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 连载中

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颜汐 主角:宋瓷陆鸣玦

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宋瓷陆鸣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小说介绍

《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由作者颜汐倾情创作,男女主人公是宋瓷陆鸣玦,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外婆病重,父亲逼迫,宋瓷替妹嫁给陆家那个快死了的陆大少。没有婚礼、没有宾客,而她只不过是个人人轻视的冒牌货。新婚当晚,陆少说:你不过是个替代品,等风波过去,我们就离婚。很快,陆少发现这个替嫁新娘不一般——撕渣男、斗渣女、妙手回春,就连自己的病在她手里都被治好了!宋瓷:既然你的病好了,那我们也该离婚了。陆大少不干了:老婆,离什么婚,孩子还等你喂奶呢!...

《替嫁暖婚:腹黑陆少宠又撩》小说试读

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陆鸣玦的身上。

然而,陆鸣玦的神色却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脸色苍白得不像话,额上直冒冷汗,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鸣玦,你!”秦丝脸色大变,连忙扶着他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看到这番情景,陆家其他人顿时也反应了过来。

“快去取药!叫祁远他们过来!”陆奶奶急切道。

“怎么会这么冷啊……”秦丝摸了摸陆鸣玦的额头,心疼不已。

顿时,陆家上下手忙脚乱了起来,没人再顾得上宋家的这几个人。

宋惜柔瞧着陆鸣玦这副模样,心里不禁有些咂舌。

果然,这陆鸣玦活不了多久了,幸好嫁过来的不是她……

眼珠一转,宋惜柔赶紧拉了拉正在看热闹的宋业成和姚美娜,三人一对视,顿时心有灵犀地拍**走人了。

看着三人偷偷摸摸离开的身影,宋瓷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冷笑。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药来了!”

秦丝接过陆野拿来的药,和着水喂了两粒给陆鸣玦。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药时候并没起什么用,陆鸣玦的脸色还是异常痛苦,甚至失去意识颤抖了起来。

宋瓷皱了皱眉,眼眸里闪过一丝疑惑,他这是……

“这药怎么没效果,祁医生,你快给鸣玦看看!”

被点到名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医生,闻言,他忙不迭地走上前,为陆鸣玦诊治起来。

半晌,祁远放下诊断器,站起了身,有些歉意地看向陆奶奶:“抱歉老夫人,陆少爷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我们研制的药物已经克制不了他身体里的寒毒……”

寒毒……她倒是有所耳闻。

不知想到了什么,宋瓷眼里闪过一丝暗芒。

“什么叫身体到极限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没等陆奶奶说话,一旁的秦丝便失控地大叫了起来,“你不是医生吗?快给他看啊!”

陆励行紧紧拉着秦丝,脸色也不太好。

陆奶奶心疼地看了看异常痛苦的陆鸣玦:“那你可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他好受一点?”

祁远摇了摇头,“只能看大少爷自己的意志力能不能挺过去了……”

闻言,众人神色都有些悲戚,秦丝更是直接靠在陆励行的怀里低低地哭了起来。

正在这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忽然在人群中响了起来。

“要不,让我试试吧!”

听到这道声音,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往后看去。

人群之后,宋瓷抿着唇,神色从容淡定。

“你?”短暂的诧异后,秦丝的眼里很快就升起了一丝厌恶:“你怎么还没走?”

“我学过医,或许能够帮到……”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秦丝冷着脸打断了:“你以为你是谁?这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你能有什么办法?我原本以为你只是贪慕虚荣罢了,没想到你竟然还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宋瓷抿了抿唇,又看了看陆家其他人的神色,大多和秦丝差不多。

质疑、怀疑、厌恶、讥诮……

顿时,她嘲讽地勾了勾嘴唇,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陆鸣玦的身上,他的情况依旧没有半点好转,反而愈发严重了。

在这么下去,他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大厅里安静极了,只听得见叹气声混合着低低的哭声。

陆奶奶目光心疼而又焦急,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忽然瞥见一旁气定神闲的宋瓷。

不知为何,想到刚刚她自信而又从容的模样,陆奶奶心中忽然有了念头,朝着宋瓷开口道:“孩子,你真有办法救鸣玦?”

没等宋瓷说话,秦丝便急急开口:“妈,你怎么能相信她?”

“能不能救我也不确定,不过我至少可以不让他这么难受。”宋瓷看向陆奶奶,直接忽视掉了秦丝。

“那你试试,如果你能帮到鸣玦的话,先前的事我们一笔勾销,陆家不再追究你替嫁的事。”

听到这话,秦丝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陆奶奶一个眼神制止了。

宋瓷笑了笑,抬脚往陆鸣玦身边走去。

替嫁本来就不是她的错,她不过是个替罪羔羊,又何谈一笔勾销。

罢了,就当自己积德行善了!

秦丝只能起身将身边的空位让了出来,目光不甘地剜着她:“如果鸣玦出了什么问题,我跟你没完!”

宋瓷没有理会她,径直在陆鸣玦身边坐了下来,刚想伸手给他诊脉,却被他的大手一把推了出去。

宋瓷没稳住身体,一下子撞上了一旁的大花瓶,花瓶摔倒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而她的一只胳膊正好落在了花瓶碎片上,瞬间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被吓了一大跳,正想上前帮忙,宋瓷却已经自己爬了起来,“我没事。”

刚刚他应该出于身体的一种自我保护,对陌生人的靠近做出应激反应。

宋瓷再次试探性地伸出手了,好在这一次男人安分了许多,没有再乱动。

在众人的注视下,宋瓷伸手握住陆鸣玦的手腕,然后慢慢闭上了眼。

几分钟过去了,她仍是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秦丝不由有些急了,“她到底会不会看,我就说她……”

话还没说完,宋瓷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放开了陆鸣玦的手腕,又俯身掰开他的眼睛、嘴巴检查了一番。

做完这一切,宋瓷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个荷包,顿时,一排排大小不一、粗细不一的金针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秦丝顿时脸色一变,“她想干什么?她该不会……”

身侧的陆励行及时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安静。

宋瓷淡定取出几根金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在了陆鸣玦的手臂和胸口上。

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一旁的祁远看到这一幕眼里不由闪过一丝惊艳。

随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原本颤栗的男人渐渐安稳了下来,紧锁的眉头也慢慢舒展开来,额上不再冒冷汗,神色也不似先前那般痛苦。

宋瓷熟练地拔下了针,收好。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纷纷松了一口气。

回过神来,看向宋瓷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怪异。她竟然真的有这本事?

而秦丝更是神色复杂,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