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锦鲤:娘子财运旺 连载中

农门锦鲤:娘子财运旺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香布叶 主角:许长宁沈亦舟

主角是许长宁沈亦舟的小说 农门锦鲤:娘子财运旺全篇章阅读

《农门锦鲤:娘子财运旺》小说介绍

《农门锦鲤:娘子财运旺》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香布叶,主人公叫许长宁沈亦舟,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许大山也有些害怕老村长,立刻摇头赔笑,“不不不,我们都听村长的。这婆娘猪油蒙了心,我跟她好好说说。”...

《农门锦鲤:娘子财运旺》小说试读

“谁要你保证了?”

沈煜怒吼,拍着弟弟的小脊背哄他。

哄了好一会儿,沈小瑜直勾勾地盯着饭桌喊饿,实在拗不过可怜兮兮的弟弟,沈煜犹豫地带着弟弟靠近饭桌。

两小孩一开始还警惕地盯着她,见她真的没反应,顿时放开了腮帮子狼吞虎咽。

看着这一幕,许长宁眼底眉梢不禁露出一抹笑意。

就在此时,大门被大力拍打,伴随着咒骂声。

“许长宁,你这个贱蹄子,赶紧给老娘开门!”

许长宁一愣,疑惑地看向两个孩子,“什么人?”

沈煜从饭碗里抬起头,冷哼一声,继续扒饭。

她挠挠头,这才想起来,此人正是原主的婶婶,许柳氏。

原主爹娘去的早,沈柳氏一合计,便将原主和她的弟弟接回自家养了,顺理成章的占了原主爹娘留下的所有家产。

而原主和她弟弟一到了叔叔婶婶家里,便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劳作,还要被沈柳氏殴打责骂。

等原主刚到了及笄之年,连嫁妆都没给备下,便把她打包嫁给了村东头有名的瘸腿傻子,还强行从傻子家里拖走了一头刚猎回来的野猪。

只留下傻子和原主两人大眼瞪小眼,从此傻子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个新媳妇。

而原主,也开始偷摸着拿傻子的钱接济婶婶,换来他们对自己弟弟稍微好一点。

原主对两孩子非打即骂,对自己弟弟倒是不错。

许长宁无奈地摇头,放下饭碗认命地去开门。

“许长宁,小贱蹄子,别装听不见,我知道你在屋里,快给我开门……”

嘎吱!

陈旧的木门突然打开,沈柳氏来不及停下,拍了个空,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上。

“你要死啊你,不会出个声吗?”

许柳氏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许长宁唰地黑着脸,水润的凝眸浮起一层怒意,“找我何事?”

“你还敢给我装蒜?”许柳氏气的要死,叉腰指着她,“别想糊弄我,这个月的银钱呢,还不赶紧给我交出来?”

果不其然!

冷冷望着眼前的泼妇,许长宁好整以暇地斜倚在门框上,“什么银钱?婶婶莫不是穷疯了吧,竟然跑来找嫁出去的侄女要钱?”

她可不是原主,没那么窝囊,才不会把钱巴巴的送给一家子吸血鬼。

“你骂谁穷疯了?”

许柳氏快要气死了,这死丫头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敢跟她顶嘴了。

“死丫头少废话,赶紧把钱交出来,小心我把你弟弟赶出家门,我们家都快揭不开锅了,供不起别人一直在家里吃白饭。”

许长宁微眯着眸子,直把许柳氏看的毛骨悚然,这才冷冷道:“没有。”

她平生最受不了别人威胁!

威胁她的人,无一例外都被她干掉了!

“你放屁!别想诓我!”

许柳氏不干了,跳着脚就往里走,气势汹汹地好似要拆家。

沈家家徒四壁,不过几间拥挤的茅草屋罢了,没走几步路,许柳氏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里面居然还夹杂着肉味。

顿时加快了脚步,一眼便看到了饭桌上的炒肉,指着随后而来的许长宁张口就骂,“好啊你个小贱蹄子,没钱还能吃得起肉?想骗我,没门!肉呢?快把肉给我交出来。”

说着便四处开始翻找,直将锅碗瓢盆摔的叮当响。

那块肉不过是原主背着瘸子私藏起来的,刚刚被她找到,本着放坏掉不如赶紧吃了好的念头,这才给两个孩子做了一道竹笋炒肉,她自己都没舍得吃几口,还剩下半块放在笼屉里,准备晚上再给两个孩子补一补。

“好啊,原来藏在这里,你真是够可以的。”

许柳氏提起剩下半块肉,破口大骂,“你个杀千刀的死丫头,有肉都不知道拿来孝敬老娘,老娘回去就好好收拾收拾你那个拖油瓶弟弟,看你还敢诓骗老娘。”

听她嘴里不干不净的喋喋不休,许长宁额头上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也来了脾气,阴沉着脸冷然道:“你最好给我放下!”

见她还敢嘴硬,许柳氏怒上心头,“你还敢威胁老娘?你个臭丫头,看老娘不教训你!”

说着,伸开蒲扇般的大手,上前就要给许长宁一个大耳刮子。

可是许长宁是谁?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雇佣兵总教头,一生经历大大小小数百战,哪里是她一个乡下的小妇人能够教训的?

“啊!”

凄厉的叫声在小厨房上空盘旋,许柳氏额头上冷汗直冒,一只手腕被许长宁狠狠握住,几乎能够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不过她的力道控制的很好,既能让许柳氏痛不欲生,又不会真的伤了许柳氏,免费被讹上一笔。

这种事,这泼妇绝对做得出来。

“死丫头你赶紧给我放开,疼死我了,快放手……”

许长宁眸光阴鸷,居高临下凝视眼前的泼妇,“我警告你,以后少来我这里闹事,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许柳氏面容扭曲,肥硕的脖子一个劲点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快松手,哎哟我的手,可疼死我了……”

许长宁冷哼一声,用力将她甩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早已经带着沈小瑜躲起来的沈煜冲了出来,一把便从许柳氏手中抢下半块肉,紧紧抱在怀里,缩进了柴火堆里警惕的瞪着许柳氏。

“哎你个小杂种,敢抢老娘的东西……”

许柳氏揉着手腕,一时不察被夺走了手中的肉,回过神就要去收拾沈煜。

许长宁眸子一暗,闪身来到她面前,面容阴沉恐怖,“你要对我儿子做什么?”

沈煜一愣,呆呆地望向眼前的恶女人。

她在说什么?

我儿子?

看着她瘦削的身体挡在自己面前,口口声声维护自己,沈煜不知为何,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涩,眼睛也开始泛疼。

“许长宁你今天是疯了吗?”

许柳氏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只觉得眼前这个任她欺凌的贱蹄子完全变了个人,不仅敢动手打她,还维护着不知道哪儿来的野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