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 连载中

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芜村月 主角:沈可傅疏

沈可傅疏小说主角 沈可傅疏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小说介绍

芜村月是《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这本书的作者,这是一本大家都在搜索的豪门总裁小说,主角是沈可傅疏,《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傅氏总裁失忆,竟以为自己是个出家人?!沈可作为傅疏的主刀医生十分慌张,而且这个失忆的人还是她孩儿爸。为了保住饭碗的沈可,在傅氏老小一致决定下,力挽狂澜将傅疏拉回红尘!沈可:喏,这是我们的孩子。傅疏:阿弥陀佛,我知道了。沈可:你想不认?傅疏:出家人不能眷恋红尘,但孩子永远在我心中。后来两人红尘中缠缠绵绵,傅疏终是为沈可回归于美好的闹市。但,此时的傅疏又恢复记忆了……糟糕!那个高冷霸总回来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嫁给失忆霸总后成了团宠》小说试读

沈可点了点头:“可以哦,但要轻点,不要打扰到他。”

沈西西一脸欣喜的慢慢凑近傅疏,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吻,随后红着脸扑到沈可怀中:“我终于亲到爸比了……我希望他能早点好起来!”

“爸比好起来就会离开,你不会难过吗?”沈可将他抱起来,声音温柔地问。

沈西西犹豫了一会儿,有一瞬的失落,最后还是道:“比起爸比离开,我更希望他好好的,再说啦,他上电视,我就能看就他了嘛。”

沈可眼眶微红,她在心中想,是自己没用,才让西西只能将对爸比的爱意藏在心中。

两人陪着傅疏好一会儿,沈可担心待会儿有人过来,便给沈西西戴上口罩,送他回自己办公室。

母子两个一走,傅疏就瞬间睁开了眼睛。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被沈西西亲吻的脸颊,面色沉重……

沈可重返傅疏的病房时,看到他正站在飘窗上看着窗外发呆。

“傅总,你在想什么?”沈可走过去,对于这个一清醒就不安分的重伤病人,很是无奈。

就不能对自己的身体好点儿?

傅疏转身,面含慈悲的看着沈可:“女施主,我在想,这儿哪里有寺庙。”

沈可眉头一跳,内心迸发出不好的预感:“你找寺庙干什么?”

“我发现我的头发长出来了,需要剃度。”傅疏一脸温和的解释。

沈可想,傅老太太果然是了解自家孙儿的……这家伙居然真的在考虑剃光头!

沈可抿了抿唇,她走过去,指着地上的拖鞋,一脸严肃道:“你给我下来。”

傅疏察觉到她似乎生气了,于是乖乖从窗台上爬下来。

对于沈可,他有一种莫名的敬仰,感觉要乖乖听她话,才会舒服点。

穿好拖鞋,傅疏看着沈可,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女施主——”

“我叫沈医生,你记住了吗?”沈可打断了他。

傅疏点了点头,不过仍一脸坚持:“贫僧这么喊你,是贫僧应该遵从的规矩。”

沈可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傅总,我给你看个视频。”

傅疏眨了眨眼睛,一副无邪的模样。

沈可把沈西西偷拍白馨的视频放给了傅疏看。

等他看完,沈可问他:“你还想出家不管傅氏?”

傅疏又双手合十,一脸虔诚地说:“我意已决,傅氏和其他所有于我,是前尘旧事,理应放下。”

沈可立即双手握住他的肩膀,仰头看着他温和又平静的眼眸:“不,你不能放下,你要是放下,知道有多少人吃不到饭吗?比如我,我会因为给你做手术失败,导致你失忆而流落街头。”

傅疏凝视着沈可的眼睛,一脸安抚地说:“女施主不用担心,我会和我奶奶说,不让他们为难你,而且,我没有失忆。”

“不,你就是失忆了。我给你看看,你从前上财经的视频——”

“你说的我都记得,从前那是我缠绵红尘,我现在想通了,请你不要阻碍我。”傅疏一脸坚定的表情,顺便后退两步,然后绕开沈可想要离开。

“你干什么去?”沈可转身,发现他踩着拖鞋要出病房。

“我肚子饿了,要去化缘。”傅疏一本正经的说。

沈可心道,好好的总裁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了呢?

