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归:太子妃逆袭记 已完结

之归:太子妃逆袭记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Anne Cleves 主角:萧玫安郑履珩

之归:太子妃逆袭记小说 萧玫安郑履珩全文目录

《之归:太子妃逆袭记》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之归:太子妃逆袭记》由Anne Cleves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玫安郑履珩,书中主要讲述了:皇上命我让出中宫之位,我被气笑了,「太子妃十年,运筹帷幄才送皇上登基,现在让我退位,珩郎,你未免想得也太美了。」...

《之归:太子妃逆袭记》小说试读

第二日内宫传出萧贵妃病重的消息。传言头一日皇上去找萧贵妃说了什么,又怒气冲冲离去;当天晚上贵妃就一病不起。

等太医来看诊时,贵妃娘娘竟吐血了,着实把满宫吓得不轻。如今太医也束手无策,只说贵妃乃气血攻心导致经脉紊乱,如今只能好生养着,期间再不可受刺激。

此言一出满宫哗然,谁不知道身子一向康健的贵妃为何突然「气血攻心」?别说朝臣,便是宫内妃嫔都颇有些看不下去了。

我此时正舒舒服服依在床头吃南边贡来的葡萄一面听涟玉给我汇报她上午去见郑履珩的经过:

「奴婢上来就哭,说娘娘本来硬撑着就要写辞让表的,写了一半忽然一口血吐出来。如今在床上昏着已经不能提笔了,只让奴婢来说,您如今既然病重管不了六宫事务,自然也当不了皇后。

既如此,就听凭皇上另封一位皇后吧,」她说得有声有色,「奴婢把咱们那张』表』递上来,您没见皇上那脸色!简直当时就要垮下来。再问什么奴婢就只是一面叩头一边哭,最后皇上气得让奴婢快滚了。」

澄玉给我剥好一颗葡萄:「不枉咱们大半夜的抓了两只鸡,可放了足足三大碗的血。光那奏表上就淋了大半碗,能不瘆人吗?」

我差点又呕出来。这个馊主意是我自己出的:找一些鲜鸡血,一部分洒在奏折上做出我悲痛欲绝吐血的假象,另一部分灌到细肠衣里去,直接吞下。

待太医前来我便当场呕血——反正是真的血,谁还仔细看它是人血还是鸡血?太医也诊不出病症,那便自然是,受正妃变成侧室刺激而骤然大病呗。

至于大半夜里哪来的鲜鸡血?虽然宫规里后妃与御膳房勾结可是大罪,但我萧玫安,自八岁起被太皇太后接入宫中教养,到嫁与太子、封为贵妃,在宫里摸爬滚打已经十几年,早蓄下一批自己人分散在宫禁各处。

找御膳房熟人要两只鸡可不是问题,只要钱到位,一切都好办。

至于钱——我内有太皇太后、太后先时赏赐,外有整个萧家支撑,只怕整个宫里最富得流油的后妃就是我萧玫安了。

自此我在宫里安安静静养(吃)病(睡),大臣们终于停止争论,勉强同意立周琇言为皇后。

自此登基三个月的中宫之争终于落下帷幕,内宫外宫乃至京城中人无不可怜我因皇上偏爱失掉后位。周琇言正式母仪天下掌握宫权,而我则在偏宫里苟延残喘。

「得位不正,既失民心,」我望着凤仪宫喃喃道,「别急,才刚开头呢......咱们以后走着看吧。」

又过了三个月我才第一次去拜见皇后。这三个月我被下令好好养病,不用参加一切活动——也就是变相的禁足。原先在我宫里住的几个小妃嫔也被尽数牵出,似乎生怕我生病期间没事组组小团体。我也不在意,只管好好休养。

「不是说咱们让出皇后之位他们就能放过咱们的,必须未雨绸缪,以后糟心事只怕不少。」我私下里叮嘱澄玉涟玉,「宫里从来不是安生地方,再干净的人进来也浑了......更何况周琇言向来也不怎么厚道。」

今儿个是阖宫拜见皇后的日子,也是我禁足解了的第一日。我起了大早,叫下人们伺候里里外外拾掇了一番,穿上一件样式相当普通的月白色宫装,头上插几朵绢花就出门了。这一番打扮,只怕还不如受宠的那几个贵人。

希望凤仪宫那位能晓得我这是在给她面子,千万别不识抬举。

「嫔妾萧氏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凤仪宫正殿,我上前恭恭敬敬行叩拜大礼。

周琇言上头宝座坐着一动不动。我低着头,还能听见茶盏相碰轻微的响动。

给我个下马威么?我心中暗叹,周琇言行事还是老样子,全凭意气。这会子整我对她没有丝毫好处,她会不知道?只是老早看我不顺眼,如今好容易能压我一头,可不就来了。

于是我就这么跪着,只怕皇后一盏茶都喝完了,她也不叫我起来。其他妃嫔陆陆续续都进来了,就看萧贵妃跪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半晌,我听到凤仪宫宫门关上——看来阖宫都来齐了。

这是拿我做筏子,显她皇后威风?

我不出声,不代表我不动脑子。这会我跪着,心里头已经在盘算该怎么把这事儿传到内宫外宫乃至前朝去。不过还没盘算完,就听到有人出声:「皇后娘娘,贵妃姐姐身子才刚好,怕是禁不住这么跪,您开开恩,叫她起来吧。」

是恭妃,我心下了然。她是先头的太子侧妃,算来资历比周琇言还老不少,更是生育了一子一女。也只有这样的潜邸老人敢跟皇后这样说话。

「恭妃娘娘这话何意?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她叫谁跪着谁就得跪着,有咱们嫔妃什么说话的份儿?」一个娇俏的声音响起。

我一惊,阖宫里竟还有这般说话轻狂的人?这声音我不熟悉,应该不是潜邸带上来的,估计是登基后选进宫的新人,只怕还挺得宠。

我心下诧异,潜邸里头我坐镇的时候可不许受宠宫人这般没规矩。如今不归我管了,皇后是怎么管束嫔妃的?

上任领导表示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