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夫人想做撒娇精 连载中

重生后夫人想做撒娇精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款款 主角:秦姜和顾亦舟

秦姜和顾亦舟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秦姜和顾亦舟做主角的小说

《重生后夫人想做撒娇精》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秦姜和顾亦舟的小说叫做《重生后夫人想做撒娇精》,它的作者是款款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秦姜和重生了,重生在四年前,她与顾亦舟本该定情的那个晚上。前世,秦姜和识人不淑,将歹人当闺蜜,将良人当仇家,害得自己家破人亡,落得个惨死的下场。这一世,秦姜和只想当一个万事依赖老公的撒娇精,完美演绎一个被宠上天的小公主,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当一个娇滴滴嘤嘤怪。但是,若要有人欺负她老公,秦姜和就会立刻化身雷厉风行、虐渣不手软的女强人,护老公第一名。...

《重生后夫人想做撒娇精》小说试读

痛。

浑身酸痛。

秦姜和抬了抬手臂,酸软的没有力气。

倏地,秦姜和睁开了眼睛。

她明明,已经死了啊。

那这酸软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秦姜和的眼珠子转了一圈,有一些熟悉的场景,耳边有海浪的声音传来,这是游轮上的房间,精致的装修,柔软的大床,以及……

压在自己脖子处的男人的手臂。

秦姜和瞬间满脸的黑线,就是搂着她睡,不是应该搂在肩膀或者是胸口吗?

怎么搂在她的脖子上?

她快要被压死了!

秦姜和颤着酸软的手臂将那只如同千斤重的手臂给抬起来推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地喘了几口气。

待到呼吸顺畅了以后,秦姜和重新意识到,这问题的严重性。

她,重生了?

重生到了四年前,她走错了房间,和一个男人缠绵了一晚的那一天。

秦姜和再次满脸的黑线,搞什么呀,既然让她重生,就不能重生到走错房间之前吗?

不过,既然老天爷重新给了她一次机会,她自然不会去怪罪老天爷。

秦姜和抬手落在了自己的小腹上,眸光瞬间温柔了几分。

上一辈子,就是这一晚,让她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可是,她却没有能够保护好他,让他在自己的眼前,活活被烧死。

想到这里,秦姜和的眸子倏地冰寒彻骨。

连芷音,亏得她过去十年那么真心的对她,她却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杀死她的孩子。

还有傅斯卿,居然被她下毒杀死。

那个疯子,她不会放过她!

腰间突然被勾住,拉回了秦姜和的思绪。

左肩传来一个湿濡的触感,是男人的唇在亲吻她的肩。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男人低哑冷沉的声音传来,带着丝丝性感,钻入秦姜和的耳朵。

秦姜和的身子一僵,如潮的记忆涌入脑海,让她的双眼瞬间湿红一片。

她缓慢地转过身去,视线落在男人如刀削般清隽的容颜上。

这个男人,她并不陌生,是傅斯卿的发小,顾亦舟。

之前一直在国外,只偶尔回来一次,傅斯卿带她去见过几次,算是熟人。

今晚,是顾亦舟从国外回来的接风,傅斯卿特意弄了一艘游轮,带着他们出海,热烈欢迎顾亦舟从今天开始,就留在国内,不再出国了。

秦姜和是在半夜的时候,感到有一些饿,去吃了一点儿东西,不知道什么原因,回房间的时候,却是走错了房间,走进了顾亦舟的房间。

上一世,在她发现自己竟然和顾亦舟缠绵了一晚之后,她惊慌失措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并且,将顾亦舟归为了自己唯一痛恨的人。

尤其在她怀孕之后,她更是对顾亦舟恨之入骨。

因为她的身体原因,她只能够把那个孩子生下来,否则,她不但会再也不能怀孕,更是很有可能直接丧命。

这让秦姜和更是对顾亦舟恨之入骨,在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如果有旁人在,就对他冷嘲热讽,如果没有旁人在,就对他拳打脚踢,字字诛心。

可秦姜和知道,这个男人,深爱着自己。

上一世,她在弥留之际,看到他冲进火海,声嘶力竭地叫着她的名字,那样的痛苦,那样的撕心裂肺。

若不是爱她入骨,怎么会逆行而来。

秦姜和死死地咬住嘴唇,将自己从剧烈的悲痛当中拉回来。

她很清楚,顾亦舟后来回国越来越频繁,并且决定回国定居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

只是,他用错了方式。

他本可以慢慢的来追求她,而不是强占了她的身体。

思及此,秦姜和压下心中的千百情绪,决定从这一刻开始,好好的珍惜这个男人。

她抬手打掉了顾亦舟圈在自己腰上的手。

她冷着脸转过头去,视线一瞬不瞬地看住顾亦舟,“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这是犯罪!”

顾亦舟被秦姜和这一下拍的有一些疼,缓了一下,才挑眉看住秦姜和。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眼里有浓浓的玩味。

“小姑娘,还记得昨晚怎么走进我房间的吗?”顾亦舟说。

秦姜和回想了一下,还真的想不起来。

上辈子她就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怎么就走到顾亦舟的房间的。

顾亦舟瞧着秦姜和这一脸懵的模样,笑意更甚,俯首凑到了秦姜和的耳边,低声地说道:“小姑娘,你昨晚,可是热情的很呐。”

秦姜和的身子一僵,有零碎的画面浮现在脑海。

前世,顾亦舟也是这么和她说的。

可她当时在巨怒当中,根本就听不进去顾亦舟的话。

此刻仔细想一想,能够让她热情到反常的,只有一种可能。

她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秦姜和的眸子猛地瞪大,连芷音!

一定是她!

秦姜和攥紧了拳头,对连芷音的恨更加多了几分。

原来,早就有迹可循,只是,她太傻,太相信和连芷音的十年友情,居然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

顾亦舟轻拧下了眉头,对秦姜和此刻身上散发的凉意,感到陌生。

他抬手轻落在秦姜和的头顶,以示安抚,“想到了什么,告诉我。”

秦姜和并不打算告诉顾亦舟自己的猜想,她迅速的回过神来,嘴巴一扁,委屈巴巴地说道:“那你也不能这样做啊,你明明可以把我送去医院,用科学的方式来帮我的。”

说着,秦姜和的眸子里还涌上了一层水雾,让她像是被欺负惨了一般,可怜到不行。

顾亦舟的眸子微眯,随即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是在为难我,没有一个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姑娘投怀送抱的时候,还能有那种定力。”

秦姜和要的就是顾亦舟这句话。

她眨了眨水润的眼睛,看住顾亦舟,说道:“所以,你这是在对我告白,你爱我?”

顾亦舟的视线落在秦姜和的小脸儿上,自然捕捉到了她眼底的狡黠,他稍稍的松了一口气,余光却扫到了秦姜和肩膀的红痕上。

他的眸光陡然暗了下来,长臂一伸,将秦姜和拦腰勾到了自己的腿上。

他轻咬了一下秦姜和的耳朵,声音中染上了浓浓的欲色,“要再试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