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仙邪神 连载中

封仙邪神

分类:武侠仙侠 作者:009 主角:王飞吴长海

王飞吴长海小说 封仙邪神最新版阅读

《封仙邪神》小说介绍

《封仙邪神》是作者009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讲述主角王飞吴长海的故事,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小说简介:他救了一位神秘人物,踏入了修仙者行列,医仙双修。数万年之后,灵气越来越淡薄,卡在筑基期的王飞见升仙无望,师傅也因遭遇天魔劫魂飞魄散,回归都市,为振兴落魄宗门卷入江湖仇杀,凭借万年神通真力,战无不胜,快意恩仇,带领宗门冲上人生巅峰,顺便寻求飞升仙界之道。...

《封仙邪神》小说试读

第13章一只鞋子

三元门内,主要道路一旁树杈上挂着红灯笼,发出来朦胧的光芒。

安东阁等人早已休息,现在是深夜凌晨一点。

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风在吹着树叶,发出来哗啦啦的声响。

天上没有月亮,有星星。

一个人沿着黑漆漆的墙角,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三元门后院,四下看了看,没发现附近有人,纵身一跳,从院墙上跳了进去,落地无声。

老马轻功不错,遇事沉着冷静,这也是他深的吴家家主喜欢的原因,但是他生性淡泊,不爱凑热闹,也不想当官,所以给吴家喂马看管东院马棚。

墙边草丛中,有飞虫发出来轻微的叫声,却十分响亮。

老马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手中握着一把短刀,刀没有出鞘。

他抬手摸了摸怀内的包,包里有蘑菇毒片,他要按照计划,把这个蘑菇片放进三元门掌门人的茶杯里或者水缸里,这种蘑菇毒片早已被研磨成粉末,只需要指甲点的粉末,就让人在一盏茶的时间内死亡,而且没有解药,这也是西域蘑菇毒片的霸道之处。

老马悄无声息的走向三元门的后院住处,来到一间屋子后面,从敞开的窗户上听见里面传来的轻微的呼吸声,他缓慢的抬头,借着星光,看见屋内躺在床上的人的脸,辨认出来是安东阁的脸。

三元门三个废物门徒,老马都认识,并且心里还隐约同情他们的处境。

老马朝前走去,挨个房间看。

看过所有的房间之后,老马也没有找到新来的三元门掌门人王飞。

他犹豫了会,决定去前面院子看看。

老马从屋后黑影中走出来,迅速闪入前面一棵大树后,一对精灵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动静,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才顺着一排大树前进,来到前面一排房屋墙角处,蹲在阴影中观察周围的动静。

三元门前院比较宽大,有亭台楼阁,有小桥流水,还有各种各样的鲜花和许多树林。

老马看过这些之后,都没发现有人,这才一闪身,钻进一旁一间屋子里。

屋内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物体。

老马在屋内稍作休息,然后来到后窗,透过窗户向后面看了会,后面没有人,只有一排排的大树和许多的怪石。

一道黑影从树林中晃了一下。

老马心里吃了一惊,非常紧张,握着刀鞘的手,已经**长约三寸的短刀,这个一把非常锋利的短刀,闪着黑漆漆的光芒。

树林中黑影又闪了一下,似乎有人。

老马额头上冷汗出来了,他今晚上来的有些着急,心里埋怨老高和吴南家主。

难道对面树林中的影子,就是新来的三元门的门主王飞?

难道自己的踪迹,被王飞发现了?

以老马的武艺水平,是打不过王飞的,宗师都不是王飞的对手,何况是他这个半步宗师?

正在紧张的时候,树林中跳出来一只小花猫,喵喵的叫了几声,跑到远处去了。

老马深深地吸了口气,放松下来,全身已经出了冷汗。

过了大约几分钟时间,老马听到前面大门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他急忙来到前面,透过前面窗口看着外面大门。

风轻轻地吹着道路一旁的树叶,天上星星撒下来朦胧的光。

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年轻的男子走进来,穿着青衣,顺手关上了大门,然后慢悠悠的经过老马躲藏的屋子,去了后院。

老马立刻紧张起来,手中握着短刀抬起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走远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正是他要寻找的对象王飞。

