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重生成团宠 已完结

废后重生成团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云卷云舒 主角:凌婳月慕容止

《废后重生成团宠》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废后重生成团宠》最新章节目录

《废后重生成团宠》小说介绍

火爆全网的古代言情小说《废后重生成团宠》,主人公是凌婳月慕容止,该篇小说是作者云卷云舒呕心沥血之作,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凌婳月慕容止小说精彩节选:前世,她后位被废,落入冷宫,含恨而终。这一世,她重生到权倾天下的嫡女身上,成了团宠。蒋军老爹:“看中哪个美男了,爹给你抢来,反正打架,没人能赢咱们。”权倾天下的权臣:“走,跟我去吃喝玩乐。”野心勃勃的藩王:“本王突然对天下不感兴趣了,对你感兴趣。”世子爷:“就算你成亲了,我们的婚约,依然作数。”俊美国师:“我回心转意了,来侍寝。”渣帝:“我好像爱上你了。”小太子:“等本宫继承了皇位,送给你。”.........

《废后重生成团宠》小说试读

第20章

忘尘惊得后退两步,他身边的小沙弥已经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阿弥陀佛。”

本还算健壮的忘尘,一时之间,好似苍老了许多。

潜心侍佛十几年,到头来,却仍旧无法阻止这场杀戮。

罢了,罢了,何必还要留恋尘世间。

“殇儿,这是你母亲的地方,你脏了它。”那声音,很轻很轻,无力而又凄凉。

秦殇却望着眼前修罗地狱一样的大殿,唇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每当嗅到这样的血腥味,他便觉得兴奋,这是每个深处宫中的人都会有的感觉。

只是,忘尘的话,让他怔了一下。

“也罢。”忘尘蹲下身,扶起昏迷的小沙弥,口中呢喃而语,“你我缘分到此为止,施主从此以后,不要再上寒山寺了。”

纵然是她的儿子,也再无相见的必要了。

秦殇猛地从方才的兴奋中回过神,忘尘已拖着无力蹒跚的脚步,扶着小沙弥离去了。

而那救了他的女子,也早已没有了踪影。

顿时,一股孤单感席卷而来。

他看看自己身边,除了残肢断臂,就是那仍旧手中鲜血的暗卫,到处都是冷飕飕的寒气,唯一一丝温暖,也消失了。

突然觉得,好寂寞。

“主子…”暗卫首领上前,秦殇问道:“小罗和风于潇呢?”

暗卫首领低头恭敬回道:“回主子的话,我们来的时候救了小罗,风将军受了重伤却无性命之虞。”

“查查,这是谁的手笔。”冷然的声音,比春日夜晚的寒风还要冷上几分。

“是!”

秦殇多少还是顾及自己的母亲的,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让自己的人,将整个大殿和寒山寺打扫干净。月上枝头的时候,所有尸体和残肢断臂都不见了,那逐渐干涸的血迹也被清扫干净,只是,浓重的血腥气,在这小寺中弥漫了许久,都不曾散去。

今晚的月色不错,**的月儿挂在黑幕之中,宛若一轮圆盘,清凉如水却又带着美丽无比的光辉,月色小,黑暗中盛开的桃花依旧美丽,这里宁静的仿佛是未被尘世打扰的仙境。

白色人影静静站在桃树下,抬头仰望天空中那皎洁的圆月,身上染了圆月的光辉,月华缓缓流淌,他竟比那圆月还要清冷上几分。

身后,脚步声由远及近,才在馨香温软的桃花花瓣上,轻快好听。

慕容止缓缓转身,笑容淡淡的挂在唇角,“郡主的事,都完了么?”

凌婳月点点头,月色下,她容颜妖娆绝美,妖精一般,就连那笑容,都蛊惑着人心,“让你久等了,我们可以下山了。”

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不错。

她没想到,再见他,能那么的平静,没有狂乱的爱意,只有漫天的恨,可是就连很,她都能很好的隐藏起来,连一向多疑谨慎的秦殇,都丝毫没有察觉。

慕容止朝她走去,脚下激起花瓣飞扬,走了几步,在距她两三步的距离,却停了下来。

凌婳月挑眉,“怎么了,莫不是你舍不得这桃花林?”

慕容止低头,看着脚下,映着月光的桃花林,地上一片粉色,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是有些舍不得。”声音浅淡,风一吹,便散了。

“你若是喜欢,以后我们可以经常来。”寒山离得并不远,不是吗?

慕容止回头,望着那美丽的桃花林,微微摇头,惋惜的说道:“不,再也见不到了,这样美丽的地方。”

“怎么会见不到,桃花年年开的。”凌婳月只觉得,他有些更加清冷了。

慕容止忽然抬头,对上凌婳月的双眼,一双凤眸微微含着让人看不清的神情,他说道:“被这血腥气沾染了,这样的美景,再也看不到了。”

凌婳月的笑容,僵在脸上,他那苍凉的眼神,让她的心口一跳,随即语气不善的说道:“你又要让我放弃报仇?”

