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至尊赘婿 连载中

重生之至尊赘婿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山龙 主角:陆深明姝染

《重生之至尊赘婿》完整版阅读 陆深明姝染小说全文

《重生之至尊赘婿》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重生之至尊赘婿》由山龙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主角陆深明姝染,书中主要讲述了:虽为赘婿,吾却为尊!敬我妻者,吾许你逍遥一生;辱我妻者,吾要你生不如死!...

《重生之至尊赘婿》小说试读

“好,老公,我相信你。”陆深的安慰对明姝染很是有用,原本还伤心难过的她总算是不再那么伤心了。

她擦了擦眼泪后,这才笑着对陆深道:“老公,既然我们都没事了,那我们快些出院吧,我不想再继续待在医院里了。”

“好啊,你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出院自然是没问题的。”陆深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不过……在那之前……”

陆深说话间,看向明姝染的眼神都充满了几分朦胧感。

明姝染先是一愣,被陆深最后的沙哑语调给弄得不明所以,但当她看到陆深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游走。

她这才恍然大悟!

“啊!”被陆深的眼神提醒一番后,明姝染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光着的,她当即红着脸推开了陆深,然后赶忙逃出了浴室。

陆深笑了笑,正欲出浴室,浴室外传来了明姝染的轻喝声:“你别出来,让我先穿个衣服。”

“阿染,咱们都老夫老妻了,你怕什么?”

陆深自然不会理会明姝染的警告,他径直走出了浴室,靠在浴室门口的墙边,眼神肆无忌惮地盯着明姝染看着,语气十分地轻佻。

“陆深,你好不要脸。”明姝染将病床被子裹在身上,人则是蹲在柜子里寻找衣服,但可惜的是,她烧伤太过严重,明家人并未给她准备衣衫。

“老公,这里没有衣服,一件都没有。”找衣失败,明姝染只得向陆深求援。

陆深看着明姝染那我见犹怜的样子,心中愈发柔软。

他笑着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然后扔向了明姝染:“没办法喽,你只能选择穿我的。”

因为是夏天,所以陆深只穿了一件T恤,这会儿给了明姝染,他自是光着上身的,惹得明姝染面色泛红。

“你就不能多穿一件吗?光着上身成何体统……”明姝染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随后却是拿着陆深的T恤急不可耐地进了浴室。

陆深听着明姝染的调侃,无语地笑了笑,不过这次他倒是没再逗明姝染了,而是静下心来将因明姝染挑起的一丝丝念想给掐灭。

“修炼至尊神诀前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禁欲!至少三个月之内,我得小心一点,可不能被老婆破了规矩。”陆深轻声嘀咕道。

“啪!”明姝染轻轻地拍了拍陆深的肩膀,笑着问道:“老公,你在嘀咕什么呢?”

“啊?没什么……”陆深犹如偷腥被抓到了一般,转移话题道,“我就是在想,你既然没事了,咱们是不是能出院了?”

“那是自然了,不过。”明姝染看着自己只穿着陆深那宽大的衬衫,脸色羞红,语气嗫嚅着道,“不过在那之前,你得给我弄套像样的衣服来才行。”

不过说着说着,她好似又想到了什么,尴尬地问道:“老公,我们家出了火灾,咱们出院后住哪里?”

“你想住哪里我就陪你住哪里。”陆深笑着对明姝染开玩笑道,“毕竟我可是上门女婿,要妇唱夫随的嘛!”

陆深的调侃,明姝染却是当了真,当即一脸歉意地看着他道:“老公,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成为我们明家的上门女婿,委屈你了……”

“咳咳,你这傻丫头,怎么连玩笑话都听不出来?”陆深故作生气地突然贴身逼近,“再敢瞎想,我就要惩罚你了……”

“别,别,别,老公,我错了。”见陆深面色变了,她赶忙求饶。

“哼!知道错了就好。”陆深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指了指屋外,“我姐肯定就在走廊附近等着我出来呢!所以你就别当心没有衣服穿了。”

说完,陆深拿大被子将明姝染裹了起来,这才走到门口,将符篆封印给解开了。

当屋门开锁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在距离门口较远处走廊上等待的宋三生等人终于是有了动作!

明义楼见妹妹的病房门起了动静,宋三生等人却有了动作,眉头顿时一皱。

难道宋三生想要结识的朋友和他妹妹认识?

可是没听说除了废物外,还有人在妹妹病房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

疑惑间,屋门开启,陆深光着上身走了出来,对陆璐喊道:“姐,我需要衣服。”

“丫头,别看。”看到光着上身的陆深,宋三生赶忙捂住了宋霖霖的眼睛。

“爷爷,奇迹啊!看一次少一次。”宋霖霖激动地想要推开老爷子的手,但老爷子紧紧地按着,不让孙女得逞。

陆璐见状,赶忙跑了过去,将背包递给了陆深,陆深从里面拿了一套比较好的衣服直接扔进了屋内。

随后陆深随意找了件T恤穿上后,这才关了门,向着宋三生等人走去。

同时,宋三生和黑衫老者互看一眼,几乎是同一时间站了出来,然后以宋三生为首,开口问道:“陆先生,您的爱妻还好吗?”

轰隆隆!

宋三生这话一出,明义楼彻底懵了。

自己猜到和别人去揭开,感受到的震惊真的是不同的。

虽然明义楼已经猜到了宋三生想要结交的是自己这个废物姐夫,但当宋三生真的恭恭敬敬地和陆深搭话的时候,明义楼还是震惊得要死。

明义楼的震惊可没人会去注意,因为此时此刻,这里的耀眼之人是陆深!

陆深见众人跟到这里来,眉头微皱,不耐烦地问道:“你们有事吗?”

“陆深,他们想买你的药方。”陆璐来到陆深身侧,小声地提醒道。

“我的药方?”陆深摇了摇头,对众人说道,“我的药方不卖!”

张鹤龄一听不卖,赶忙要冲出来要说些什么,但却被宋三生拦下。

“我看陆小友是个说一不二的主,鹤龄,你就不必多说了。”宋三生说完。

他又向陆深介绍起自己来:“老朽姓宋,名三生,想和小友交个朋友,不知道……”

陆深盯着宋三生看了两眼,随即点了点头,夸赞道:“杏林者,又是仁心之人,做朋友自然是没问题的。”

“不过今日我只想和妻子共度重生之喜,所以……”

陆深把话说到这里,无异于就是把话说死了,其他事甭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