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已完结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夏雷炮 主角:唐浅战南琛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全集阅读 唐浅战南琛小说无广告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小说介绍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小说的主角是唐浅战南琛,这本小说是作者夏雷炮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情节曲折,内容引人入胜,深受广大读者们的追捧!小说主要内容是:嫁给战南琛五年,唐浅知道自己在他心里始终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刽子手。他给予的痛,她也全盘接受。直到那个雨夜,她跪求他想要留下腹中的孩子。战南琛阴寒的目光像是厉鬼,“你也配?难道你不知道之前那两个孩子是怎么没的吗?”唐浅肝肠寸断,她逃了,他却不肯放过她……...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小说试读

瓢泼大雨,天像是被戳漏了一个洞,唐浅冻得瑟瑟发发抖,站在南都大学的林荫道上,等着战南琛。

这五年来,每年的今天战南琛都会来这里,来悼念他失去的挚爱——她的妹妹,唐倩。

即使她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白光晃得唐浅眯了眯眼。

再睁开眼,便见到手撑着黑伞,从远处走来的男人。

是战南琛。

“唐浅,你还有脸来这里!”

还不等唐浅有所反应,战南琛愠怒的声音便暴怒传来。

唐浅吓得攥紧了手中的化验单,下意识的转身就想跑,却被战南琛伸手一把扯了回去!

脚下一滑,雨伞脱了手,唐浅瞬间摔在泥泞的路上,狼狈极了。

下一秒,唐浅忽然想起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连忙从地上挣扎着要爬起来。

刚要站起来,战南琛便瞬间像踩死一只蝼蚁一般踩住了唐浅的裙角,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膝盖顿时血流如注。

“既然来了,今晚你就跪在这里,为倩倩——”男人居高临下的盯着唐浅,薄唇微启,一字一顿,“赎罪!”

闻言,唐浅的心口一窒,撕心裂肺的疼,但一想到肚子里的小生命,便咽了口唾沫,强撑着胆子抬起头,微颤的举起了手中的化验单,说道,“我怀孕了,别让我跪在这里。”

看见战南琛冰冷讥讽的黑眸,唐浅的心凉了一半,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抓住他的裤脚,为了孩子,近乎卑微到了尘埃,“战南琛,算我求你,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你配么?”

无情的声音,唐浅这五年里已经听了太多太多次。

心似乎已经不会再痛了,谁让她爱上了这样一个凉薄又固执的男人。

唐浅攥紧了手中已经湿透的化验单,暴风雨打在脸上,分不清其中掺杂了多少泪水,再一次求饶道,“战南琛,唐倩真的不是我杀的……那场绑架案真的不是我设计的,我也是受害者啊!”

他没等她说完便冷笑了一声,俯身钳住的下颚,冰冷的眼神犹如在看死物,“这种谎话,我已经听恶心了。”

“战南琛!五年了,我解释了整整五年!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唐倩是我的亲妹妹,我怎么可能买凶杀害自己的亲妹妹?!”

“呵······你没有?”他陡然凑近了阴翳的脸,嗓音如冰刃般刺在我的心脏,“那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就因为我活了下来,所以你就这么恨我。”

“唐浅,整个南大谁不知道,你和倩倩向来不和,更嫉妒我和她更亲近,便买凶演了这么一出戏。毒妇,你以为若是没有你这张脸,我会留你到现在?!”

唐浅攥紧了手,手心都被自己抠破。

是啊,他娶她,只是因为这一张跟他爱的人相同的脸。

“我·····”看着他绝情的脸,唐浅一时间哑口无言,心像是破了一道口子,疼痛的感觉那么真实。

那些被他当做证据的聊天和转账记录,都是伪造的啊……他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透这些?

大概是因为,他从未信任过她吧。

“闭嘴!今晚,你就老实跪在这里,让大雨也淋一淋你那颗肮脏的心脏。”

说完,战南琛却没走,只是撑着伞站在唐浅的面前,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眉头紧皱,她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唐浅冰冷的身体几乎失去知觉,僵硬的仰起头,“好,我跪。可是这个孩子……这五年里,我们已经没了两个孩子,求求你,让我把这个孩子留下吧···”

“呵,我把你娶进战家的门,就是要折磨得你痛不欲生,让你也变本加厉地尝尝倩倩受过的罪!你觉得我会让你留下我的孩子?”

男人嘴角冰冷嗜血的的弧度吓到了她,唐浅怔怔的,一时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就在她呆愣之际,战南琛唇齿微启,又给了她致命一击,“唐浅,不然你以为,之前你怀的那两个孩子是怎么没的?”

话音落下,唐浅的心咯噔一跳,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从心底炸开,“你,你在说什么!我们曾经的孩子,两个孩子,都是你……?!”

战南琛没有答话,但是看着唐浅绝望震惊的神色,似是满意极了。

唐浅整个人彻底脱了力,似一具木偶般呆滞地跪坐在磅薄大雨中。

战南琛神色顿了顿,便撑着黑伞转身离去,整个人彻底消失在视线之中。

她也想走,却丝毫动不了。

心口处接连的传来致命的钝痛,想到那两个尚未出世便死掉的孩子,比自己死还难受。

战南琛是孩子的父亲,却能亲手做出这种事,他到底是有多恨她,才能恨到亲手杀自己的骨肉?

唐浅闭了闭眼睛,双手护着肚子,整个人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五年前,先遇到他的人明明···是她啊。

那个久远的晚上,和战南琛在一起的人也是她。

是她赤诚地、羞涩地将第一次献给了他……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最后认定的人会是唐倩?

战南琛觉得唐浅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肮脏女人,所以将她娶进门之后每一次的亲热都对她极尽凌辱,可无论是那种事,还是让唐倩丧命的那场绑架案,她都没有做过。

他为什么就不能信她一次?哪怕一次就好。

为什么……

……

模糊的意识逐渐清晰,泥泞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了颤,如同掉进了万年冰窟。

唐浅艰难的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无云的天空。

天已经亮了,也晴了。

唐浅咳了几声,口边出现了一层白雾,天这么冷,她昏倒在这里一夜,竟然还能活下来。

孩子!唐浅突然想起了肚子里的孩子,惊恐地摸了摸小腹和大腿。

还好……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