慕容止微微摇头,“我恐怕仍旧影响不了郡主。”

“那你为何?”凌婳月方才的好心情一扫而光。

“郡主可知道,那些杀手最后的下场都是什么?”他本不是心善之人,却终不忍看着她被心魔控制。

凌婳月倏地转身,高傲的背影背对着慕容止,“死,我从一开始便知道。”

坚定的眼神带着不容置疑的信念。

“那郡主可知道,他们死的何其凄惨?”凌婳月的背影一怔,慕容止清凉如水的声音淡淡传开,“幸运的,一剑毙命,不幸的四肢俱断五脏分离,更甚者,还有被活活千刀万剐致死,郡主,这些就是你想要的吗?”

凌婳月沉默了,脚下寒风骤起,桃花纷飞,寒凉的夜色中带着无尽的悲戚。

“或许郡主,一开始便已经想到了,他们会残忍的死去。”夜风将青丝吹乱,一缕发丝缠上了慕容止的脸庞,他却毫不在意,定定的看着凌婳月,声音浅淡却残忍。

“天底下,对秦殇最了解的人,恐怕莫过于郡主了吧,你熟悉他,熟悉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所以你安排了这场刺杀,你知道他们三人的武功敌不过那些杀手,你知道他的侍卫会为了救他而逃窜,你更知道秦殇所逃的方向一定会是寒山寺,所以你便在此等他,郡主,你算无遗策,又怎会不知以秦殇的性子,那些杀手会死无全尸,那么郡主,你埋下的种子,够了吗?”

月光下,他目光凝重,声音低沉,她发丝飞扬,面色不郁,脚下花瓣纷飞,卷起衣袂共舞,如此良辰美景,却透着丝丝的凄冷。

凌婳月有些惊讶,她的计划,从未对慕容止说过,今天让他跟着,只是掩人耳目而已,他却在短短的时间内,将她的计划详尽叙述,就好像,他们商量好的一样。

心中赞叹他心思缜密的同时,也在暗暗心惊,若他不是身边人而是敌人的话…

她不知道,只是转念间,她的眼神中已带了防备,慕容止看的清清楚楚,不免微微叹息了一声。

“罢了,郡主终是不信我。”所以从不肯对他敞露心扉。

凌婳月转身欲待离去,轻柔坚定的声音却传了过来,“我自然不信你,因为你一直都在阻止我。”而且,他的身份成谜,让她很是顾忌。

以他的聪慧和才智,不可能一点声明都没有,就算不是秦越国之人,在其余国家,这样的男人也必掩不住光辉,怎么可能查不到丝毫的信息。

若不是他隐藏的太深,便是,他是一个连她都触及不到的高度的人。

慕容止上前两步,转到她的面前,定定的看着她,眼神清澈却仍旧带着淡淡的光芒,“我并不是阻止你,只是不想,你被心中仇恨蒙蔽,终此一生只为了仇恨活着。”

“我不会。”凌婳月坚定的说着,“只要我报了仇,便能开心的生活,和我的儿子一起。”

慕容止抿唇不语,夜风吹起他的衣角,白色衣衫沾染着月华的光辉,更加的显得凄冷。

“既然如此,那我助你。”微风又起,本就浅淡的话语,被吹散在细风之中。

“你说什么?”凌婳月只看到他的唇角动了,却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慕容止却微微摇头,“没什么,我说天色不早了,我们该下山了。”

两人并肩而行,月色下的身影,拖得长长的。

“郡主,今晚为何不干脆杀了秦殇?”

凌婳月苦涩的说道:“要杀他谈何容易,况且我说过,我就算报仇,也要找一个最好的办法,保证将军府和你们的安全。”

慕容止脚步顿了一下,仍旧跟上,“依我看,若要让一个人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拿走他最重要的东西,秦殇最重要的,便是皇位。”

皇权至上,有了皇权,便能保证一切。

凌婳月突然停下脚步,怪异的看着慕容止,“容止,你是在帮我吗?”

慕容止笑容浅淡,大方的承认,“郡主似乎不高兴?”

“不是…没有…”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郡主放心,我说过,我从来不会伤害郡主。”慕容止明白,他必须打消凌婳月的疑虑,否则她永远都不会信任他。

“你若事败,我必将受到牵连,郡主就当我在自保好了。”

慕容止率先离去,留下仍旧思索的凌婳月。

信任,是需要时间的。

月色如水,漆黑的桃花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寒山寺那浓重的血腥气,却被这桃花香带风吹散的时候,淡了不少。崎岖山路上,谨慎而行的两个人影,心中千丝万缕缠绕。

对凌婳月来说,今日之事全都在她计划之内,却出人意料的顺利。本不想这么快再见秦殇,可慕容止告诉她,只有王灵止,是不够的,况且王灵止心思本就不纯净,绝不会甘心被人利用,所以最保险的办法,还是自己出马,凌婳月听从慕容止的意见,临时改变了计划,而慕容止,也只是知道她要利用王灵芷而已,并不知道她的详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