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 连载中

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要发财的橘子 主角:孟湘江言霆

最新《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孟湘江言霆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

《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小说介绍

《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小说是要发财的橘子的倾情力作,想看主角是孟湘江言霆的小说《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小说主要介绍了:孟湘得了胃癌,江言霆说:“你简直蠢得可以,得癌症这种低级手段也想的出来?”孟湘怀了孩子,江言霆说:“你也配生我的孩子。”孟湘出了车祸,江言霆说:“那你怎么还不死?”后来,孟湘真的死了,江言霆疯了!...、要发财的橘子写的《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主角是孟湘江言霆,该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小说精彩节选:孟湘得了胃癌,江言霆说:“你简直蠢得可以,得癌症这种低级手段也想的出来?”孟湘怀了孩子,江言霆说:“你也配生我的孩子。”孟湘出了车祸,江言霆说:“那你怎么还不死?”后来,孟湘真的死了,江言霆疯了!...

《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小说试读

自从嫁给江言霆,我没有睡过一晚上好觉。

他总是喝的醉醺醺,半夜如同入室强盗,把我从床上拖起来发泄一番。

今天亦是如此。

只不过身上除了酒气,还多了女人的香气。

我有些恶心,甚至连假装迎合都做不出来。

“孟湘,别像个死人一样,你知道我不喜欢。”

“她呢,她在床上会叫的欢吗?”

江言霆当然知道我说的是谁,他皱起眉,接下来的动作又快又狠。

欢愉的声音不由自主地从我的喉咙发出来。

最后时刻,他伏在我肩头,在我耳边不屑地笑了。

“你这种放荡的婊子不配提欢欢。”

江言霆抽身离开,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我拢了拢头发,面无表情地扯过被子盖好。

孟欢回来了,江言霆的白月光。

他身上的香气,是孟欢最喜欢的英国梨小苍兰。

可笑的是,三年前她还买不起正装,只能用20块钱的分装小样。

我更是寒酸到连祖马龙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时候我和孟欢,不过是一对为了给弟弟娶媳妇被父母卖到欢愉场的乡下妞,莫名其妙成了陪酒妹。

又莫名其妙同时看上了这个叫江言霆的男人。

江言霆洗完了,并没有留宿,他站在床边一边系衬衫扣子一边对我发号施令。

“别睡过头,上午会议你全程跟进,中午安排李总吃饭我就不去了,你务必陪好。”

“陪不好。”我翻了个身不看他。

“有点职业素养,”江言霆语气轻松,当我说的话是和他撒娇,“这卡里有一百万,喜欢什么拿去买。”

银行卡放在床头柜上的声音是好听的。

“你既然要去见她,今天何必又来我这里浪费力气?不怕累死么?”

“孟湘,你知道我不会碰她的,她不像你滚刀肉,她身体不好,扛不住的。”

所以我只是个发泄对象,孟欢翻版的充气娃娃。

“你不怕我告诉她?”

“你不敢。”

江言霆离开的脚步让我浑身发冷,他连门都不会关。

他是高兴的,高兴到几个亿的单子都放心让我去周旋,而他则迫不及待去找孟欢,两年未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他会搂着她睡觉,欲火焚身也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

这么算来我不亏,毕竟江言霆颜值身材顶级不说,那方面也是引以为傲。

只是这一夜我没有合眼,胃部传来的剧烈疼痛叫我清醒万分。

药就在抽屉里,下面压着一份离婚协议。

我快死了,余下的日子我没必要再委屈自己。

但上午我还是去了公司,善始善终,是我的原则。

作为江言霆的秘书,我们的婚姻并没有公开。

所以背地里她们大多叫我狐狸精。

办公室我的桌上还是有好几束玫瑰,插着写着情话的匿名卡片,我没丢,插进花瓶里养着。

若是江言霆看见便会臭着脸叫我丢掉。

并不是吃醋,而是男人莫名其妙的占有欲,以及认为我不配。

会议准时进行,年近四十的李总李师岩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可他是个禽兽,签协议的时候眼珠子都要往我的胸前飘。

