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求婚钟筱皖 已完结

第一章求婚钟筱皖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默桑桑 主角:钟筱皖易宁远

《第一章求婚钟筱皖》无删减阅读 钟筱皖易宁远小说已完结

《第一章求婚钟筱皖》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推荐——《第一章求婚钟筱皖》,由网文大咖“默桑桑”创作编写,小说以钟筱皖易宁远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他是冷酷无情的多金总裁,她是身份成谜的倔强助理。一个契机,相逢相知,几番碰撞,遍体鳞伤。过去与阴谋交织,爱与恨纠结,他们还有多少被遗忘的过往?......

《第一章求婚钟筱皖》小说试读

小寻离家出走了,钟筱皖也跟着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

小寻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绊。

从她醒过来,小寻就长在她的身上,到一朝分娩,小寻就是她空白人生的唯一。是小寻填满了她的一切,而如今小寻不见了,她的人生再次被抽空了,土崩瓦解,世界崩塌殆尽了。

已经三天了,还是没有找到小寻的踪影。

陈以默带着她去警察局报了案,邻居们纷纷前来表示安慰。有人说,像失踪小孩这种案子一旦发生,就很难再找回孩子了。

孩子十有八九是被拐走了。

也许被卖到偏远山区去了,也有说可能被非法组织抓去卖器官……听到这些话的时候,钟筱皖都会歇斯底里的嘶吼出声,将那些人臭骂一顿。

她的小寻才不会发生那种事情!她的小寻现在一定还好好的!

“请问你有看见这个孩子吗?他叫小寻,是我的儿子,请问你有看见过他吗?”钟筱皖打印了很多小寻的照片,贴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又拿着传单和照片满大街的拦住行人询问。

“没见过!”行人冷漠的拒绝走开。

钟筱皖一点也不气馁,忙又拦住另一个行人询问。

她就像是被打了鸡血,浑身充满了能量,不知疲惫,不知饥饿,就这样一直战斗着。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守着仅有的希冀,一直战斗。

只有陈以默知道,钟筱皖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几天下来,她整个人清瘦得不成样子。这些天她不眠不休,不曾合过眼,只顾着在大街上寻找小寻。

“筱皖,你别这样。你先吃点东西好吗?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

“我没事,我可以的。”钟筱皖越开陈以默,眼神不曾一刻在陈以默身上停留。她心如刀绞,满心都被小寻占据了。

如果她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一定不会选择这样的道路!

如果她知道她会失去小寻,她怎么会选择和陈以默在一起?

“筱皖,你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你听我的好吗?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小寻的,我答应你,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不要你管!”钟筱皖把陈以默手中的粥打翻在地。“你为什么不让我找小寻!小寻是我儿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能不能不要管我,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她摁倒情绪已然崩溃,在这个时候,不管站在她面前的是谁,她都会朝对方开炮,更何况是陈以默。她这一声吼,瞬间令她强忍了几天的情绪彻底崩塌,她再也控制不住,蹲下身去,嚎啕大哭起来。

“筱皖……”陈以默有些受伤的看着钟筱皖。“我知道你很难过,小寻不见了我也很难过啊。我们都不想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如果你不振作起来,你把自己累垮了,小寻怎么办?你希望他回来的时候看见你这个样子吗?”

她钟筱皖不是一个轻易在别人面前表现软弱的人,可是这一刻,她真的撑不住了。

她以为她可以的。

可是事实证明,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她是一位母亲,没有任何一个母亲可以忍受和自己的骨肉分离。

“是我错了。”她小声的啜泣着。“我不该不顾小寻的感受。”

她现在的悔恨又有谁懂?

“我只想着我自己!可是,我现在才发现,我根本不能没有小寻!小寻他是我的一切,他就是我的唯一!你明白吗?从我拥有记忆以来,小寻就和我在一起,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而我却把他弄丢了。”

“我每天看见路边乞讨的小孩,那些手脚残疾的孩子,我就心惊胆战。我夜里不敢睡觉,我怕我的小寻也会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我怕他会遇到坏人,我怕他正遭遇危险。如果所有的痛苦需要一个人来承受,我只希望由我一个人来承担,不要让小寻来承受!”

“筱皖……”陈以默蹲下身去,疼惜的望着钟筱皖。

这个女人从来都是包裹着一层坚硬外壳的,他何曾见过她如此脆弱的模样?人的一生中总是世事难料,就好像他不知道何时爱上了这个女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放不下这个女人。

一心想要和她牵手共度一生,他什么都不求,为什么却连这个简单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呢?有的人从生下来就拥有了一切,而他,却要拼尽全力也未见得能够得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不公平。

而这个时候,他还能够做些什么?

他的手刚要放到钟筱皖的头上,却被钟筱皖挥开,躲避开了。她如同看见了瘟疫,唯恐避之不及。却在刚起身的时候,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筱皖,筱皖!”陈以默连忙将钟筱皖扶了起来。

几天的不眠不休,钟筱皖终于撑不下去晕厥了过去。

这是一场命运的捉弄还是注定会产生的结局,陈以默说不出个究竟,只是心有不甘,恨这种无情的嘲弄,令他和钟筱皖走向了这样的结局。

“筱皖,你就这样想逃开我吗?我就那样令你避之不及吗?”医院病床上,他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钟筱皖,出神的说道,像是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之中。

钟筱皖回避的种种举动都在他的脑海上演,他的心像是跌入了深渊,没有回响,没有坠落,也没有结局。

突兀的手机**打断了他的深思,见到上面的来电,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又下意识看了眼病床上的钟筱皖,起身走出了病房。

“喂。”声音冷冽如霜,没有丝毫的温度。

“好久不见啊,陈以默。”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妖媚男人的声音,陈以默的眼眸掠过一丝慑人的锋芒,似带着致命的危险。

“你想说什么。”单刀直入,简短明了。

记得他曾经说过,如果可以,他们最好这一辈子都不要有任何联系了。

“哈哈……”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尖利的笑声,一阵阵如挥之不去的魔咒。有些事情一旦沾染上,就像是水蛭,一旦沾上了皮肤,除非剜肉剔骨,否则只会任由吸干身体的每一滴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