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 连载中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芝芝莓莓 主角:白嘉妤俞祁轩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白嘉妤俞祁轩小说阅读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由芝芝莓莓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嘉妤俞祁轩,书中主要讲述了:母亲突然病逝,父亲火速再娶,她被打发乡下。原本在乡下和亲亲师父种花养草,学习中医,十分惬意。没想到一通电话,她嫁给了举世皆知的病弱贵公子俞祁轩。好嘛,正和她意,调查母亲死亡真相,打脸渣男贱女,日子那叫一个风生水起。不过她这个老公哪里病弱了!谣言,都是谣言!明明这么身强体壮!诶诶诶,你别过来啊!俞祁轩一把搂过这个女人,轻咬着她娇嫩的脸蛋,“我的。”...

《婚婚欲醉:豪门娇妻是大佬》小说试读

直到录音放完,身后骤然响起几声稀稀落落的掌声,白嘉妤才猛的反应过来。

她心脏漏跳了一拍,倏然回过头,绷直了后背以戒备的姿势看向声源处。

这段录音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就功亏一篑了。

“虽然不知道你又在打什么算盘,但这算计人的本事,白小姐是一点也不输给你那个继母呀!”

俞祁轩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此刻有些慵懒的靠在门框上,好整以暇的盯着她。

白嘉妤皱了皱眉,她听得出来,俞祁轩在拿这件事打趣她。

她放松下来,抬头勾起一个礼貌得体的笑容。

“礼尚往来可是传统美德,吴彩凤挖空了心思送我一桩大礼,我还回去不过分吧?”

直觉告诉她,俞祁轩不会戳穿她,他没有掺和别人家事的恶趣味。

但俞祁轩显然也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真不好意思,撞破了你的回礼,不过……我可不是什么能守得住秘密的人。”

俞祁轩轻微侧了侧头,似乎今天心情不错,他病态苍白的脸色也跟着好了很多。

此刻迎着阳光斜斜靠在门边,竟分外俊朗温润,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白嘉妤只得又把那抹笑容加深了一些,把柄被人捏在手里,不得不低头。

“我前些天才刚给你治过头疼,俞少爷可不带翻脸这么快的!这样吧,你提个条件也行,只要我能满足的绝不推脱!”

俞祁轩笑了笑,这丫头聪明的很,她明明看出来自己无意为难她,才那么大言不惭的让他提条件。

他摆了摆手,拢了拢风衣从门口进来。

想起方才白甜橙说拿走了她的黑卡,又在快要经过白嘉妤的时候顿住了脚步。

“白家的事,你自己注意分寸就好,我没什么可掺和的,有什么事情及时跟我商量,我来解决,这张卡你拿着。”

他从钱夹里取出一张黑卡,和上回那张几乎一模一样,随手塞进白嘉妤手里。

这家伙……是黑卡自助机吗?

白嘉妤丝毫没推脱,手里有钱办起事来总要简单一些。

更何况,她也不是白拿钱。

俞祁轩头痛的毛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不但急不来,也无法单靠药物医治,所以她前期的疗程里,针灸**起主要作用。

白嘉妤把药方推到俞祁轩面前的时候,他正端坐在书桌前,对着电脑敲打。

“只要按照我的治疗方式来,你的头痛一定能治好。”

她话说的笃定异常,像个行医多年的老医师。

可明明是个才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俞祁轩愣了一下,没看她递过来的药方,白嘉妤接手之后,俞祁轩的头痛症确实轻了很多。

“我相信你。”

俞祁轩说完,眼神又落回了面前的屏幕上。

白嘉妤的指尖微微顿了顿,她对自己的医术向来非常自信。

只要她想,世上太多疑难杂症治好都只是时间问题。

但俞祁轩的那句“相信”,还是让她心里似有一点温暖的东西破土而出。

……

跟着白嘉妤的疗程走了几天,俞祁轩的头痛好多了,气色恢复一点,心情自然也好。

最开心的莫过于俞佳妍了,她跟爷爷一样,都很记挂哥哥的病。

自从嫂子来了之后,哥哥的病明显好了很多。

俞佳妍对白嘉妤的喜欢也明晃晃露在外面,谁都看得出来。

白嘉妤刚给俞祁轩针灸完,俞佳妍就蹦蹦跳跳跑了过来,抱着她的胳膊,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嫂子,爷爷寿宴马上到了,嫂子有空陪我去买几件衣服么?”

