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三喜的传奇人生 连载中

宋三喜的传奇人生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败灯 主角:宋三喜苏有容

宋三喜苏有容最新节章_宋三喜的传奇人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宋三喜的传奇人生》小说介绍

《宋三喜的传奇人生》是败灯著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宋三喜的传奇人生》精彩章节节选:教父级大佬重生成了败家子,一贫如洗。可爱又可怜的女儿,漂亮又无助的老婆,我只想好好做个人!事实证明,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宋三喜的传奇人生》小说试读

第2章

苏有容醒来的时候,傻了。

房间暖暖的,似乎,有暖气了。

左手扎着点滴,床头三瓶药水空了一瓶。

小腿上和左胳膊上,被**打到化脓的伤口,竟然包扎好了。

小腹里,似乎不疼了,清凉的感觉。

**生活暴力,所以,她的确是患上了炎症。

“这......?”

**开了暖气?

还请了医生?

他哪来的钱?

宋三喜从外面进来,白衬衣,黑长裤,身姿挺拔。

一惯凶巴巴的脸,神色平和。

“你不是要去赌吗?不是要拿房子,拿我和甜甜去赌吗?”

有了些血色红润的俏脸,泪流满面,刺痛了宋三喜的心,深深的。

不输于未婚妻叶小鱼的美貌,楚楚犹怜。

也罢,重生算是不亏。

况且,还能找机会寻找叶小鱼。

“有容......”

宋三喜这样叫,总感觉不对味儿。

以前,这**叫的是**。

“你想多了。我是给你弄药去了。伤口都处理好了。身子都清洗了,上好了药,明天应该好得差不多了。”

温和平淡的话语,苏有容感觉,那么不真实。

“你......哪来的钱?”

“不用钱。”

“你......还是你吗?”

“这......”宋三喜温和的笑了,“算是吧!”

苏有容上下打量着,有些陌生,这不像他。

为了钱,又要玩什么鬼花样?

不打人,不暴力同·房,改温柔战术了吗?

“想要钱,一分都没有了。”

“要房子,房产证你自己拿吧!明天我搬姐那去,甜甜需要我过去。”

“我求你了,拿了房产证,就别拿我和甜甜去赌了,好好做个人吧!”

“甜甜那么小,那么可怜。让你打得都不认你了,恨你了。你能不能好好的当个爹啊?”

“你不是会开车吗?找份工作,好好上班......”

“你要是改了,我给你下跪都行啊......”

泪水长流,凄然绝望的哀求。

她最大的奢望就是,丈夫不赌,女儿有个完整的家。哪怕她就养着他也行。

这些年,输了那么多钱,虽然绝大部分不是她的,但她想想都心疼。

好好一个富豪家庭,就让他败完了。

宋三喜来到床头,把药水又换了一瓶。

拿起纸巾,轻轻擦拭着她的泪。

这种温情时刻,他想起了前世对待叶小鱼,不禁淡淡的笑了。

“好好保养身体,别的都不要想了。”

“这个家曾经失去的,都会重新回来。”

“对了,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宋三喜。”

苏有容心里:**疯了吗,神经病!认识个屁,你化成灰我都记得!

“对我来说,有家、有女人、有孩子,便是三喜,请相信我。”

“从前我......算是我错了啊,以后再也不会了。”

“如果你想离婚,我同意。不会再威胁说,离婚就杀了你跟甜甜以及你的家人。但至少,等我替你解决掉所有的麻烦之后。”

“如果你不想离婚,也可以。我要让我的女人,做最漂亮的女神。让我的女儿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说罢,宋三喜起身出去了。

苏有容一脸愁苦,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暖暖的房间,家里还有天然气了,能烧热水了。

输的液,他上的药,身子愈合般的舒适感,他温情的话儿......

高一辍学,一无是处,游手好闲,除了开车,身无一技之长的败家子,居然会医术?

“天啊!这都是真的吗?”

苏有容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胳膊,好疼!

竟然不是做梦。

他真的转性了?

不......

苏有容想起,他曾**的说:老子,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老天爷啊,他到底要搞哪样?

苏有容惊魂不定,忐忑不安......

药力的作用下,她再次沉沉的睡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针头已经拔了。

身上一点都不疼了。

房间里,暖暖的。

天光微亮,老旧的玻璃窗,擦的好干净。

破旧的房间,太整洁了。

她揭开被子,啊!

身上粉色的新睡裙,崭新的,还洗过了,在暖气片上烤干的吧?

起床来,地上崭新的毛绒冬拖鞋,穿着好舒服。

她去了一趟洗手间,老旧的墙壁白瓷砖,干净发亮。

牙膏牙刷,摆放整齐。

毛巾像烫过了似的......

“他......”苏有容云里雾里。

以前,他偶尔表现得越好,从她这里拿走的越多,这一次......

她不禁崩溃,绝望,想哭......

上完厕所,才发现,居然有女人专用的湿巾,摆在手边显眼位置。

他,似乎......像个体贴入微的男人了。

出来到客厅一看,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一切物件儿,井井有条。

甜甜最喜欢的小白熊娃娃,原来脏了些,现在太干净了。

在破旧的沙发上摆着,黑溜溜的大眼睛。

这像是别人的家,不,别人的家,也没见过这么整洁的。

这,令人心情好了不少。

厨房里,飘来煎蛋的香气。

干净发亮的旧餐桌上,玻璃杯里,热热的牛奶飘着香。

他曾摔缺口的盘子里,金色透绿的葱花薄饼,色香诱人......

苏有容彻底惊呆了。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男人,他会做早饭?

哪来的钱买东西啊?

他......昨晚干什么了?

赌?没本钱的。

偷?还是抢?

正在那时,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不,有人在愤怒砸门。

“来了,来了......”苏有容赶紧过去开门。

楼下麻将店肥婆老板张红梅,瞪着她,恶狠狠的说:

“赶紧把那五百块还来!利息再加一百,一共七百!”

“张姐,我钱......没有了,能不能宽限几天,我今天去厂里......”苏有容难堪极了,低声下气的说。

“宽限个屁啊?都拖半年了你!要不是看在甜甜生病的份儿上,老娘要借给你吗?”

“早给你说过了,别跟那种败家子过日子。多少人盼着娶你过好日子,你不听。真是贱啊!”

“今天早上不还钱,就别想出门上班!”

苏有容眼泪哗的流了下来,扑通一声跪下来。

“张姐,你是大好人啊,不要为难我啊,求你了。”

“我不上班就是旷工,罚款三百啊!”

“明天,甜甜幼儿园的预交学费还要交,生活费、园服费也要交,我小妹的寒假补习费也得准备,我实在是......”

张红梅冷笑道:“别装可怜了!你今天就是去卖,也得把钱还我。老娘在这一带,可不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