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 连载中

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卿浅 主角:嬴子衿傅昀深

嬴子衿傅昀深全文下载_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是卿浅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主角嬴子衿傅昀深,内容主要讲述:“子衿,虽然你是我们的亲生女儿,但我们养了小萱十五年,和她感情很深,她从小被富养,不像你一直在乡下那么能吃苦,所以嬴家的大小姐还是小萱,是有些委屈你了,但你这么善良,妈知道你肯定不会介意的,放心,你该有的一样都不会少。”...

《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小说试读

他这么一临近,极致妖孽的容颜便近在咫尺。

衬着一双含情带笑的桃花眼,攻击性极强,几乎让人难以招架。

“咳咳咳!”聂朝被呛住了,震惊于他的无耻,“卧槽,七少,你要点脸。”

哪有这样调戏人家小妹妹的?

嬴子衿手支着下巴,闻言抬眼,神情淡然:“是挺好看的。”

聂朝:“……”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能说什么。

“说真话的小朋友就是可爱。”傅昀深懒洋洋地站了起来,“那我好人做到底,送你回家。”

聂朝刚想问他怎么办,就被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

行吧,他自己走。

嘤,兄弟在女人面前没人权。

聂朝很忧伤地跟在后面。

嬴子衿思虑了一瞬:“不麻烦了,算来算去已经是我欠了。”

傅昀深这个人,除了年龄名字等明面上的信息,其他重要的事情却是算不出来,或许是因为她的能力还没恢复,也有可能……

还是尽量远离比较好。

“嗯?”傅昀深拿出车钥匙,听到这话倒是笑了,“你怎么欠了?你提醒了聂朝,我们不是公平交易么?”

他顿了顿,勾唇:“这样,小朋友,你要是真的觉得欠了我的,不如给我讲讲沪城的八卦。”

嬴子衿看他,挑眉:“八卦?”

她知道八卦的意思,代表着趣闻趣事、流言蜚语,和卦象并不是一码事。

看来,她需要学习的二十一世纪新事物还有很多。

“这不是刚回来么?”傅昀深的手搭在车门上,“怎么样,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

他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嬴子衿眸光一顿。

第一次来地球的时候,她在O洲待了三百年,其间以不同的身份走遍了整个O洲,所以她知道O洲所有皇室的各种礼仪。

这个手势,来源于Y国皇室,但在16世纪上半叶就被弃用了。

“你要是再不上车,一会儿你小姑父可就也要出来了。”傅昀深侧眸,“你看我无权无势,万一他把咱俩一起抓起来怎么办?”

这一句话,让女孩果断地做出了选择,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傅昀深挑了挑眉:“江漠远就这么有威慑力?小朋友,你又一次伤我的心了。”

嬴子衿淡淡:“麻烦而已。”

傅昀深稍稍一愣,显然没料到会听到这么一个回答,随之他眼梢抬起,低笑了一声。

灯光拂过男人细碎的黑发,又蹁跹而落,将他的眉眼染成了浅金色。

绯色的唇和天生冷白的皮肤形成了分明的色彩对比,妖孽样半分不减。

他升起车窗:“听说,是江漠远把你从清水县带到沪城来的?”

“嗯。”嬴子衿回忆了一下,“说是要送我来青致读书。”

青致中学是全沪城排名第一的高中,但凡是精英班出来的学生,都能够进入帝都大学,且重点一本率在98%以上,家长们挤破头都想把孩子送进去。

嬴子衿看向窗外,眯了眯眼:“路上我出了车祸,进了医院。”

这一场车祸并没有造成什么致命伤害,但让嬴家发现了她的存在,因为她是极其罕见的Rhnull血型,和嬴露薇一模一样。

这种血又被称为黄金血,是真正的万能血,可以给其他任何血型的人输血,但自身缺血的话,却只能输同样的Rhnull血。

全球拥有Rhnull血型的人数还不过一百,就算是嬴家,也没办法及时在嬴露薇受伤时提供充足的血源。

她,刚好是个合适的人选。

傅昀深手指微顿:“因为这个,嬴家收养你了?”

嬴子衿用手支着头,回答得漫不经心,仿佛事不关己:“送上门来的活体血库,为什么不要。”

傅昀深侧头,眸光定了两秒,忽然抬起手来,拍了一下她的头。

小猫咪一样。

嬴子衿缓缓转头,面无表情,眸中有杀气浮现:“你干什么?”

“让你不要想太多。”傅昀深心情似乎极好,他勾起唇,“系好安全带,要出发了。”

**

三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半山别墅区。

“记得早点休息。”傅昀深看着走下车的女孩,“多喝点桂圆红枣汤。”

嬴子衿眼睫微动:“我知道了,谢谢。”

“一天听你道这么多次谢,耳朵都起茧子了。”男人修长的小臂搭在车窗上,轻笑,“真想谢我,回头给我算一卦。”

嬴子衿破天荒地揉了揉头,微微无奈:“好。”

傅昀深闻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了几分。

他并没有立即离开,又懒洋洋地补了一句:“好了,快去休息,夜太黑,我看着你走。”

嬴子衿点了点头:“你也是。”

告别之后,她转身向着别墅群里走去。

还没有走到别墅前,门就被打开了,出来的是老宅的管家。

他目光严苛,带着审视:“二小姐终于舍得回来了?”

女孩站在台阶下,翩长的睫羽上染上了一层霜华,雪也落满了发梢。

她手腕细白,血管清晰,身子单薄到似乎风一吹就能倒。

管家看得直皱眉,但也没忘了屋里人给他的交代。

他开口:“夫人说了,既然二小姐的逆反心理这么重又任性地从医院离开,那么今天晚上就请二小姐也不要回家了。”

“什么时候二小姐认错了,什么时候才能进门。”

“二小姐,请吧。”

嘲讽意味十足。

管家的神色间全是不喜,还有几分厌烦。

这位二小姐一天到晚只知道惹是生非,是该多受点苦。

他倒是要看看,这么大的雪,她能撑多久。

谁知,听到这话,女孩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走了,毫无留恋。

管家一愣。

怎么就走了?

难道不应该哭着道歉,求得原谅?

他知道夫人的本意并不是真的要惩罚二小姐,只是要让她懂得长幼尊卑,少犯错误。

如果真的让二小姐走了,到时候受惩罚的只会是他。

管家快步上前挡在女孩面前,面露不虞:“二小姐,你又想去哪儿?你不要再任性了,你给夫人撒个娇,说点好话,再认个错,不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