这个八尾狐狸,就是灵狐呢?

是的,因为娄灵儿将所有的法力都度给了娄玥儿,她失去的那一条尾巴,已经重新滋生了出来。

实力,也要比以前更强了。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山下,身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我主,我跟着你。”

两尾狐追上来。

“跟着我,不怕死?”

她此次回去,并没有打算活着回来。

两尾狐摇了摇头。

“好,那你便跟着我,名为两断。”

寓意着,和迟暮萧一刀两断!

她的心,已经禁不起任何摧残。

……

城西突然开了一家医馆,馆主是一个年轻貌美,气质如兰的年轻女人。

她的身边,伴着一只奇特的小白狐,居然是两条尾巴。

起初,确实有人心存歹意,想要偷走这只狐狸,实在是找不到机会。

后来,娄玥儿救治了越来越多的病人,这些人立马收起了坏心思,开始由衷的佩服娄玥儿。

一句“名医”,再赞美不过。

“玥姑娘,你看我孩子这个病……”

一位母亲抱着岌岌可危的婴儿来到馆里,面色焦急。

她看到娄玥儿,眼底浮现一丝希望。

“所有的医馆,还有那洋人的医院我们都去过了,可都说孩子没救了……玥姑娘,你……”

妇人眼泪掉下来,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娄玥儿轻声道:“不碍事,有救。”

两尾狐在那妇人诧异的眼神下,跳出来用牙咬住了帘子,将外面的场景直接屏蔽。

看着手里的孩子,娄玥儿心如刀绞。

如果她的孩子没有死的话,是不是也如这个婴儿一般大?

迟疑数秒,她轻轻的抬手,将法力渡到婴儿的体内,瞬间将那死气祛除。

“哇!”

婴儿哭出声来,娄玥儿拉开帘子走出来,把孩子还给妇人。

“谢谢玥名医!谢谢玥名医!”

妇人激动的语无伦次,抱着孩子就回去道喜。

之后,玥名医的名号,也就在民间传开来。

不仅仅是因为她医术过人,更是因为她治病不收钱,简直是女菩萨降临!

“玥姑娘是上天派来拯救我们的。”

平民们都这么说。

……

晚上,月色正浓。

娄玥儿取出一滴心头血,交给两尾狐。

“去少帅府,把血滴在的陈琦芸碗里,亦或者是杯子里,一定要看着她喝下去。”

嘱咐完,娄玥儿就睡下了。

两尾狐纵身跳出窗外,只是一晃眼,便来到了少帅府。

按着娄玥儿所交代的路线,两尾狐成功来到了繁华院,它钻进房间,躲在房梁上。

因为妖气薄弱,甚至可以忽略不计,陈琦芸并没有发现两尾狐的存在。

她口渴,起身去喝水,在水喝下去的一瞬间,两尾狐将那滴心头血,滴在了杯子里。

陈琦芸并没有发现什么意外,直接一口饮下。

喝完,她嗓子舒服了些,娇嗔一声:“暮萧,你身边的那几个手下,似乎看我不顺眼,还在背后议论我!”

她倒在床上,靠在迟暮萧的怀里。

男人毫无意识的点了点头,声音冰冷道:“那就除掉他们。”

……

回到医馆,两尾狐把听到的一切告诉了娄玥儿。

“他被控制了?”

娄玥儿惊呼一声,顿时没了睡意。

是啊,但凡她之前好好的想一想,就可以想明白。

一个人,怎么可能突然就性情大变?

这一切,原来都是那只黑狐在作怪!

娄玥儿眼底划过一抹深意,紧接着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已经饮下了我的心头血,我自然有办法让她生不如死。”

谁让陈琦芸当初动了不该动的念头?

吃她的心,就看陈琦芸有没有福气享受!

……

果不其然,第二天少帅府炸开了锅!

少帅夫人一觉醒来,就痛苦的叫唤着,说自己全身上下都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