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姜知漓,是个家庭主妇 已完结

我叫姜知漓,是个家庭主妇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浅线 主角:姜知漓傅北臣

姜知漓傅北臣小说全文 《我叫姜知漓,是个家庭主妇》新书在线阅读

《我叫姜知漓,是个家庭主妇》小说介绍

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我与我的丈夫厉崇言是初恋,相爱时很甜蜜,只是后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导致我们关系降到冰点,他恨我。...

《我叫姜知漓,是个家庭主妇》小说试读

深夜,我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

后腰还在疼,像是有人孜孜不倦地提醒我,我有多可笑。

我与崇言曾是初恋。当初爱得炽热,后来分手,再到后来结婚。我知道他恨我,可我以为这么多年下来,我们孩子都有了,他总有愿意相信我的解释,回心转意的时候。

我从未想过他会爱上别人。

不知过了多久,崇言才回来,我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想要和他说说话。

崇言已经走到床边,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将我提起,强迫我抬头看他:“你为什么要推媛媛?你害得她流产了你知不知道!”

他眼底是滔天怒焰,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是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

我心里一痛,道:“我没有,我没有推她。”

“还敢狡辩?跟我去和她道歉!”

一句话,就像一把刀狠狠插进我的心脏,我想和他解释:“是她上门要我们离婚,是她先挑衅诅咒我们的孩子,我为什么要道……”

啪!

崇言打了我一巴掌,打断了我的话。

我的脸重重地侧在一边,一动不动。良久,我仿佛才找回身体的控制权,缓缓转过头去看他。

“苏颜,媛媛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你竟然为了推卸责任抹黑她。”崇言恶狠狠地盯着我,脸色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你怎么这么恶心。”

他说我恶心。

说我在推卸责任,说我抹黑宋媛。

我从未感到如此悲哀过,我的丈夫宁愿相信别人,也不愿意相信我。

不。

苏颜,媛媛。

听称呼也知道,在他心里,我才是那个别人。

何况,他要是真的愿意相信我,我们怎么会到今天的地步。

我痛苦地摇头,喉咙里好像又泛起了血腥味:“我不会道歉,我没错,我不会道歉。”

厉崇言眼神越来越冷,忽地勾唇,伸手捏着我的下颚,慢慢道:“你要是不道歉,我就把小宝带走,让你再也见不到他。毕竟,小宝不该有一个犯错不认的母亲,这样对他也好。”

什么?!

他竟然想把小宝带走?!

我死死地盯着他,咬住唇,心脏像是停跳了,让我全身都麻木,连呼吸都艰难。

他怎么可以这样?小宝是是我的心头肉,也是他的孩子啊,他怎么能动我的小宝?大人的争吵,为什么要波及孩子?

我想问他,可我不敢。

因为我知道,我要是再冒犯他,他会说到做到,他本就恨我。

厉崇言还在说话,我从未觉得他如此面目陌生,近乎可憎。

他的一字一句皆如寒刃入体,刺得我骨头缝都疼痛冰冷:“媛媛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她很善良。我真没想到你会一个孕妇下毒手,还能编出这种谎言来。你怎么能这么狠毒?”

我能感觉到我在流泪,不停地流泪,可他没有丝毫动容。

他为了另一个女人,说我恶心狠毒,还要动我的小宝。

我绝望地看着他,满心满眼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离婚。”

桎梏一松,我整个人摔在床上,毫无反应,就像一条死去的鱼。

其实离婚的念头早在看见厉崇言抱着宋媛离开时就有了,只是那会儿我仍抱期望,以为他回来后会给我一个解释,哪怕是个谎言呢?

至少我们这场虚伪无爱的婚姻,还能维持下去。

可他什么都没有给我,只要求我给宋媛道歉,他从头到尾都不在乎我的感受。

曾经的那些温柔甜蜜,早已是过眼云烟。

他的偏心偏爱已经给了另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来了,我就什么也没有了,连尊严也没给我剩下。

我痛苦地闭上眼,疲倦到不想说话,眼泪却不停地流。

“离婚?”厉崇言声音沉冷,含着一丝讥笑,“你想离婚,好啊。”

“净身出户,小宝归我。”

我如遭雷劈,惶然看他。

我原以为他对宋媛那般偏爱就是极限了,没想到他这么绝情,一点情分都不留给我。

这场婚姻,我是完完全全的弱势者,厉崇言位高权重,只要他不愿给,我就什么都拿不到。

财产拿不到不算什么,可小宝是我的一切啊……

他看着我,忽然俯下身来,伸手轻轻地摸我的头,就像心情好时摸宠物一样。

“不敢是不是?”他开口,声音竟算得上温柔,可我知道,糖果下裹的是穿肠毒药。

“我知道,你舍不得小宝,更舍不得厉家的钱。毕竟你就是这样势利的人。这次我就当没听见,不要有下次。”

糖果下的毒药炸开,腐蚀五脏六腑,带来毁灭般的疼。

“乖一点,你不会想知道,惩罚是什么的。”

说完,他低头,在我的额头落下一个轻轻的吻,就好像视我如珍宝。

可我遍体生寒。

厉崇言回来前,我以为我已经够可笑的了。他回来后,我才发现我还能更可笑。

不仅丈夫留不住,孩子也护不住。

一吻毕,厉崇言头也不回地离开房间。

我看着他的背影,竟破天荒地不关心他大晚上要去哪里。只有些庆幸,他没再要我去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