“你回来!这医院有吃的,我去给你打餐。”沈可忍着发疼的脑仁开口。

“出家人,化缘是体验人生疾苦。而且,我现在就要出院,这点伤是佛祖对我的考验,如果我一直呆在医院里,会辜负佛祖的心意。”说话间,他已经打开了房门。

沈可眼皮跳得厉害。

谁能救救她?

傅疏坚持要出院化缘,还用自己俊美的脸在路上骗了一个铁碗。

沈可很绝望,她疯狂给傅家打电话,但傅老太太却说,她应该利用这次机会好好跟傅疏培养感情,把他从想出家的想法中拉回红尘。

甚至告诉她,主意给她出了,就看她是想当傅氏总裁夫人,还是赔得底裤都不剩。

于是乎,沈可带着口罩跟在傅疏身后。

眼见他去一个小卖部门口,沈可忍无可忍走上前,一把拽住他的手,把人往旁边的饭馆里拖。

“女施主,请你放开我!”强烈想要化缘的傅疏因为沈可的打扰,语气瞬间冷了下来。

沈可停下来,转身看着傅疏:“你这出家人不合格啊,居然还敢生气?你不是要戒怒吗?”

闻言,傅疏快速闭上眼睛,默念好几遍“阿弥陀佛”。

被沈可抓着手进了餐馆,他正要挣脱去跟前台收银说化缘,却被沈可大力拖了进去。

他这一张脸就够抢眼了,偏偏身上还穿着病服,手上拿着个铁碗。

为了避免被人围观,沈可选择了包间。

“坐下来。”沈可怒视着傅疏。

她强忍着脾气……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对他好点,这人迟早要恢复记忆的,现在对他太恶毒,后面肯定会遭遇报复。

没能化缘的傅疏十分不高兴,但也不能表现出来。

出家人不能生气。

很快,服务员就进来了。

正低头看菜单没留意的沈可,就听见傅疏顶着一张秀色可餐的俊脸对服务员说:“能化个缘么?只要一个馒头和一碗稀粥即可。”

刚被迷得七晕八素的服务员听到这话,再看他伸手递给自己的铁碗,顿时一脸懵地看向沈可。

沈可一把抢走铁碗,颤抖着声音对服务员说:“不好意思啊,他在跟你开玩笑呢。”

傅疏还要说话,沈可干脆站起来捂住他的嘴,转而看着服务员,“你们这里的招牌素菜来四道就行了。”

服务员看了看傅疏,再看看沈可,犹犹豫豫地走了。

之后,沈可松开傅疏的嘴巴,猛然靠在沙发上,一脸沧桑地瞅着沉着脸的傅疏。

傅疏的神色不是很好,但双目却紧紧盯着沈可随手放在一旁的铁碗。

“我要跟你坦白个事情。”沈可一脸严肃地开口。

闻言,傅疏的脸色慢慢恢复平常。

“其实……我跟你有个孩子,叫沈西西。你失去了记忆不知道,但我们可以验DNA。”沈可本不想说的,但事到如今,她不得不说。

傅疏若是真出家了,她下场凄惨,首先被连累的就是沈西西。

而且今天看沈西西的样子,沈可也希望找个机会让他们父子两个多接触。

无论未来他记忆恢复,西西和自己有什么结果,但,解决眼下他要出家才是最重要的。

傅疏双眸沉静地看着沈可许久,然后双手合十:“女施主,我信你,但我也要坚持自己的道,傅家的产业我会全都过继到你儿子身上。”

沈可深吸一口气,直视傅疏:“所以你想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