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 连载中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孤舟成云 主角:叶筝傅行洲

叶筝傅行洲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主角叫叶筝傅行洲的小说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小说介绍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要围绕叶筝傅行洲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文章精妙绝伦,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精彩段落节选:前世,叶筝被渣男贱女所害,最终落得尸体被野狗分尸的下场,苍天有眼,让她重生在失身于傅家傻子少爷那天,叶筝当着众多媒体的面宣布,傅少是自己的男朋友,保住了自己名声,打乱了渣男贱女的计划,从此,她斗继妹,虐渣男,让叶家即将没落的产业重回巅峰!回到家中,叶筝发现傻老公傅行洲,颜值逆天,双商在线,瞬间惊呆!怎么回事?!这一世,她不要太顺利啊!...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小说试读

回到叶家,叶筝一进客厅,就看见赵淑兰和叶娇在沙发上坐着。

叶娇眼睛上的纱布,已经拆了。

比她想象之中快很多。

不过——

这么晚了,两个人为什么还不睡觉?

她们听到玄关处的动静,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

那样子,倒像是专门在等她。

果然,叶筝开始换鞋的时候,赵淑兰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阿筝,去傅家都做了些什么?订婚的日子确定了吗?”

原来是为了打听订婚日子。

她换好鞋朝沙发那边走的时候,看了赵淑兰一眼:“傅家没提日子的事情。”

叶娇哼了声:“人家不会后悔,不让傅二少爷娶你了吧?”

“可能吧。”叶筝漫不经心地道。

她越是漫不经心,叶娇就越是生气。

她怒得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指着叶筝:“你这是什么态度?还没进傅家的门,你在神气什么?!”

叶筝本来懒得和她废话的。

但看着叶娇这么激动,她的胜负欲也被激了起来。

叶筝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是啊,我还没进傅家的门,傅爷爷就送了那么多贵重的礼物来,还承诺订婚当天给我你一辈子也得不到的华傅集团股份,你是不是嫉妒的要死?可惜,就算真死了也是枉然,你就是得不到!”

“你……你这个**!”叶娇气得冲过去拉扯她。

叶筝侧身,躲过了她的魔爪。

赵淑兰赶紧起来拉住女儿:“好了娇娇,别跟你姐姐吵架了,待会儿打扰到你爸,他要生气了。”

“你们知道就好。”丢下这句话,叶筝上了楼。

叶娇气的跺脚,对赵淑兰道:“妈,你看她那态度!”

“忍忍,等你嫁给傅大少爷了,看她还怎么在你面前耀武扬威。”赵淑兰虽然心里也有气,但是在女儿面前,她得稳重点。

叶娇很着急:“那订婚的日子到底确定了没有啊?”

“明天让你爸问,我就不信你爸问,她还是这个态度。”

“好,那明天等爸爸问。”

叶娇心里还是有气。

她咬牙,看向赵淑兰恶狠狠地道:“妈妈,我太讨厌叶筝了,我一定要嫁的比她好,我要赢过她,看她以后还怎么在我面前趾高气昂!”

“嗯嗯,乖女儿,妈妈会帮你的!”

“还有爸,我听说爸爸要给她百分之二十的叶氏股份作为嫁妆,这和直接把叶氏送给她有什么区别?她到底凭什么啊?”

提到这个,赵淑兰心底也是恨的不行。

她拉住叶娇的手:“妈妈会跟他提,他给了叶筝什么嫁妆,也得给你什么嫁妆,娇娇,妈妈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可是,爸爸会听你的吗?”

“我有我的办法,你放心。”

……

第二天清早。

叶坤在洗漱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赵淑兰看了眼来电显示,备注“傅老爷子”。

她眼睛一亮,接了起来:“喂,是傅老先生吗?那个……老叶在洗漱,您有什么事?”

“订婚宴的日子确定了,20号,我特意打电话跟亲家说一声。”

“好的好的,那我待会儿跟老叶说。”

傅闻博沉声道:“行,不打扰了,再见。”

挂了电话,赵淑兰眼珠子转了转,直接删除了通话记录。

20号订婚,不就是后天吗?!

时间倒是挺紧急的。

赵淑兰转了转眼珠,打算先不告诉叶坤日子确定的事情。

她就装什么都不知道,等20号当天,再不经意地提醒一句,到时候就算叶坤父女怪她,也无济于事了。

叶筝没有准备时间,订婚宴如果失礼,势必让傅家产生不悦。

这样,更能衬托出她女儿叶娇明礼乖巧,再加上悉心准备,叶娇势必能脱颖而出一鸣惊人,博得傅大少爷关注!

简直是一箭双雕!

赵淑兰心情好极了。

吱呀——

浴室门被推开,赵淑兰第一时间把叶坤的手机放回了原位。

她拿着提前搭配好的衣服,若无其事地上前递给他。

叶坤接过开始穿衣服。

赵淑兰一边盯着他一边问:“老叶,阿筝订婚你要送她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作为嫁妆,以后娇娇结婚了,你打算给她什么嫁妆啊?”

叶坤穿衣服的动作一顿。

他抬眼看了眼赵淑兰:“娇娇想要什么?”

“她倒没和我说她想要什么,只是,总不能和阿筝差太多吧?都是你女儿,差的太多,娇娇心里恐怕会不舒服。”

“等她什么时候真要订婚结婚了,再说嫁妆的事情吧。”

叶坤漫不经心地丢下这句话之后,已经穿好了衣服。

他抬脚出了卧室。

赵淑兰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冷了下去。

到底是不一样。

他恐怕从来都没有把叶娇当成自己的女儿。

赵淑兰拿出手机,拨了一个手机上没有存,但是一直记在心里的号码。

传过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悦和质问:“我说了不要再联系我,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需要你帮个忙。”

“赵淑兰,我们早就没关系了,我凭什么要帮你的忙?”

她不答反问:“有些关系发生过就一辈子都抹不掉!如果你不怕我那件事抖出来,现在就可以挂了电话,我保证不再打第二遍。”

那边的人显然被威胁到了,冷冷开口:“你到底有什么事?!”

赵淑兰轻哼,说出了找他的目的。

……

叶筝早上没在家吃早餐。

今天是周一,是她正常上班的日子。

上辈子这时候,她还跟着自己的老师在医院工作,虽然是做助理,但因为自己天赋异禀,深得老师喜欢,经常有机会参与手术,年仅22岁,就有了主刀经验。

可惜后来眼瞎,叶筝傻傻地辞掉了工作,甘心为了江津生洗手作羹汤,荒废了自己学了多年的医术。

重活一世,这种蠢事绝不会再发生在她身上。

她迫不及待去医院见自己的老师,所以早饭都没顾得上吃。

医院。

叶筝敲了敲老师办公室的门,听到“进来”两个字,才推门进去。

办公桌前,一个老头戴着副细边框眼镜,慈眉善目面容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