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毒妃成凰归来 已完结

傻女毒妃成凰归来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真爱未凉 主角:安宁璃王安茹嫣

安宁璃王安茹嫣小说已完结 《傻女毒妃成凰归来》无弹窗阅读

《傻女毒妃成凰归来》小说介绍

主角叫安宁璃王安茹嫣的小说叫做《傻女毒妃成凰归来》,它的作者是真爱未凉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入夜,璃王府一派喜庆,热闹非凡,今夜,是璃王迎娶安平侯府大小姐的日子,京城的王公贵族竞相道贺,恭贺着这个太子之位最得力的竞争者璃王喜得佳人!...

《傻女毒妃成凰归来》小说试读

安宁脑袋轰的一声,五指深深的掐入床单,她……他们竟然……汀兰苑是王爷在他们新婚后不久专门依着她的喜好重新修建的,那里有太多属于她的回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对狗男女竟然在属于她的地方过着他们的洞房花烛!

一口气血涌上来,一股腥甜在口中弥漫!

他曾说,只有她这样如幽兰一样的女子,才配得上汀兰苑,可现在那汀兰苑也不属于她了吧!他们弄脏的不仅仅是她的地方,更弄脏了她的回忆!

他怎么可以无情到如此地步!

“你想要的不仅仅是汀兰苑吧!”安宁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对上安茹嫣的得意的双眼,那双眼中包含了太多的欲望,怪只怪她太晚看清了!

安茹嫣不可置否,目光幽幽的转向安宁高高隆起的肚子,缓缓的伸出手,安宁猛地警惕起来,“你要干什么?”

“呵呵,妹妹,听说生孩子是很危险的,前不久宫里的一个嫔妃眼看着快临产了,可谁能料到,孩子竟然没生下来,那嫔妃也跟着没了……实在是可惜了!这要生下来,随随便便就能一门富贵,看来那嫔妃是没那个好命啊!不知道妹妹你的孩子……”安茹嫣触碰着安宁的肚子,嘴角微微上扬,丝毫没有掩饰她眼中的恶毒。

察觉到她的意图,森森寒意窜进安宁的四肢百骸,安宁下意识的想要避开,“你休想打他的主意,他是王爷的子嗣!”

“瞧把你吓得!我是你姐姐,你的孩子也算是我的侄子,我又怎么会害他!”安茹嫣移开手,看着安宁的肚子,这孩子是她的侄子不错,可终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这个孩子的存在对她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威胁!她又怎么会让一个威胁存在?

“颖秋,还不快帮我们的王妃接生,小王爷应该是迫不及待的想出来呢!”安茹嫣淡淡的吩咐,微笑着看着安宁,但那笑容在安宁的眼里,却比那恶魔的利爪还要恐怖,“你放心,颖秋懂得如何接生,保证不会让你有什么痛苦!”

颖秋领命,凤儿意识到不对劲儿,正要上前,却感觉到脑袋被重重的一击,顷刻便倒在了地上……

“啊……”阵痛再一次袭来,安宁看着倒地不起的凤儿,看着安茹嫣,苦苦哀求,“求你别伤害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王妃之位,王爷……所有的一切我都给你……我只要孩子……求你……别伤害他……”

安宁已经顾不得许多,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保护孩子!她不能让她的孩子受到丝毫的伤害!

可安茹嫣却对她的哀求视而不见,冷哼一声,原本笑着的脸顿时变得狰狞,双手狠狠掐住安宁的脖子,“你死了,所有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

安茹嫣眼里燃烧着疯狂,“八年前将你推入湖中,没有淹死你,今天看你还怎么逃得掉!幸亏你醒了之后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情,我们为你编织了八年的谎言,现在让你知道了也无妨,你死了,正好去和你那短命的亲娘作伴!”

这句话好似一把钥匙,打开了安宁的记忆,脑海中,不断有许多画面闪现,熊熊燃烧的大火……垂死挣扎的娘亲……冰冷的湖水……还有那个等她的少年……

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起来了!每一个画面都足以让她震惊!

原来……原来她口口声声叫着的娘亲不是她的亲娘,而是她的杀母仇人!是她!是她烧死了她的亲娘,而她只能看着娘亲的挣扎,只能将恨与仇恨埋藏在心底,她曾发誓要亲自为娘亲报仇,可是……

一切都走偏了!安茹嫣那次没淹死她,却带走了她的记忆,她忘记了仇恨,忘记了发过的誓,还在谎言中足足生活了这么多年!

所有的真相一一涌现,一口鲜血猛地涌上喉咙……此刻,恨在心中交织汹涌,老天到底给她开了一个怎样的玩笑!

她恨!她恨不得杀了那些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我安宁……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安宁坚定的宣誓,只是她的话在安茹嫣眼里,却只是一个笑话。

“我安茹嫣可不怕什么鬼!妹妹,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会抢过来,可将军即便是娶了我,也依然对你念念不忘,临死之时都叫着你的名字,我恨!所以,我勾引璃王,我要让你的一切都变成我的!这下好了,你死了,就没人再和我抢了!”安茹嫣疯狂的大笑,笑得狰狞。

安宁的记忆定格在那个少年身上,下身好似有什么东西如决堤了一般,不断的往外流,她感受到肚子里的那个生命在渐渐的消失!

听着安茹嫣的笑在耳边回荡,所有的恨凝聚在一起,在心里翻滚沸腾,负心的丈夫,虚伪的后母,狠毒的姐姐……

她发誓,若有来世,她定要让这些负她害她之人血债血偿!

深夜,烛光微颤。

昏暗的房间里,女子专注于手中的针线,一针一线来回穿梭,精致的缎面上,栩栩如生的牡丹花已见雏形,坐久了的她,背脊有些僵直,女子微微皱眉,捶了捶肩,舒展了一下身体,看了看时辰,又立即继续埋头忙了起来,这幅‘牡丹争艳’她必须快些完成,不然明天在牡丹宴上,姐姐就不能将它拿来献给皇后娘娘了。

牡丹宴在东秦国的上流社会极受推崇,皇后娘娘还会亲自设宴,邀请上流社会已经成年的贵女一同庆贺,安平侯府的五个小姐中,只有大小姐已经及笄,有资格参加这次宴会,但……女子想到姐姐对自己说的话,绣得更加专心细致。

她离及笄还有半年时间,多亏姐姐在皇后娘娘面前说了好话,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替她讨了一张邀请帖,她才能有机会参加生平第一次的牡丹宴,姐姐对她这么好,她更加要为姐姐绣好这一幅‘牡丹争艳’,若是能让姐姐在皇后娘娘面前露露脸,得到皇后娘娘的青睐,那就更好了!

女子甜甜的笑着,那笑容竟比锦缎上的绽放的牡丹还要灿烂明媚。

猛地,指尖一阵刺痛,钻心蚀骨,女子看着指尖渗出的血染红了雪白的锦缎,在牡丹花旁晕开一团,格外妖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