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爷宠妻请克制 已完结

褚爷宠妻请克制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长木雨风 主角:阮黎牧韫彦

阮黎牧韫彦全文免费阅读_新书《褚爷宠妻请克制》小说全集阅读

《褚爷宠妻请克制》小说介绍

主角阮黎牧韫彦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泪目,书中精彩段落节选:牧韫彦:小姐姐听说你单身那我可以追你吗?要说些甜言蜜语和小套路吗?阮黎冷笑一声:一边说要追我,一边抢我手上的项目,我发现你这人很有意思!旁观众人:这大概是一个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天下无双的爱情故事……...

《褚爷宠妻请克制》小说试读

牧韫彦早就知晓秦延一直对阮黎有意思。

不过阮黎坚定拒绝了以后,牧韫彦也就假装没这事。

可现在看来,秦延似乎是贼心不死。

牧韫彦就觉得自己的火气蹭蹭往外冒。

“衣冠禽兽仗着职务之便性骚扰,爷弄不死你丫的。”牧韫彦咬牙切齿。

何钟看了一眼默默转过头,他明明看着那两人之间的距离都还能再**一个人。

老板这选择性眼瞎和双标也太严重了。

车缓缓开动,何助问道:“boss,要跟上去吗?”

“不用。”牧韫彦笑得好看又危险,“投资华影的消息透露给秦延了吗?我带他一起玩。”

“是!”

牧韫彦又拿出手机,接通后清越嗓音里吐出的话却与他这张矜贵的脸全然不符:“喂,是明艳动人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花好月圆的修羽女神吗?”

那边传来修羽懒洋洋的声音:“哟,B市千人斩牧少找我有何贵干?”

牧韫彦:“……”

他斩个毛啊!阮小黎的朋友到底是那里学会的这些黑话。

“哪里听来的谣言,过分了!”

牧韫彦承认自己以前是爱玩,身边莺莺燕燕的确有些多。不过他也不是种马,没到见一个睡一个的地步。

“谣言?哦,那大概我听说的那个人只是和你同名同姓吧!”修羽嗤笑一声。

牧韫彦知道短时间内是扭转不了修羽对他的印象了,于是退而求其次:“阮黎今天晚上跟她们老板出去了你知道吗?”

“关你什么事?”

“她们老板是个斯文败类死变态,人生一大爱好就是睡女员工,你不想理我可以,你总得关心下你好姐妹吧!”

修羽半信半疑:“你怎么知道的?”

“我对阮小黎从来不是玩笑,所以她身边的所有隐患我都要知道。”牧韫彦语气有些霸道,“我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有不良企图。”

默然半晌,修羽叹了口气妥协道:“我问问她!”

照目前这么看,修羽觉得自己和牧韫彦还是有共同点的,至少他们俩都想保护阮黎。

牧韫彦将心放下,这么好的资源不用白不用。

何助理暗暗感叹,boss果然还是boss!

修羽拨通阮黎的电话。

响了几声后阮黎清冷的声音传来:“小羽毛,怎么了?”

“你在哪儿呢?”

阮黎看了眼对面的秦延,低声道:“跟我们总经理在外面吃饭。”

今天秦延说要出来见一个将要投资的新项目的合作伙伴,带着阮黎到了这里等了一会儿,对方又突然说有事来不了,于是秦延顺势邀她一起吃晚饭。

阮黎思索了一下这套路,心中有些不悦,却是没驳了他面子。

她想着她要再不答应,秦延下次还不知道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和修羽又低声说了几句后,阮黎抬头看向秦延,神色抱歉:“秦总,我朋友要过来,您不介意吧?”

秦延微笑,保持着良好的绅士风度:“当然不介意。”

阮黎松了口气,让她和对面这个男人单独吃几个小时饭也是太为难她了。

没多久,修羽就迈着一双大长腿过来了。

见到秦延她装模作样的道了个歉:“秦先生是吗?不好意思,我刚从国外回来,在B市没什么朋友,所以就只能有事没事找阮黎了。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阮经理的朋友我也十分乐意认识,见到你很荣幸!”秦延伸出手。

修羽轻握了一下:“有您这样好的上司,真是我们家阮黎的福气。”

同时知晓两人德性的阮黎默默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一顿客套的寒暄后,几人开始用餐。

期间,秦延本想找阮黎聊天,却被修羽打岔了好几次,最后干脆放弃,与修羽两人聊得宾主尽欢。

一顿饭吃下来,阮黎少言寡语倒显得没什么存在感。

饭局结束后,秦延送两人回去,还开玩笑似的说道:“修小姐真是个十分漂亮又有趣的人,看起来也很爱交朋友,不如以后我和你还有阮黎多聚聚,我也多介绍些朋友给你们认识。”

修羽打了个哈哈:“我难得回来,工作都在国外。”

于是秦延适时露出一脸遗憾。

看着秦延的车远去后,修羽脸上的笑意消失,转头对着阮黎严肃的说道:“我不喜欢你们这老板!以后离他远点。”

阮黎憋笑:“怎么?刚刚你俩聊得挺好的啊?”

“眼神里心思太重,吃饭的时候开口闭口就暗戳戳套我话,最后还想用我当借口勾搭你出去,真当老娘刚出来混。”修羽满脸不屑的吐槽。

刚才阮黎一直在旁边看这俩你来我往,早就发现了修羽眼底偶尔滑过的不耐。

“嗯,就那货刚到公司时,想包养我来着,后面被我怼了后又改成追了。”阮黎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么不要脸你怎么不告诉我,那我特么刚才对他早不客气了!还哪里有心情跟他嘚吧嘚。”

“行了,怎么说都是我上司呢?”阮黎看着她愤愤不平的脸劝解了一句,又补充道,“等我爬上去,你看我怎么弄死他!”

两姐妹对视一眼,嘴角颇有默契的出现同款冷笑。

阮黎又调侃修羽:“你在国外这么些年没白混啊,眼光大有长进。”

“呵,我们这一行的勾心斗角你以为少?我从一个备受歧视的华裔小模特爬到如今这位置,见过的各种心机婊和衣冠禽兽数不胜数。”

阮黎拉着修羽往家走去:“我真庆幸,这么多年你还是不忘初心,一如当年。”

“那是,我们俩可是说好了要陪着对方实现梦想……”

两人的背影被温暖的灯光拉得很长,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夕阳西下,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蹦蹦跳跳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脸上洋溢着天真无邪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