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 连载中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孤舟成云 主角:叶筝傅行洲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全文免费试读 叶筝傅行洲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作者是孤舟成云,这里提供叶筝傅行洲小说阅读,该文的内容引人入胜,非常精彩。叶筝傅行洲小说介绍了:前世,叶筝被渣男贱女所害,最终落得尸体被野狗分尸的下场,苍天有眼,让她重生在失身于傅家傻子少爷那天,叶筝当着众多媒体的面宣布,傅少是自己的男朋友,保住了自己名声,打乱了渣男贱女的计划,从此,她斗继妹,虐渣男,让叶家即将没落的产业重回巅峰!回到家中,叶筝发现傻老公傅行洲,颜值逆天,双商在线,瞬间惊呆!怎么回事?!这一世,她不要太顺利啊!...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小说试读

叶筝有些惊讶。

她不禁看向了傅行洲……

他这么快就买下了疗养院吗?

叶筝没想到,原来傅行洲这么细心。

短短几个小时,他就把事情都安排得让她没有一点后顾之忧。

一开始决定嫁给傅行洲的时候,她只是觉得和傅家联姻能得到一些行走江城的特权,从未想过,原来自己选定的这个傻男人,会如此周到体贴。

她看着他的眼神,在这一刻多出了信赖。

叶筝瞥见傅行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笑了笑,想也不想地就朝他冲了过去,并在他毫无防备地时候,抱住了男人精瘦的腰。

叶筝将脸靠在她胸口,开口说话时带着鼻音:“傅先生,谢谢你。保证我妈妈的安全对我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我真的非常谢谢你!”

饶是活过两世,却还是在表达谢意的时候,如此词穷。

叶筝听着男人的心跳声,只觉得这怀抱,让她太有安全感了。

此刻,她早已忘掉他傻子的身份。

傅行洲的手,起初因为意外还有些不知道往哪放,直到感觉怀里的女人将自己搂得如此之紧,他才轻轻将手放在她后背。

他薄唇有意无意地擦过她的头发:“仙女姐姐不哭,以后洲洲保护你。”

这如此平凡的一句话,却让叶筝再次破防,眼泪不争气地染在了他的白色衬衣上。

上一世,从来没有人说过要保护她。

叶筝又哭了一小场,放开傅行洲之后,看着他被自己泪湿的衬衣,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弄脏你衣服了。”

“我衣服有很多,什么时候仙女姐姐还想弄脏第二件,随时找我。”他一本正经地说着傻话。

叶筝被逗笑,抬眼看着他:“那以后,只准我才能弄脏你的衣服。”

“没问题!”傅行洲乐意至极。

他笑着倾了身,拉住她的手出了疗养院。

已经十一点半了。

傅行洲偏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仙女姐姐,我请你吃午饭吧?”

“好啊,我正好饿了。”

“那我们走吧!”

走到车旁,傅行洲很绅士地帮叶筝开了车门。

傅行洲上车之后,对驾驶座的何辞道:“去我最喜欢的那家餐厅。”

“是,少爷。”

叶筝和傅行洲坐在后座,两人距离很近,而她的手自从他上车之后,就一直被拉着。

“你平时上班吗?”

“傻子是笨蛋,笨蛋怎么上班?洲洲不上班!”

叶筝没想到傅行洲自己都说自己是笨蛋。

她又继续跟他交流:“不上班的话,你平时会不会觉得无聊?”

“会,可无聊了,仙女姐姐,我们订婚以后你是不是可以陪我玩?还和上次一样,在床上玩?可以吗?”

叶筝,“……”

怎么说着说着就开车?!

驾驶座上的何辞憋着笑,心想——

少爷这也太直白了?

我看你就是故意在叶小姐面前装傻子的吧?!

心里活跃,但表面,他还若无其事地开着车。

叶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医生,平时也要上班的。”

“啊?洲洲不开心了。”傅行洲松开她的手,靠在座椅上,脸上的愉悦也随之消失了,拉着一张长长的脸,仿若那上面真的写了三个大字“不开心”。

叶筝主动去拉他的手:“别生气嘛,不上班的时候,姐姐可以陪你玩啊!”

傅行洲看了眼落在自己手上那双白皙柔软的手,继续装傻充愣:“是在床上玩吗?”

她有些尴尬地笑,想了想道:“其实外面有很多好玩的,比如游乐园,我特别喜欢游乐园,有机会洲洲陪我去,好不好?”

他这才扬起嘴角,满意地落下一个字:“好!”

不得不说,傅行洲虽然是一个傻子,但是是一个很有品位的傻子,他带她去的餐厅,装修极具特色,整个空间的格调非常之高。

叶筝很喜欢。

而且,傅行洲大概是因为傻,平时的时间都用来研究吃的了。

他点的菜,每一道都味道绝美。

叶筝觉得,这是她活了两世,吃过最好吃的菜品。

“仙女姐姐,我家厨子做的菜也很好吃,晚上你去我家吃饭吧?”

“啊?贸然过去,这不好吧?”

傅行洲露出一个机智的笑容:“我让爷爷邀请你!”

她连忙推脱:“不用不用,等我们订了婚,会有机会的。”

吃个饭再让傅闻博来邀请,那多不好意思?!

“我就要让爷爷邀请仙女姐姐!”傅行洲很偏执。

叶筝,“……”

她没再拒绝。

晚上爸爸还不知道回不回家吃饭,她也不想碰见赵淑兰母女,去傅家吃饭,其实也没什么,顺其自然吧。

不过,傅行洲突然皱了眉:“家里有坏人,仙女姐姐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哦。”

“坏人?”叶筝狐疑。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叶筝心想……

难道傅行洲在傅家,被什么人欺负过?!

其实不难理解,一个能在江城横着走的家族,势必有人心机深沉绝非善类。

看来,傅家这条大腿,不是好抱的。

午饭后,傅行洲把叶筝送到了叶家。

他前脚刚恋恋不舍地离开,她后脚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

叶筝不知道是谁,接了起来问:“喂,哪位?”

“是我。”沉稳浑厚的嗓音,来自傅闻博。

叶筝下意识地看向傅行洲离开的方向,这才明白,他已经和傅闻博说了邀请她去家里吃饭的事情。

果真是个行动派啊。

叶筝笑了笑,对着电话那边,温和地问:“傅爷爷,您找我有事吗?”

傅闻博试探性地问道:“阿筝啊,你晚上有空吗?来家里吃个饭,让行洲的大伯大伯母见见你,可以吧?”

“可以的。”

“好,那晚上见。”

挂了电话,叶筝想道傅行洲,不自觉失笑,摇了摇头进了家门。

一进门,她看到了阿雅:“有人回来吗?”

“老爷回来了,在书房呢。”

“好,我知道了。”

叶筝进客厅之后,上楼进了书房。

虽然在医院的时候,她揭穿赵淑兰之后就离开,并没有围观之后赵淑兰会编出什么理由来搪塞叶坤,但她很确定,爸爸一定不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