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 连载中

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颜汐 主角:宋瓷陆鸣玦

《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大结局免费阅读 第12章 逼她向宋惜柔道歉

《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宋瓷陆鸣玦的小说叫《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是作者颜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外婆病重,父亲逼迫,宋瓷替妹嫁给陆家那个快死了的陆大少。没有婚礼、没有宾客,而她只不过是个人人轻视的冒牌货。新婚当晚,陆少说:你不过是个替代品,等风波过去,我们就离婚。很快,陆少发现这个替嫁新娘不一般——撕渣男、斗渣女、妙手回春,就连自己的病在她手里都被治好了!宋瓷:既然你的病好了,那我们也该离婚了。陆大少不干了:老婆,离什么婚,孩子还等你喂奶呢!...

《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小说试读

盛世源酒店。

月上梢头,今夜整个盛世源都被唐家包下,为唐家老爷子举办生日宴会。

酒店门口停满了各种名车,晋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到了,此刻正相互客气地寒暄着,好不热闹。

而当宋瓷挽着陆鸣玦的胳膊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瞬间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听说昨天这陆家大少爷才结的婚,今天这么快就亮相了啊!对了,这新娘子是哪家的小姐,怎么之前都没听人说起过?”

“一个三流的小家族,根本上不了台面,不过这样貌还是不错的!”

“不会吧,三流小家族能入得了陆家的眼?”

“这不这陆大少活不久了吗?不然怎么可能娶这么个女人……很有可能是冲喜来着。”

……

尽管这些人都有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落入宋瓷耳中。

上不了台面,活不久,冲喜……呵,外界就是这么看她这位陆少夫人的。

也难怪宋惜柔不肯嫁。

然而,反观身边的男人,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目不斜视。

或许,是早已习惯了。

“鸣玦,来了!”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

宋瓷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身形清瘦的年轻男子正向他们走来。

他看上去大概二十六七的年纪,鼻梁上戴着一副金框眼睛,整个人显得儒雅而又清俊。五官虽然不似陆鸣玦那般英俊逼人,但放在人群中也是出挑的存在。

男子走近,目光落在宋瓷的身上,短暂的惊讶后随即笑了起来:“嫂子好,我是唐衍,是鸣玦的好朋友。”

唐衍……好熟悉的名字。

“你好,我是宋瓷。”回过神来,宋瓷也简单的地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听鸣玦说,昨天你是出手救了他?想不到嫂子年纪轻轻,医术竟然如此了得……”

闻言,宋瓷不由看了陆鸣玦一眼,随即笑道:“不过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罢了。”

她是瞎猫,陆鸣玦可不正是死耗子。

或许是听出她的“言外之意”,陆鸣玦面色瞬间沉了几分。

“嫂子真是太谦虚了。”唐衍笑了笑,看向陆鸣玦,“走先进去坐坐吧!”

“好。”

……

那是……陆少!

人来人往的大厅里,宋惜柔端着酒杯,一看就看到了刚从大门口进来的陆鸣玦。

而他的身边,还跟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年轻女子。

然而,当她的目光落子女子的脸上时,瞳孔顿时一缩。

竟然是宋瓷!

下一秒,宋惜柔的脸色猛地沉了下来,将牙齿咬得“咔咔”作响。

这个**,她也配穿爱凡尔的**款?还有那项链,也是爱凡尔家的**款,价值数十万,她都没戴过,宋瓷也配?

她只配穿她不要的!

宋惜柔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着宋瓷,等到看她和陆鸣玦分开的时候,嘴角顿时浮现一丝冷笑,抬脚往宋瓷的方向走去……

角落里,宋瓷揉了揉笑得快要僵掉的脸,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厅,眼里不由闪过一丝讽刺。

这就是上流社会吗?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个个面带笑容,看似温和,可谁又知道心里在算计些什么呢!

不过,再怎么样,跟她关系也不大。

她这陆少夫人也当不了多久,还是让给宋惜柔来比较好……

宋瓷目光转悠着,忽然看到一旁的餐桌上摆放着许多精致的小蛋糕,眼睛顿时一亮。

她正准备走过去,可一道红色的人影忽然出现,拦住了她的去路。

“宋惜柔?你怎么在这儿?”宋瓷眉头紧皱,有些惊讶地开口。

宋惜柔一身红色的长裙、双手环抱在胸前,正满脸不屑地看着她。

她当然不会告诉宋瓷,是陆夕瑶带她来的。

不然,她怎么可能接触到这晋城的顶级名流圈呢!

“这话我问你才对吧?这地方也是你这土包子该来的吗?”

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宋瓷,宋惜柔咬了咬牙,眼里闪过一丝浓烈的不甘和嫉妒。

宋瓷被她的目光看得莫名其妙,“关你屁事!穿得跟个火鸡似的,你以为自己多时尚啊!”

“你!”宋惜柔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这个**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宋瓷却不想跟她纠缠,白了她一眼,转身就往外面的花园走去。

她现在是看清这个妹妹的本质了,多跟她待一秒她都觉得难受。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宋惜柔竟然直接追了出来,从后面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宋瓷一把甩开她的手,目光满是厌恶。

宋惜柔朝她伸出了手,一脸理所当然道:“把你脖子上的东西给我!”

宋瓷低头看了看自己脖子上闪闪发亮的钻石项链,冷笑道:“凭什么?你脸大?”

这个宋惜柔从小抢她东西抢习惯了,她以后绝对不会再让着她了!

“你敢不给我!”闻言,宋惜柔勃然大怒,额上青筋暴起。

宋瓷后退一步,伸手捂住项链,“你想也别想!”

“不给我是吧?”宋惜柔咬了咬牙,狠厉一笑,直接伸手朝着宋瓷的脖子抓了过去,“非要逼我自己动手!”

“啧!”

宋瓷不耐烦的皱眉,“给脸不要脸!”

她一手护着项链,另一只猛的扣住宋惜柔手腕的命脉。

“宋惜柔,你别太过分了!”

“哼!我过分,我还有更过分的……”宋惜柔目光扫了眼宋瓷的身后,嘴角忽然扬起诡异一笑,整个人往后倒去,“啊——”

眼前的变故发生的太快,还没等宋瓷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宋惜柔就已经摔倒了地上。

“你这摔给谁看呢?”宋瓷双手环抱在胸前,冷笑道。

话音刚落地,一道人影忽然从宋瓷身后快步走了上来,弯腰扶起地上的宋惜柔。

“你没事吧?”

宋瓷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人影,愣了几秒,对上男人一双带着冰霜的双眸,忽然就笑了。

原来如此……

“你就是这样对你亲妹妹的?”陆鸣玦目光凌厉地看着宋瓷,冷冷开口道。

“陆少,姐姐不是故意的,你别怪她……都是因为我不小心说错了话,惹得她不高兴,才推我的……”不等宋瓷开口,宋惜柔便抢先说话了。

只见她原本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此刻竟摇身一变成了弱女子,靠在陆鸣玦怀里抽抽搭搭。眼角残留着泪珠,真是我见犹怜!

见状宋瓷不由冷笑了一声,真不愧是做演员的!

“道歉!”陆鸣玦一字一顿道。

“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

“我再说一遍,道歉!”

“她自己摔的,关我何事?凭什么要我道歉!”

此刻的宋瓷,身影孤独而又倔强。

陆鸣玦双唇紧抿,目光死死地盯着她。

气氛一时僵硬,大有剑拔弩张之势。

“啪啪啪!”

由近及远的鼓掌声忽然在身后响起,伴随着一道略带着笑意的男声:“真是精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