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重生成团宠 已完结

废后重生成团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云卷云舒 主角:凌婳月慕容止

凌婳月慕容止云卷云舒_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凌婳月慕容止)

《废后重生成团宠》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废后重生成团宠》是云卷云舒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婳月慕容止,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后位被废,落入冷宫,含恨而终。这一世,她重生到权倾天下的嫡女身上,成了团宠。蒋军老爹:“看中哪个美男了,爹给你抢来,反正打架,没人能赢咱们。”权倾天下的权臣:“走,跟我去吃喝玩乐。”野心勃勃的藩王:“本王突然对天下不感兴趣了,对你感兴趣。”世子爷:“就算你成亲了,我们的婚约,依然作数。”俊美国师:“我回心转意了,来侍寝。”渣帝:“我好像爱上你了。”小太子:“等本宫继承了皇位,送给你。”.........

《废后重生成团宠》小说试读

第8章

金照夕看看来人,不屑的撇撇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博爱的慕容止公子,公子好功夫,离我几步之远我竟然都没有发觉,真是小看了你了呢。”

慕容止唇角仍旧带着温和的笑意,满身却是勿近的疏离,“黄金公子一心都在挑拨离间上面,自然没有发觉我的到来,而且,在下并不会武功。”

“哼,谁信!”金照夕在面对慕容止的时候,脸上再没有方才的悠闲,反而多了几分戒备。

这个慕容止,当真不是好对付的。

“花公子,你若是信我,就不要再整日想着杀了郡主的事,郡主近日转变颇大,送千娇百媚阁的公子出府,也是真的,若是杀了郡主,你便是秦越国的罪人,到时候若不是以命偿命,便是亡命天涯,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金照夕冷哼一声,背靠着假山,仿若事不关己,花希影却毫不领情,“黄金公子说的没错,就算被送出将军府,我们还如何生存?做过一个女人的面首,这身份走到哪里都抬不起头!”

“你可以换个身份。”慕容止继续说道,“难道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

“你以为每个人都如你一般来历不明,这千娇百媚阁中有多少是曾有功名在身的,有多少是小有名气的,又有多少是官家庶子,被遣送出将军府,要如何换个身份?”

慕容止微微沉默,确实,他们的身份各异,甚至有的太过引人注目,这件事,他或是凌婳月都欠考虑了,该是从长计议的好。

“当初强行将我们掳来,如今又说送走就送走,她当我们是什么,玩具么?”花希影入将军府千娇百媚阁之前,在南方也是个有名的才子,据说三岁便能识字算数,五岁便已出口成章,还会算账,只是不太幸运,长得太好看,被名为游览大好河山实为搜寻天下美男的凌婳月遇上了。

凌婳月二话不说,命人将她掳进了千娇百媚阁,软硬兼施之下,将他变成了自己的面首之一。

也难怪花希影如此恨她,若是以他的才华,考个功名博个官职,再娶个贤惠的美娇娘,人生也算是幸福美满了,却偏偏被凌婳月给毁了。

像他这样的人,不在少数,连武林中功夫不弱的男子都能被她抢来,何况是他们这些文弱书生。

慕容止思索着该怎么劝说他,“不管怎么说,现在的郡主,不是以前的郡主,我相信她会给你们每个人一个满意的安排。”说完,清冷的身影看眼一直靠在假山旁,一脸看戏神情的金照夕,“黄金公子若是很闲,在下可帮公子再找点事做。”

金照夕闻言,恨恨的瞪着慕容止半晌,金黄色的衣衫狠狠一甩,“不必了。”说完,金色身影飞纵间,便失去了踪影。

该死的慕容止,他金照夕这辈子还没在什么人手下吃过亏,除了慕容止。

上次不就是开玩笑,说了句找个机会跟慕容止一起睡睡凌婳月,顺便让他伺候伺候自己,结果手底下的买卖就大乱起来,先是“修罗刃”二当家造反杀他,接着是青楼一家接一家的出事,若是他还猜不到什么就枉费黄金公子的称号了。

从那他也就知道了,慕容止绝对是个不好惹的人,面上一副和善的样子,骨子里比谁都腹黑,偏偏,以他的能力,却查不到慕容止的半分来历。

真正让他忌惮的,不是慕容止的腹黑,而是他的神秘,俗话说知己知彼,除了“慕容止”三个字外,查不到任何慕容止的信息,心中不忌惮才怪。

花希影看金照夕离去,对慕容止有些气愤,“你什么意思,郡主最宠的就是你,你是怕她死了你无法存活,卯了劲的抱住自己的靠山?”

慕容止坏了他的事,他自然将火气全洒在了慕容止身上。

慕容止却并不生气,“你若是真有才华,绝不会被名声所累,我慕容止也不是轻信之人,若不信,且看吧。”说完,月色身影转身,踱着优雅的步子离去。

清凉月色下,只留一抹孤冷无助的影子斑驳摇曳。

“主子…主子…”一大早,玉树惊叫着跑进凌婳月的房间,凌婳月正坐在铜镜前,芝兰为她梳妆。

芝兰虽是男子,手艺却是不错,一个兰花髻在他手中翻飞间已成形,插上一根兰花簪,让凌婳月多了几分脱俗的魅力,而不是原先的妖媚。

“一大早喊什么,没看主子气色不好么?”

