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司神匠 连载中

阴司神匠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琼御 主角:牛小毛刘大姑

牛小毛刘大姑小说结局 《阴司神匠》小说全本阅读

《阴司神匠》小说介绍

《阴司神匠》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牛小毛刘大姑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动人心魄。《阴司神匠》这本小说讲述了:一个阴谋,一场风波,惊险久未平息二十年前的恩怨情仇,二十年后的步步惊心,接二连三,探索真相父母之死,人鬼殊途,阴司立足,万魔尽出......每一步都是成长的足迹,每一步都是逼近危险的信号,翻开篇章,看我阴司扎纸匠,惊魂走一场。...

《阴司神匠》小说试读

第2章我不入阴司

“不着急,张爷爷我带你回去,先去我那里玩儿下,那里很好的,有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好大的房子!”他说道。

我看着他,然后四处看,我看到后面还有个轿子,上面抬了一些东西,风吹动帘子,里面露出一些大房子,大亭子等等。

我似乎觉得很熟悉,仔细看,我的妈,那不是我爷爷扎的,我补的那些房子亭子吗。

在看我这轿子,妈啊,也是,难怪如此熟悉,还有那轿夫,我的妈妈,正是我补好的那个啊。

那瞬间我觉得不对劲,“我要下去!”

我大声喊道。

“不能下,这里是阴阳路,你下去后,你会被那些黑白无常拉着走的!”张爷爷尖声尖气说道。

那一刻,终于他不像个人了。

我张大嘴,我看他脸色真的很惨白。

他不是人,是阴魂!

我吓得魂不附体,不对,我感觉,我也不是人!

我咬我自己的手指,我的妈啊,不疼!

我死了,我死了?我那瞬间想哭。

“你害死我了?”我对他喊道。

“嘿嘿,只是灵魂出窍,我是卖药的,你爷爷也认识我,我的药很好的,你的巧乐兹里,有我下的出魂药,你出魂了,跟我走了,但是不算死,你在生死簿上死期不到,你得随我进了地府,你到了那边才能算死。”他奸笑道。

这个奸商,坏蛋。

我一把踢开轿子帘,跳了下去。

我的妈妈,果然是阴阳路。

一片凄凄惨惨,不见天日,很多人在那里走着,都是被黑白无常用铁链拉着,不管是美女还是帅哥,大汉还是老人,都是一样的凄惨的样子。

“你,哪里来的?”一个黑无常看到了我。

他粗大的铁链就要对我扔来,那个张爷爷出手一把拉住我,又把我拉上了轿子。

“快走!”他对轿夫喊道。

轿夫快速的往前,那个黑无常念了一句,“原来是牛工的人!”

牛工,谁啊?我纳闷。

我们的轿子快速往阴司大门而去,我虽然害怕,可是更怕被那些黑白鬼用铁链拉起走,只好无奈的在轿子上,往阴司大门而去。

阴阳界似乎走完了,前面应该是鬼门关了。

我看到一个高大的城门在那里,城门上下很多都是奇怪的人,穿着制服,他们不是人,是鬼差!

那些鬼差各种职务,各种角色,文官武官的都有,一个个很高大,比普通鬼大。

城门前,是一个铁索拉着的木桥,过了木桥,就是一个城门,进了城门,似乎就是阴司了。

远远看去,里面似乎很繁华,跟阳间的古城差不多,两边的店铺都很热闹,那些刚入阴司的人都会在这里吃点买点,当然,那些被铁链拉着的,也许享受不到,可是不对,我看到那些铁链拉着的,也在那里吃和买,当然,他们也给黑白无常鬼买单。

这算是贿赂吗?

我们这样的不是铁链拉进去的,当然更逍遥了,在那里坐着吃喝买,更是很高人一等的样子。

不过我突然发觉,那些房子,很多我都很熟悉,对,那样子,就是我在那书里学过的。

而且有些房子,我突然看到,上面有些题字,那样熟悉,和我经常看到的爷爷的题字差不多嘛。

我很好奇,也很纳闷,可是马上要上桥了,我知道上了桥就回不来了。

我不想进桥,再好都不能去啊,我很清楚,我要回去。

我突然一跳下了轿子。

我往后快速跑去。

我要走过阴阳界,回到阳间。

可是马上,我被几个鬼差拦住了,“哪里跑,以为这里是啥地方,是你说来就走,说走就走的地方吗,走走走,快进去,你这样算是逃犯,先让你走个刀山,下个火海再说!”

我心里大骇,这不就是完了吗,“爷爷,爷爷!”我突然大喊。

不知道爷爷在哪里,可是我的亲人只有他,我大喊起来,带着哭腔。

“喊爷爷没有用,爸妈都没用,这里只有阎王爷最有用,当然,县官不如现管,我们就是你最关键的人,你的死活在我们手里,你带了多少钱,哈哈!”他们悄悄说道。

我拿出了阳间的钱,“就这些,我赞起来买糖吃的。”

“不是这个啊!”他们摇头。

我想起了,他们说的是冥币,我没有啊,后悔了,家里本来不少,爷爷那里不知道为啥有很多冥币,当然那是特殊的钱,和活人烧给死人的冥币还不一样。

“那我没有啊”我说。

“没有,那好,我们抓你进去,走吧!”黑无常说道。

我大骇,”爷爷,你在哪里啊!”我大喊道。

我的大喊引来那些黑白无常的哄笑,还有那些门口站着的牛头马面。

一个黑白无常就上来把链子套住我,就要拉我走了。

我大哭起来。

这时,一个人从城里跑了出来,他很快来到城门口,往这里看。

他一看到我,啊了一声,跑了过来。

我在彷徨就惊慌中,还没多看,可是他已经来到我面前。

“伢子,是你啊!你咋来了!”他喊道。

这是爷爷的声音啊,我大喜,急忙冲向他,“爷爷,有人说要我帮他修纸扎的轿子,可是我修好了,他却非要带我来这里,说是以后随时帮他修房子,就是那个村子里卖假药的那个!”

“哎,伢子,那家伙心术不正,就是因为他卖假药,害了好些人,他才报应早死的,他死了,我怕他不能早日进阴司,留在阳间害人,就帮他扎了轿子,希望他早点来阴司,没想到人家还把他的扎纸都弄坏了,不让他舒服的来阴司,下次一定不和这样人多说话!”爷爷说道。

“是,爷爷,可是爷爷,这里是阴司,你也死了吗,爷爷啊,我们回不去了!”我突然想到啥,我大哭起来。

我和爷爷都死了,我们回不去了。

“傻孩子,没事,我回得去,你也回得去!”爷爷笑了,他对那几个黑白无常笑了下,“这是我孙子,被人骗来的!”

“原来是您老人家的孙子,失敬失敬,您孙子的扎纸也很厉害,那好啊,老爷子,下次带他来玩,我们家里的房子,您没空来修时候,让您孙子来,也一样啊,哈哈!”一个白无常急忙上前讨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