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少夫人又上热搜了 连载中

席少夫人又上热搜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桃慢慢 主角:甘幼蝉萧靖

《席少夫人又上热搜了》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甘幼蝉萧靖小说全文

《席少夫人又上热搜了》小说介绍

席少夫人又上热搜了》是最近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甘幼蝉萧靖,这本小说是作者桃慢慢的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甘幼蝉萧靖小说阅读。《席少夫人又上热搜了》这本小说讲述了:前世,甘幼蝉轻信他人,被人设计陷害,身败名裂,惨死异国他乡,重生归来,她手握各种技能,誓要让他们付出代价。黑料缠身的甘幼蝉高调回国,众人纷纷看热闹,看着看着,开始不对劲起来。“她竟是野外生存大师!”“新世纪女赌王实在太酷了!”“享誉国内外金牌编剧怎么也是她?”“上面的我都忍了,为什么她还是个黑客、厨子以及服装设计师。”“甘幼蝉,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们不知道的?!”甘幼蝉:“你们猜。”她拥有各种常人想都想不到的头衔,在各个领域毫无压力的跨界称神。记者问她最喜欢的是自己哪一个头衔。甘幼蝉微微一笑,摸着新鲜出炉的影后奖杯:“这个。”心机女配气到差点咬碎了牙。晚宴上。甘幼蝉被男人强势搂入怀中,不满的抱怨:“你最喜欢的,不应该是席太太这个头衔吗?”...

《席少夫人又上热搜了》小说试读

第7章

薄薄的毯子看上去没几分重量,裹在里面的女人亦是娇小纤细,看着就弱不禁风,但上官皓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没有一下将甘幼蝉拉起来,反而被对方强有力的一记擒拿手反压在了沙滩上。

弹幕上先是空屏了一会,然后**大军来袭。

——**?

——**?!

——**!!!甘幼蝉这手擒拿术用的很漂亮啊,练过的。

——上官皓看着高高大大,实际上这么弱?那一身腱子肉白长了。

——真的无语,甘幼蝉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对上官皓动手,上官皓也是气不过才想把她叫起来,她真的太冷血了,还不讲道理!

——喂喂喂,楼上的能不能讲点道理上官皓明明可以好好说,非要动手动脚,以为自己人高马大就能欺负女生,结果被人反压在地上,丢不丢人啊?

——不是我说,我来《野食野居》是看他们野营的,不是来看这些的好吗?**的乌烟瘴气!

——呸!晦气,不看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原本要去劝上官皓的三个人,连忙去劝甘幼蝉。

“甘幼蝉你先松手,上官皓没有恶意的。”赵子龙急的一头是汗。

“没有恶意?”甘幼蝉不仅不松手,反而更加用力往下压了压,上官皓发出难忍的痛呼,“有话可以好好说,是谁先要动手动脚的?”

焦平稳了稳心神,上前一步:“上官皓年轻气盛,有些冲动了,我代他替你道歉。”

见是焦平,甘幼蝉才给面子松开了手,用平淡的语气说:“伤口都已经给他处理好了,不打血清都没问题,我在国外的时候在亚马逊原始森林里住了半年,也被水蛇咬过,用的是同样的处理方式,现在我不还是好好站在这里,没什么好担心的。”

彭嘉对她说的话很好奇,“你在亚马逊原始森林里住了半年?那地方很危险,你是一个人吗?”

亚马逊原始森林是全球最大的热带雨林,被称为人类禁区,它的植被非常茂盛,99%的阳光都被这些植被挡在外面,地表几乎一片黑暗,森林里还生活着许多不常见的动植物,比如水晶玻璃青蛙,全身通透的皮肤,几乎可以看到它的血管,可是一旦被它咬了,瞬间就会麻痹死掉。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危险,里面没有信号,一旦迷失方向,是等不到救援,没有本事的人去亚马逊原始森林几乎就是白送。

“嗯。”甘幼蝉勾了勾唇,“我还以为自己会死在里面,结果活着走出来了。”

“难怪你对野外求生的各种技巧都很熟练。”赵子龙恍然大悟,“原来你是野外生存大师啊。”

上官皓揉着差点被折断的手臂,脸色铁青,不屑道:“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脑子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野外生存大师?要真的是,怎么会让萧靖被蛇咬?”

上官皓这话看着好像没什么问题,不少网友也纷纷表示赞同。

——我觉得上官皓说的没错,如果真的是,怎么会让萧靖被蛇咬?

——靖哥哥太可怜了,好心没好报,呜呜呜呜,心疼。

——导演组赶紧转播医院的情况,谁要看这些人啊!

——无语,这届网友的智商真不行,你们见过水蛇吗?没见过的话麻烦去百度百度,那么细一条,光线不好的地方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好吗!

——萧靖被咬的过程没有直播,但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萧靖和甘幼蝉之间肯定有一段距离,甘幼蝉没有发现水蛇接近他不是很正常?

——啥也别说了,甘幼蝉就是一扫把星,谁碰谁倒霉,哈哈哈哈哈!

......

正在此时,导演组切播了医院的画面,萧靖已经打完了血清,留在医院观察情况,他冲洗了一个澡,换上了医院的病服,躺在床上冲镜头微笑招手。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已经没事了,明天就能出院,希望我的粉丝们不要迁怒他人,就这样了,我们明天见,晚安。”

而在荒岛上的人也接收到了消息,萧靖已无大碍,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需要在医院待上一晚,没有其他情况的话,明天就能回到荒岛继续参加节目。

上官皓莫名觉得有些尴尬,萧靖没有事,这个消息让他刚刚的行为恍若一个智障。

他突然想起来,萧靖被人抬上快艇时,甘幼蝉曾经说过,她已经给萧靖简单处理过了,应该没什么事,只不过他对甘幼蝉有偏见,根本没把她的话当回事,自己在这里乱担心了好久,还被一个瘦弱的女生折着胳膊脸朝下压在了沙地上。

这一切的发生都被原原本本直播了下来,有几千万人目睹了这场闹剧,上官皓感觉这辈子的脸都被丢光了,自己竟然是个小丑!

甘幼蝉看了看三人,把毯子重新抖了抖,意味深长的问道:“现在我可以睡觉了吗?忙了一天挺累的。”

今天一天下来,甘幼蝉承包了所有人的吃喝,树上摘得,水里游的,地上爬的,都是她弄来收拾好,甚至还烹饪的很美味。

赵子龙尬笑:“当然可以。”

说完,他很狗腿的过去把甘幼蝉旁边坑坑洼洼的沙地扫平了,然后意外的发现被她当成枕头的背包下压着那把多功能军刀。

甘幼蝉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刀,随意解释:“在野外睡觉习惯了。”

赵子龙了然的点点头,人家可是在亚马逊原始森林待了半个月的狠人,在野外睡觉枕头下放把刀应该是为了以防夜里突然有野兽来袭时,能够及时作出自卫,没什么奇怪的。

彭嘉和焦平拍了拍上官皓的肩膀,把人半拉硬拽到火堆旁,然后让跟拍的摄影师去拍背影空镜,不录制声音。

“上官,你别放在心上,你也是因为着急,大家能理解。”焦平安抚性的说道。

彭嘉:“是啊,而且你也不打算进娱乐圈,没事的。”

道理上官皓明白,就是心里这个坎一时半会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