王飞去找罗家小萝卜之后,又去了附近的一家酒馆,在酒馆里喝了一些酒,吃过一些牛肉,然后高高兴兴的走回来,回到三元门。

老马出了屋子,跟随在前面的王飞后面,远远地看见王飞走进后院一间屋子里,他跟着走过去,去了后面窗户下面。

王飞点燃了油灯,收拾了一下床铺,躺在上面睡觉,不多会就发出来打鼾声。

老马直起腰来,慢慢的抬头向里面看。

王飞没有吹灭屋子里的灯,他躺在床上像个死猪一样。

在王飞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粗制陶瓷茶杯。

这正是老马的目标,他要把一点毒粉末放在茶杯里。

桌子上的油灯虽然非常昏暗,但是在老马的眼里却非常明亮。

老马要想进入屋子放毒,必须先熄灭这盏灯。

老马慢慢的伸手,从怀中掏出来一根细小的银针,他比较擅长发射暗器,手抬起来,微微一抖,一道银白色的光飞入屋子里,正巧打在油灯灯芯上,油灯熄灭了,屋子里一片漆黑。

老马留意躺在床上的王飞动静,没有发现异常,王飞打出来鼾声如牛。

等了一会,老马见屋内没有动静,掏出来毒粉包,看看四周,从敞开的窗户上纵身一跳,就到了屋子里,他站在窗前没有动,观察王飞动静,只要王飞已有动静,他马上跳出去。

王飞看上去没有任何反应,还是鼾声如雷。

老马蹑手蹑脚,走到了桌子前面,一手提起来茶壶盖子,一手拿着毒包,手腕轻轻一抖,毒粉已经掉入茶杯中,然后轻轻地盖上盖子,他立刻转身就走,到了窗前,轻轻地纵身跳了出去。

外面起了风,呼呼的风声,席卷着地上的灰尘。

树叶发出来更大的声音。

老马快速的到了墙角,就要翻身出院子,完成他的下毒任务,这个时候却感觉有一只手轻轻地在他后背上拍了一下,他心里吓了一跳,出于本能,握着短刀的手,挥手横扫后面,接着转身,没有看见任何人,只有被大风吹起来的灰土。

他揉了揉眼睛,确信没人之后,深吸一口冷气,虚惊一场,纵身后跳,到了院墙上,就像一只轻柔的小鸟,他的轻功非常高,自认为天下没人能超过他,脸上带着狞笑,转身落在地上,飞速的超前跑,跑了十几米之后,感觉脚底发亮,硌得慌,停下来低头看,惊愕的发现右脚没了鞋子,他十分纳闷,出来的时候明明是穿着鞋子的。

老马转身回去找,在短短十几米距离内,没有找到鞋子,心里十分迷惑,只好赤着一只脚回吴家。

回到吴家,老马看见老高正在前院着急的走动。

老高见了回来的老马,知道事情成了,高兴地上前拉着老马的手,道:“走,家主等着你喝酒。”

老马也不推辞,跟着老高来到了家主房间。

这里非常温馨,摆放着一张简易桌子,桌子上放着八个小菜,还有一壶美酒,几个酒杯,吴南最漂亮的小老婆小红子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吴南笑道:“老马,坐,我们喝酒。”

老马答应着,坐在桌前凳子上。

小红子伸出来白皙如玉的小手,拿起来酒壶,走到了老马身边,笑着道:“老马,别客气,喝酒。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醉花雕。”

老马嗯了一声,脑袋有些晕,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老婆死了,再也没有续弦,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叫马晓雨,跟着金剑南学艺,和吴大公子是一个师傅。

吴南端起来酒杯,和老马以及老高一起碰杯,喝了酒,拿起来桌子上的筷子,道:“吃菜,不多说话,我知道老马的脾气。”

老马不喜欢说话,点点头,也拿起来筷子夹菜吃。

吃饱喝足之后,老马谢过家主,出了卧室,回到自己院子,查看了马匹,又喂了一些草料,然后才进屋休息睡觉,他实在是太累了,一躺在床上就睡熟了。

一个人影从开着的窗户上飘进来,就像一片疾风中的树叶。

到了第二天早上,老马打着哈欠起床,惊愕的发现丢失的鞋子放在床前,他吓得全身出了一身冷汗,以为昨夜遇见了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