会议结束的时候李总和江言霆友好握手,达成合作。

“李总,中午不能陪您用餐,我爱人病的厉害……”

李总呵呵地笑:“没事儿,这不是有小孟么,你快回去照顾弟妹吧,这年头做到你这种位置还这么关心老婆的男人可不多了。”

“李总说笑了,这方面我还得和您学习,”江言霆说完,转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像个和蔼可亲的上司:“孟湘,今天务必陪好李总。”

我点点头,笑出一口洁白整齐的八颗牙。

“放心江总,您快去吧,别耽误了病情。”

什么病?相思病?还是春病?

江言霆看着我笑了笑,眼里却满是威胁的寒意,他走了,我也和李总走了。

酒楼的VIP包间里,只有我和李总两个人。

他的手十分自然地摸上我的大腿。

“小孟,要不要来我的公司?我给你双倍的薪水。”

我一边给李总倒酒,一边笑说:“李总,您为什么不直接说要包养我呢?”

“因为我看好你,孟湘,你不是个只配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你有能力,”我以为他在夸我,却不料他的手越发不安分,他凑到我耳边,缓慢而清晰地说,“你能从陪酒摇身一变到成江言霆的秘书,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我轻轻推开他,手指在他手背上画圈。

“那李总也该知道,在江言霆眼里我还是有些分量的,来李总,喝酒。”

我把酒杯递给李师岩,他面露不悦,一把打掉了酒杯,抬手将桌面上扫出一片空地,把我按住。

“孟湘,别给脸不要脸,陪我睡一觉换五亿的合同,够抬举你了!你以为江言霆让你来陪我做什么?”

李师岩这句话算是有一点点戳到了我,加上不争气的胃被酒精这么一刺激又开始作死疼痛。

我脸色煞白,李师岩以为他得逞了,手从我衬衫下摆向上探。

我的手已经摸到了边上的白酒瓶,可就在这时,包房门却开了。

“李总好雅兴。”

江言霆?他竟然会来?良心发现了?

李师岩从我身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襟,十分不悦。

“江总,你这个小秘书不太懂事,我看合同的事……”

“合同已经签好了,李总现在要反悔么?”

江言霆话音落,门外跟着进来一抹亮眼的身影。

我的亲妹妹孟欢,受了两年高等教育的洗礼整个人的气质都脱胎换骨了。

她走到我身边,上下打量我,眼底满是关切。

“姐你没事吧?江言霆你怎么能让我姐姐做这种事?”

我看着孟欢的脸,真诚的表情,看不出破绽。

若不是两年前她顶替了我出国的名额,我差点就被她骗了。

“这位是?”李师岩看了一眼孟欢,似乎是察觉我们两个长相相似。

“这是我爱人,也是孟湘的亲妹妹,生着病非要吵着见姐姐,我拗不过,只好过来了。”江言霆笑了笑,李师岩露出一丝奇怪的神色,他脑子里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我都知道。

我淡定地拢了拢头发,起身走到正对酒桌的墙边,从墙上挂着的画框上取下一支针孔摄像头。

里面已经记录下了李师岩刚才的一举一动。

他对外可一直都是正人君子好丈夫好爸爸的角色。

“李总,合同是该重新签一下了。”我晃了晃手里的摄像头。

李师岩的脸色像吃了屎一样难看。

我这一手又帮江言霆省了百分之十的预算,他给我放了一周假。

事实上是让我别打扰他和孟欢。

我拿着他给的一百万,买了去北欧的机票,顺便把离婚协议和辞职信用同城快递办了定时发送业务。

当我在极光之城的小木屋外一边欣赏极光一边钓鱼的时候,江言霆应该已经收到了那份快递。

或许还会在心里夸我明事理识时务。

而我就将这样享受着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安静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