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萌宝:九爷的小罪妻 连载中

幸孕萌宝:九爷的小罪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舒小骨 主角:钟唯一傅九临

主角是钟唯一傅九临的小说 《幸孕萌宝:九爷的小罪妻》 全文免费试读

《幸孕萌宝:九爷的小罪妻》小说介绍

《幸孕萌宝:九爷的小罪妻》是最近人气火爆的一部小说,是大神舒小骨的得意力作,钟唯一傅九临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要人物,详情概述:一夜阴谋,钟唯一被家人陷害入狱,从中医天才沦落为监狱囚徒。五年后,她出狱归来,誓要让所有陷害过她的人付出惨重代价。可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和萌宝怎么回事?“九爷,我们别无关系,请保持距离。”男人一把将她拉入怀里:“生了我的种,还叫别无关系?”“抱歉,我也不知道当年怎么回事......”“抱歉没用,抱我。以后做傅太太,终身偿债!”钟唯一以为她是他眼中恨之入骨的罪人,却不想,从此被他宠上天.........

《幸孕萌宝:九爷的小罪妻》小说试读

第19章

“钟唯一,你不是被关在小黑屋里吗?怎么会到这里来?谁把你给放出来的!”

郑琪气势汹汹地将钟唯一往外推了一把。

钟唯一顾不上搭理郑琪,踮起脚,越过她的肩膀,看到房间里一群医生和钟怜围在傅言身边,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

“你别拦着我!我要进去救二少,再不救他就来不及了!”

“你这个骗子,我是不会让你进去继续害二少的!”

郑琪拦在她面前,说什么都不肯让她进去。

钟唯一用尽全力推开郑琪就要往里冲,却一头撞在了一堵结实的肉墙上。

她揉着脑袋抬头,看到傅九临一脸杀气地站在她面前。

“九爷,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要是我治不好二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钟唯一破釜沉舟地看着傅九临,面露哀求。

“九爷,您不能相信这个恶毒的女人,二少就是被她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郑琪在一边大声嚷嚷道。

“不好了!不好了!二少又吐血了!”

就在这时,医生在房间惊叫起来。

阿言又吐血了!

傅九临心神一晃。

趁傅九临出神间,钟唯一用力推开他,冲到了病床边。

傅言脸色白的跟纸一样,胸口几乎已经没有了起伏,脉象更是弱到时有时无,仿佛随时都会撒手人寰。

“针!”钟唯一看了一眼,意识到不会有人给她以后,直接拿过钟怜的针。

然后,对准傅言头顶的百会穴就扎了过去。

钟怜脸色一变。

自小,钟唯一就医学天才,看她这样子,是真能救傅言?

那对她很不利!!!

她立马在旁边惊讶地叫了起来:“姐姐,二少都中毒吐血了,你怎么能用针往他往百会穴里扎呢?

再说了,他现在是个植物人,脑细胞已经死了,扎针又有什么用?

你要是救不了二少就直说,可不能耍什么花招欺骗九爷啊!”

她刻意说的专业,想让钟唯一停止救人。

果然,听到钟怜的话之后,傅九脸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迈步,上前——

“闭嘴!”钟唯一冷冷地扫了钟怜一眼:

“植物人不是脑死亡,只有大脑皮层功能受到严重损害,皮下的中枢神经依旧在维持自主呼吸和心跳。

你别告诉我,你一个医学专家,连这个最基本的医学知识都不知道。”

钟怜被问的一怔,如鲠在喉!

她居然犯了这么一个简单的错误。

要是傅九临对她起了疑心......

钟怜快速解释:“姐姐,我只是在担心你。怕你万一治不好二少,才一时心急说错了。”

说完,她看向傅九临,却发现男人的目光并没有在她身上,而是盯着钟唯一。

一时间,心里愈发挫败生气!

先前,她明明已经替傅言解了毒,傅九临也终于松口答应要娶她了。

谁知道,傅言竟再次毒发抽搐,她却无计可施。

不过这样也好,要是钟唯一救不了傅言。她就可以顺势将傅言的死推到钟唯一身上,一次解决掉钟唯一和傅言两个心腹大患!

傅九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看了钟唯一几秒。

她方才说话时,有条不紊,自信从容。

虽说她身上穿的依旧是从监狱出来时的那件羽绒外套。但当她执起手中银针时,身上散发出的自信光芒,却能让人忽略她的穿着打扮,被她身上的气质所深深吸引。

他莫名信了,她能救傅言。

空气异常安静,钟唯一聚精会神地捏着银针在百会穴上旋转了几下,又依次取出其他银针,不急不徐地扎入傅言身上的各大穴位,动作依旧熟练且专业。

半个小时后。

钟唯一将银针一根根从傅言身上拔下来:“好了,他身上的毒素已经被清除干净了。”

“真的假的?”所有人都怀疑地看着她。

就这么一会功夫,二爷的毒就解了?

傅九临一挥手,在场的医生围上来,仔细地替傅言做检查。

下一秒,医生兴奋地喊了起来:“奇了!奇了!真是太神奇了!”

“二少体内的毒素全都清除了!现在情况完全稳定!甚至血液流动也比之前正常!”

听到傅言总算脱离危险,傅九临冷沉的面色终于柔和下来,看钟唯一的目光愈发讳莫如深。

医生问出他心中所想:

“钟小姐,你的医术真高明啊!根本就不可能用药过量,二爷怎么可能会出现那种中毒的情况?”

钟唯一擦了擦额头的汗:“那就要问问在这里的某个人了。”

说到某个人时,她杏眼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钟怜全身一紧,下意识别开脸。

这该死的女人,该不会怀疑她吧?

可恨,当初就该让她死在监狱里!

钟唯一仿佛看穿了她心思,嘴角冷然一勾。

最终,视线落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

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