“好!”

小丫头挺好,白嘉妤打心眼里喜欢,嫁过来之后听闻前几日俞佳妍,这一次正好也给她买个礼物。

小姑娘今天兴致满满,一路上喋喋不休的拉着白嘉妤聊天。

“哥哥头痛起来谁都治不了,就算吃了药,还要疼好大一会儿,嫂子你也太厉害了,才刚来了几天,哥哥就好多了!”

俞佳妍托着下巴,一脸崇拜的盯着白嘉妤。

白嘉妤失笑,她身边还从来没有这么个像俞佳妍一样活泼可爱的小丫头,还满眼放光的把她当成偶像。

一直到了商场,俞佳妍的碎碎念才算停了下来。

白嘉妤带着她逛了一会儿,礼服还没选好,小姑娘看着展柜里闪闪发光的项链走不动路了。

“嫂子!这个好漂亮啊!”

白嘉妤看过去,发现白嘉妤说的东西是个粉宝石的吊坠,价格不菲的粉钻镶嵌在链子上,闪的耀眼。

白嘉妤还没问她喜不喜欢,俞佳妍突然有些难为情说想去方便一下。

“去吧。”

白嘉妤看她进去,转身走进店里,看向柜台里价值不菲的项链,对柜员说道:“你好,麻烦把这条项链拿出来看看。”

导购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闻言斜着眼瞪着白嘉妤,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

“拿出来你弄坏了怎么办?瞧你这一身穷酸样儿,买得起吗你就看?”

眼前的柜员并没有开口,说话的声音却是从身后传来的,白嘉妤转身就看到打扮精致的白甜橙。

白嘉妤的视线随着白甜橙进来又重新落到项链上。

白甜橙见她不说话,自以为占了上风,嘴角尽是得意。

柜员在一旁,上下打量着两人,白甜橙一身香奈儿小白裙套装,提的包包也是限定款。

相比较于白嘉妤普普通通的装扮,明眼人一下子就分得出个中好坏。

柜员看着白甜橙的眼神都冒精光了,看着白嘉妤的神色十分鄙夷:“这位小姐,这条项链十分贵重,如果不买,怕是看不起的呢,一旦损坏我怕您赔不起。您如果真的喜欢,我可以给您先结账。”

白嘉妤扯了扯嘴角,笑容冷漠中带着些许嘲讽,偏偏柜员和白甜橙没看出来。

见她迟迟不刷卡付钱,白甜橙笑的更加花枝招展了,她就知道白嘉妤打肿脸充胖子。

“白嘉妤,既然没钱,就不要来这种高档地方来丢人现眼了。”

白嘉妤嘴角牵扯出一抹淡然的笑容,琉璃般的眼睛折射出狡黠的光,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来,不急不缓的在指间把玩。

“我什么时候说没钱了。”

看到那张卡,白甜橙几乎一下子就认出那是张额度不限的黑卡,因为上回她从白嘉妤身上拿走了一张一模一样的卡。

柜员先是一愣,而后眸子里迸发出贪婪的光,谄媚讨好的凑上去:“小姐,我马上帮您把项链包起来。”

其他柜员纷纷投来羡慕的眼神,这一单的提成可比她们一个月的工资还要多呢。

柜员麻利的包装好项链送到白嘉妤面前,白甜橙脸色极为难看,忍不住说道。

“谁知道那卡是不是假的,卡里有没有钱还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