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强龙 连载中

鉴宝强龙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天牛行空 主角:徐景行于涵青

《鉴宝强龙》徐景行于涵青完结版在线试读

《鉴宝强龙》小说介绍

《鉴宝强龙》是一本十分好看的都市生活小说,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小说主要描写了:世上有两苦,黄连苦,没钱更苦。世上有两难,登天难,求人更难。徐景行在最苦最难几近绝望的时候,打开了父亲留下的遗产,也打开了他多姿多彩的人生。而这一切,都是从那双神奇的手套开始的。...

《鉴宝强龙》小说试读

第15章狮子大张口

“怎么?你打算改卖木雕了?你的古董怎么办?”徐景行听了老杨的话,打趣的问。

“改什么行啊,不都是一样的东西吗?我卖古董的时候捎带着出两件新东西怎么了?不行呀?”

“行,当然行,不过你真要我出价?”徐景行嘿嘿一笑。

“这不废话吗?快出价,别狮子大张口就行。”

“那是自然,我是个实诚人,怎么可能干那种事情,”徐景行哈哈一笑,扫了一眼摊位上剩下的小物件,“一件三百,七件两千一,算你两千好了,够意思吧?”

老杨听到这个报价,噌的一下跳了起来,“你小子太狠了!”

“嘿嘿,这不是跟你学的嘛,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再说了,三百也确实不高啊,你算算,我昨天卖出去的那些小物件,平均价格不就在三百以上吗?”

“你那是零售价,我要批发价,批发价,懂吗?”老杨有些气急败坏,伸出一根手指,“就这个价!”

“那还是算了,我留着下个礼拜一样卖,说不定赚的更多,”徐景行心里偷笑:这老杨也有吃瘪的时候啊,哈哈!

不过他笃定老杨肯定会出个不错的价格,因为他感觉道老杨眼红了。

老杨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爱占小便宜,说白了就是有点贪财,见他一半天的时间就赚了一万多,立刻眼红了,也想在木雕生意上掺合一手。

吃准了老杨的心态,这老杨还不是任他拿捏?

再说了,他确实没必要把剩下的这些小物件转让出去,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留到下个礼拜再卖也不耽误赚钱。所以他有底气,你爱要不要,要的话就是这个价,不要拉倒,他的态度非常明确。

果然,他这么一说,老杨立刻纠结起来,这个时候,饶是他老杨油滑似鬼也无计可施了,最后一咬牙:“两千就两千,你都能高价卖掉,我就不信还会砸在我手里。”

徐景行嘿嘿一笑,“砸是肯定不会砸到手里的,谁让你是老杨来着,不过千万别做赔本买卖啊。”

“哼,放心吧,我老杨什么生意都做过,就是没做过赔本的,”老杨哼了一声,恋恋不舍的数了两千块,跟割自己的心头肉一样抽搐着递给徐景行。

徐景行可不管老杨什么感受,喜滋滋的接过两千块钱,加上之前的六千,这就是八千整。

一早上赚了八千块,还有比这更大的开门红吗?加上昨天的就是一万五千块呢,已经完成了目标的百分之三。再努力努力,两个月内赚五十万并非天方夜谭。

至于七件雕件卖了两千块是不是有点亏,他承认是有点小亏,让他卖,肯定能多卖个二三百,但这么做却能节约几乎一整天的时间,这段时间他还能出价值高很多的雕件,这么计算,他赚大了!

赚大发的徐景行喜滋滋的回到家里,继续干活儿,一夜没睡也不觉得困顿,跟吃了兴奋剂一样干劲儿十足,到天黑时,出了十二件小雕件,如果按照一件三百来计算,这又是三千六百块呢,而距离下个星期还有足足五天时间,这么长时间足够他出一大批存货了。

这种干活儿速度,快是快,可也累人。

徐景行从下决心干这一行开始,三天就睡了一个晚上,剩下的时间不是在摆摊就是在做雕刻,放下刻刀的时候感觉脑子都快成浆糊了。

但他还是洗了一把脸就赶往医院。

这次于涵青没在,换成了一个看起来可爱清纯的小姑娘。不过他深知,这个看着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可不是好惹的,调皮的很,鬼主意也很多,真要惹了她,能把你骚扰的痛不欲生。

这个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他妹妹的同班同学兼闺蜜童晓萌。

刚认识这个小姑娘的时候,他还摆架子说教她,结果是他被整的相当狼狈,让他打不得骂不得又哭笑不得,相当憋屈。

不过也小半年没见这姑娘了,毕竟这段时间他一门心思的忙着干活儿赚钱,哪里有心思想别的事情。因此一看到这姑娘,立刻想到自己被整的事情,忍不住咧咧嘴,“萌萌,来了啊。”

“嗯,景行哥哥,你下班啦?累不?”童晓萌竖着可爱的丸子头,脸蛋光洁白净带着点婴儿肥,声音也甜甜的,看起来特别乖巧。

可熟知童晓萌性格的徐景行却被吓了一跳,这小姑娘什么时候这么和颜悦色的跟自己说过话?貌似从见面起就不给自己好脸色,怎么今天转性子了?还是在装模作样?

不过他还不至于跟一个半大的小姑娘计较,强打精神的笑笑,“还好,你奶奶知道你来这里不?”

“知道啊,要不然才不会放我出门呢,”童晓萌甜甜的答道,然后忽闪着大眼睛问:“景行哥哥,我今晚上在这里陪娜娜过夜好不好?”

徐景行能说不好吗?

反正是单间,有专门为病人家属准备的小床,这姑娘不嫌弃医院里的气氛,爱呆多久就呆多久,他可不敢直接赶人。而且这童晓萌似乎长进了许多,懂礼貌了,说话也甜滋滋的,他更没办法拒绝。

童晓萌见徐景行答应,嘻嘻一笑,“谢谢景行哥哥,你喝水吗?我给你倒水。”

“谢谢,不用了,”徐景行摆摆手,“你们吃饭了没?”

“吃啦,吃的水饺,”童晓萌一边说一边洗了两个大苹果,“呐,吃苹果。”

徐景行晃了晃脑袋,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这还是记忆中那个调皮捣蛋的童晓萌吗?什么时候这么懂事儿了?还知道给他拿水果了。

童晓萌看到徐景行的小动作,娇羞道:“你这什么态度嘛,人家以前那不是不懂事儿吗?”

“哈哈,那你现在懂事儿了?”徐景行忍不住笑问。

“当然,不信你问问娜娜,”童晓萌骄傲的仰起脖子,“从现在起,不准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我,现在的童晓萌是脱胎换骨后的童晓萌。”

“那功课有长进吗?”

“呃——”童晓萌立刻哑口无言,哼了一声转身不再理会徐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