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 连载中

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一起飞 主角:杨广萧慕容

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全文在线阅读 杨广萧慕容小说全本无弹窗

《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杨广萧慕容的小说叫《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起飞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杨广一睁眼,已经是1400年后的现代都市!是谁,要抢走我肤白貌美的萧皇后!?无论是谁,都给我去死!!...

《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小说试读

第2章一群废物!

"这人是谁?"

第一时间,病房中几位年迈教授齐声问出了这句话。

"哼,朕乃大隋帝王杨广,汝等草民,还不叩见?"

杨广冷笑一声,大刀阔步的走进病房,正准备接受草民们的叩拜呢,却发现所有人都在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终于一个护士开口了,小声提醒院领导:"他、他就是萧主任家的女婿,得了神经病。"

狗胆,又说朕是神经病!

杨广冲那个护士一瞪眼,这小护士也和萧皇后一样,露着一双修长白腿,好不知礼数。

这种人,斩了也就斩了!

他刚要下令,头顶的**却突然响起:"请12号病人前往科室就诊。"

哇靠,难道房梁之上也有人埋伏朕?

杨广眉头一挑,赶紧从**下方跳开,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周院长都气乐了,跺着脚指着骂道:"精神病果然是精神病,保安呢,都干什么吃的,任由他胡来?赶紧把他扔出去!若是耽误了洪老的治疗,他们萧家赔得起吗!?"

话音落下,守在外面的三五个保安其刷书就朝杨广冲了过去。

如果萧家还是以前的萧家,杨广这个上门婿即使是傻子,这些保安也绝对不敢动手。

但如今萧家已经没落,连辅仁医院都拱手相让了,杨广更是确诊了精神病......那别说医院保安了,就算大街上要饭的,也能踩他两脚。

见几人气势汹汹重来,杨广有些犯怵,他狂,但他不傻。

这里这群反贼明显不把他当皇帝尊重,而且他刚醒来时想教训萧后都没力气,定是被人下了毒。

如今面对几个壮汉,他受了皮肉之苦,上哪说理去?

但杨广下意识后退时,却又发现自己体内那股乏力感已经消失了。

毒药药效过了!

登时,杨广心中豪气横生,迎面抓住一个保安的衣领,破口大骂:"逆贼,朕当年点兵守江南,带将伐突厥,就算如今身旁没有一兵一卒,也不是尔等狗东西能冒犯的!"

话音落下,他直接把近两米高的大个保安丢了出去。

那副场面,相当震撼。

其他几个保安,见队长被丢出去后也都心中凛然,纷纷拿出了警棍和电击棒。

上午,他们就是用电击棍把杨广电昏过去的。

早就受过教训的杨广却不会中同样的招数,正如他自己所说,当年他也是马背上的大将,如今镇定剂药效过去,他只轻轻几个闪身就躲开了电击棍。

再随后,杨广好像抬手挥了挥,几个保安就趴在地上哎哟乱叫了。

拍了拍手,杨广这才走向病房,看着一众人掰了掰手腕:"见朕不跪也就罢了,还敢动手,真当朕不敢砍你们的脑袋?"

此时大家都发现了,杨广不仅是个神经病,还是个能打的神经病。

谁闲着没事招惹神经病啊,那不是给自己惹一身骚吗?

所以杨广所过之处,无不让出一条笔直的大路来,直通病房里。

周院长脸一下绿了:"你们干嘛呢?还不赶紧拦住他!"

保安都倒了,谁敢拦啊?

见无人上前,甚至其他人也都躲得远远的了,周院长眼角狠狠一抽,拿出了洪定军当挡箭牌,惊喝道:"杨广,我警告你,如果耽误了洪老治疗,萧家也得跟着你一块玩完!"

萧家玩完,关朕何事?

可萧后——

杨广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刚刚萧慕容的样子。

妈的,这群狗贼装作不认识朕的样子,还不是拿萧皇后威胁于我?

