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 连载中

冲喜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余香 主角:司徒雪李容衍

冲喜_冲喜全文免费阅读

《冲喜》小说介绍

网络红文作者“余香”带着最新的作品,这部《冲喜》内容十分丰富,文中出场的主人公是司徒雪李容衍,主要讲述的是:一世芳心付错,他连她腹中的孩子,也不肯放过。再世爱恨纠葛,他为她可以抛却手中江山。她重生而来,只为复仇。他却如春风拂来,暖了她的心。...

《冲喜》小说试读

司徒雪捂着睡得有些昏沉的脑袋,在丫鬟们的fushi下起了床,刚穿好衣裳,便见柳氏走了进来。

“母亲这个时候怎么来了?”

司徒雪忙走过去迎,一房的丫鬟见此也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向柳氏行礼。

柳氏亲和地摆摆手:“你们且忙你们的。”而后拉着司徒雪的手在桌边坐下了,“娘想你了,便想过来看看。”

都说子女是父母的心头肉,骨肉分离十多年,又如何能不想呢?

“母亲,雪儿也想您。”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这世间最美的语言。

柳氏心中一酸,低头垂下泪来。司徒雪也抑制不住,温热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母亲,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如今雪儿就在母亲身边,往后的日子,雪儿永远陪着母亲。”

“好孩子,好孩子。”柳氏也顾不上自己,只掐起帕子为司徒雪揩泪,“咱们不说这些了。”

柳氏整顿一番后,握着司徒雪的手,几次张口都欲言又止。

“母亲可是有什么话想说?”司徒雪道。

柳氏轻叹了一口,委婉道:“我方才进来时,怎么没见你带回来的那个叫流风的孩子?”

“流风?他这会儿大概在躲到哪里玩儿去了吧。母亲怎么问起他来?”

柳氏顿了顿,道:“昨夜管家给他安排的住处,他是不是不太满意?”

司徒雪终于明白了母亲的来意,道:“流风年纪还小,比较认生,等过段时间,他习惯了这里就好了。”

事情终于说到了点子上,柳氏道:“娘知道你只是心地善良又重情重义,但别人不一定都了解你。你院子里住了个男人的事儿若是传了出去,怕是会对你的闺名有损啊!娘不是故意要为难你,娘是担心你啊!”

司徒雪沉默了一下,朝柳氏说道:“娘的心意雪儿明白,雪儿知道怎么做了。”

柳氏看着这样懂事的女儿,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安心讲起了府里府外的一切趣事。

正有说有笑间,柳氏身边的丫鬟进来禀告道:“夫人,大小姐,二公子和小小姐来了。”。

“锦儿和瑜儿?他们这么来了?快让他们进来。”

司徒雪脸上闪过一丝凌厉,真是不省心,这才刚回来就几次三番来找茬。

“母亲?您也来看姐姐吗?”司徒锦一脸惊讶,也不知是真是假。

“闲来无事便到雪儿这里来坐坐,你们兄妹怎生也来了?莫不是约好了不成?”说着,笑着看向司徒雪。

“二弟三妹,快进来坐。”司徒雪热情地上前招呼。

“多谢姐姐。”司徒瑜彬彬有礼地道。

“二哥今儿个得了个稀罕东西,特地拿来给姐姐尝尝呢。”司徒锦凑上前去,乖巧地给柳氏揉起肩膀来。

“哦?是什么稀罕东西?也拿过来让娘瞧一瞧。”柳氏饶有兴致地道。

“娘你别听锦儿乱说,不过是万福楼新出的点心,做的模样甚是精致,儿子觉得大姐可能会喜欢,便带了些回来。”司徒瑜谦虚道。

“才不是呢!听说这做点心的师傅是万福楼特地从苏州请过来的呢,只在京城待几天。众所周知,这苏州的点心名满天下,那位做点心的师傅更是苏式点心的领头人呢。”

“此番他研制出的新品不仅在造型上独树一帜,就连那味道和口感也是一绝呢!这样的东西,还不叫稀罕吗?”司徒锦很是不服气地说道。

“二弟真是有心了。”司徒雪朝司徒瑜道。

“快端上来让我看看。”柳氏显然是被司徒锦勾起了好奇心。

刻花棱面的琉璃盘中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三只拇指大小面制小船,远远看去无甚特别之处。可凑近的一看才发现,不仅是小船的船身雕得细致非常,就连小船上来来往往的人也雕刻的栩栩如生。

第一艘船是热闹的客船,三五个船夫正在拉着桅杆。单薄的葛衣半敞着,头上渗出大汗。

第二艘船是一艘画舫,五彩的灯笼悬挂在船舷上方,甲板上执着小扇的女子盈盈笑着,眉间的一点朱砂着实妩媚非常。

第三艘船是一个小舟,船头站着一个手拿长竹竿的船夫,一个清俊的儒士斜倚在船上,他手指微抬,似是正在吟咏着眼前的美景。

早就听说过苏式面点精致,却不曾想已经精致到了这般地步。便是住在皇城里见惯了稀罕玩意儿的柳氏,也不禁赞叹道:“当真是稀罕东西!”

这确实是一件稀罕的点心,但司徒雪却知道司徒锦和司徒瑜没这么好心。这种点心司徒雪前世见过,不仅造型精美,就连吃法也很特别。不懂窍门的人不仅无法品味其美味,还会糟蹋了这好东西。

司徒锦和司徒瑜特地挑了柳氏在的时候送过来,无非就是想看她出丑。只是,他们哪有这么容易得逞呢?

司徒雪从托盘上取了筷子,准备去夹那点心。

司徒锦见她动手,眯起眼睛等着她丢人。

司徒雪啊司徒雪,你一回来,爹爹和娘亲的整颗心就放到了你身上,你凭什么?不过是个乡野长大的丫头,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司徒雪并不笔直地去夹那点心,而是侧着筷子,夹住了小船的船身,轻轻一抖,将隐藏在船身里的东西抖了出来。

其实那小船的造型不过是为了好看。为了雕出细致的形状,外面的面不但又干又硬,还上了彩,是不能吃的,真正能吃的是藏在船身里的云卷虾仁陷。

司徒锦和司徒瑜见司徒雪轻轻松松,便发现了这点心的玄机,难以置信地对视了一眼。

“母亲,你快尝尝。”

司徒雪全然不顾震惊的司徒锦和司徒瑜,兀自将筷子递到了柳氏嘴边。

怎么会?!怎么会?!她怎么会知道吃法?

这点心是司徒瑜从外面带回来的不错,可他不是带给司徒雪的,而是带给司徒锦的。点心原有五个,司徒锦不知道吃法,先是吃坏了一个,后来司徒瑜才教的她怎么吃。司徒锦瞪着司徒雪,恨不得将她烧出一个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