玉树停下喘口气,才说道:“主子,是王家的小姐,她送来帖子,说要请小姐游湖去。”

本是悠然的为她梳妆的芝兰双手一紧,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

“怎么了,游湖而已,那王小姐有这么可怕吗?”她以前未入宫的时候,也经常和一些官家小姐同游,只是聊聊天,说说体己话,如果有男人在场,或许还会弹琴吟诗,十五岁之前的莫桑梓,在秦越国也算是一名才女,只是那时,她不愿太过引人注目,没有将现代的那些东西搬出来而已。

凌婳月想了想,与她一般年纪大小的王家小姐,估计就是三大辅政之家王家的那位王灵芷小姐了,年芳十八,也正等着入宫,听说也是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

“主子难道忘了吗?”玉树说道,“半年前,王家小姐也一同邀了主子同游岳山,同行的还有几家公子,主子看上了其中一位公子,当时被那公子还有众多小姐一番奚落,主子一气之下将将军养的獒犬放出去,咬伤了好几家的公子小姐,最后将军罚主子在柴房住了好一段日子才了事。”

芝兰也说道:“就是,我看那王家小姐根本就是没安好心,明里邀小姐同游,暗里还不知道又打着什么算盘呢。”

他没说完,从那好长一段时间,主子就好像变态一样,对晚上招来侍寝的公子都极尽折磨,除了慕容止,好多千娇百媚阁的公子身上都带了伤。

凌婳月暗叹,原来以前的自己,如此的嚣张跋扈,难怪那么多仇家,相继有人买凶杀她。

“那,主子,还去吗?”玉树小心的问。

“去,当然要去。”即将成为秦殇的女人的人,她怎么能不去看看。

游湖时间定在下午,凌婳月有件事想要听听慕容止的意见,用了早膳,便去了慕容止的院子。

慕容止的院子离她的住处最近,许是得宠的原因,但很是清静,一如他的为人。进了院子,凌婳月没让人通报,自己走了进去,便看到慕容止正坐在桌子上,写着什么。

听到脚步声,慕容止抬起头来,见是凌婳月,唇角微微含笑起身,“郡主怎么过来了?”

“我来找你问些事情,你在忙吗?”随意打眼一看,桌上整整齐齐的放着许多的账本,还有一些将军府中的细则要务,心中不免暗暗惊叹,原来,当初的凌婳月竟是如此信任慕容止,几乎将将军府的所有事物都交给他打理。

如今的镇国将军已年迈,除了朝中必要的事务,将军府的事他从不过问,只有夫人和妾侍的一些琐事有专人打理,其余的事,早就交给了凌婳月,而凌婳月却将这些事都交给了慕容止。

慕容止微微摇头,“不忙,马上就好了,郡主找我有事?”

凌婳月径自坐下,慕容止为她倒了一杯茶,“我来找你,是想听听你的意见,上次我说过,想将千娇百媚阁的所有人都遣散出去,我想了想,他们在将军府住过,对他们的名声便多少有了影响,若是简单的送出去,许多人可能没有勇气生活下去,所以我想,都给他们安排妥当了再遣散,你对他们比我了解,所以我想…”

慕容止突然深深的凝视着她,眼神带着凌婳月看不懂的神思,看的凌婳月一阵心乱,“怎…怎么了?”

慕容止微微摇头,笑容浅淡却温和,“郡主宅心仁厚,他们都会感激郡主的。”

“别这么说,毕竟是我掳了他们在先,自然要为他们想好后路。”

慕容止起身,月色长衫将修长的身子修饰的更加出挑,“这是我刚刚写完的,上面有千娇百媚阁每个人的喜好特长和建议,希望对你会有帮助。”

凌婳月惊喜的接过来,看着慕容止带着几分感激,她没想到,他竟然已经早就想好了,也早就为她做好了。

“谢谢你。”

慕容止淡笑不语。

凌婳月快速的翻看了几页,果真详细,每个人的姓名年纪,入府原因,爱好特长和家世功名,全都应有尽有,只是…

“为何没有你的名字?”

慕容止修长的手指拂过窗口的一盆幽兰,沁香顿时传遍整个屋子,“我不能离开这里。”

“为什么?”凌婳月不解。

慕容止转身,淡淡的看着凌婳月,语气温和却坚定,“郡主不要再问了,我暂时不会离开将军府,时机到了,不用郡主赶,我也会走。”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想问问你,我想要在外面买处宅子,最好是清静幽雅,但最好要在城中心之处,你有没有好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窥探了她心底最大的秘密,她对慕容止就有了一种难以言明的信任感。

慕容止思索片刻,眉间微微皱起,“郡主,恕我直言,这是否跟你的报仇计划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