皇后打扮成那副模样,肯定也是这群逆贼作祟!

虽然就在刚刚,杨广心爱的萧后还给了他一巴掌,但想到以往深情,他还是脾气一软,决定要亲自出手,拯救下这个什么洪老。

杨广拿定主意,对威胁他的人,冷冷的说:"哼,朕记住你了,待朕重掌兵马,定治你死罪!"

周院长差点气的吐血——

但杨广却看了眼床上的洪定军,又毫不知客气的问周院长:"竖子,他是何人?"

"你!哼,这是我们江北商家的泰山北斗!耽误了给他看病,你和萧慕容就等死吧!"

周院长脸色很不自然的说。

商界的泰山北斗?

杨广耸了耸鼻尖:"士农工商的四行业里的末等人罢了!罢,看在萧后的份上,那朕救他一命也无妨,都滚开。"

"我们滚开你给洪老看病啊?!"

周院长连脏话都骂出来,可刚想再说什么,刘助理却低声说:"院长,让他看。反正洪老这病也看不了,到时候洪家怪罪下来......"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

可在场的这些人,哪个不是人精?

他们一下就听懂了刘助理的弦外之音:那就是将就治不好洪老的罪责,推到这个神经病头上!

周院长也是脑袋灵光,立马喊道:"去把萧家人喊来!"

让萧家承受洪老子孙的怒火去!反正萧家如今已经没了后台,没谁替他们撑腰。

周院长话音刚落,杨广已经动上手了,他先是伸手号了号洪定军的脉象,随后就一把扯开了他的衣服:刺啦!

绸缎的衣服,一下撕裂,露出洪老瘦骨嶙峋的身子来。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杨广左右四顾,看到病房柜台上的银针后,抬手就拿了出来。

这个病房是本医院顶级教授的专用病房,有套针灸用具也很正常。

针灸是用透明塑料盒装着的,一按纽扣就能打开,杨广却没见过这种盒子,更不知道打开方式,干脆用力往地上一摔。

几根银针就伴随着塑料的破碎,弹了出来。

杨广从地上随手拿起一根,都不消毒的,就冲准洪老的腹部刺去。

在场医生,都吓到了。

谁针灸不消毒啊?

神经病果然是神经病!

周院长眼角抽搐了几下,刚想说什么,杨广却抢先抬起了头,皱眉看着几人不耐烦的说:"你们还愣着干嘛?都滚出去,朕的治病手段,可是太师孤独信独家单传。谁敢偷看,朕砍了你们的脑袋!"

可谁敢走啊。

他们可以把洪老之死的责任推给杨广,但前提是他们拼命阻拦了。

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谁也没拦住这个神经病,如果全在病房外面等,岂不是就成了助纣为虐的那一方?

偏偏就在此时,刚扎过一针的洪定军有了反应,他竟然哇的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来。

**,坏了,真要让这小子扎死了!

所有人心中都升起这个念头时,洪定军的大儿子洪景行,和小女儿洪媛媛终于赶来了。

洪媛媛约莫三十岁上下,穿着包臀短裙,黑丝**黑色细高跟,每走一步妙曼的身材都会颤上几下,惹人注目。

洪景行生了一张国字脸,刚进走廊就火急火燎的大喊:"我已经派人去请王教授了,一个小时就到!我爸在哪?"

话音未落,两人就走到了病房门口,正看到洪老吐血的一幕。

瞬间,洪景行脸色就青了。

洪媛媛更是尖叫一声扑了过来,众人都来不及说明情况,就扑到杨广面前又抓又骂:"谁允许你给我爸针灸的,我......"

啪!

一记耳光狠狠扇在洪媛媛脸上,打断了她的歇斯底里。

在所有人都看傻了的目光中,杨广拍打了下手上的粉底,用看蝼蚁的眼神看着她,冷声说:"**,再敢对朕动手,朕诛你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