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 连载中

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无尽夏 主角:司烟墨寒霆

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司烟墨寒霆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小说介绍

司烟墨寒霆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该文讲述了司烟墨寒霆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该小说讲述了:曾经,他为她被挫骨扬灰,进入七世轮回。她为追回转世的爱人,尝尽人间苦楚。——最后一世,他对她说:司烟,我永远都不会爱上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亲手送你——下地狱!司烟当真被他逼的走投无路,生命所剩无几。当她亲手剜心,笑着死在他眼前。墨寒霆才知道——那个一直默默守候在侧,笑容绝美的女人……再也回不来了……后来,墨家被神秘冰封的姑奶奶竟醒了过来。睁眼之时,她的事迹跟美貌震惊全球,媒体争相采访,各地大佬儿集体奔赴。墨寒霆疯了一般冲到了跟亡妻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奶奶眼前。可彼时,那位恣意洒脱的长辈,却高傲的凌视着他,冷淡的笑道:“跪下,叫祖宗!”...

《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小说试读

墨寒霆说完,也不给司烟说话的机会,直接丢开她的衣领,一双剑眸满是鄙夷的扫向她:“在我这里,你需不需要不重要,别太把自己当回事!立刻收拾完滚出来,别等我动手!”

他说完,一把扫开她,转身出去。

司烟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叹息一声,还真是……半分惊喜也没有。

她也不想自讨没趣,便起身来到了衣帽间。

想到外面的寒意,她快速的找了一身最厚的衣服换上,出门。

看到司烟把自己包裹的像个粽子,墨寒霆满眸嫌恶:“真是人丑多作怪!”

司烟不在意他说什么,反正他口中更恶毒的话,自己也听过了。

权当他放了个屁就是了。

墨寒霆带着司烟一起出现在司家的时候,她的继母宋婉言像是发了疯一般的就冲向了她,骂着;“**,你怎么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司烟侧过身,轻松避开了宋婉言的攻击。

宋婉言直接扑倒在地。

墨寒霆眼眸一冷,上前将宋婉言搀扶起来,视线扫向司烟,厉声呵斥道:“司烟!”

司烟知道,墨寒霆对司若的死,一直心有愧疚,所以连带对司家夫妻俩,也客气的很。

可他觉得亏欠了司家,不代表自己也亏欠了他们。

她虽然一直都是跟爷爷在一起生活的,可也对司家这群表里不一的人的做派相当了解,并厌恶至极!

司烟迎向他的视线。

宋婉言推开墨寒霆,怒吼着:“你这个**,你还我女儿。”

她上前要掴司烟巴掌。

可是司烟却一把握住了宋婉言的手腕,冷声道:“我不欠你们什么!怎么还?”

宋婉言愤怒的睨着她:“你这个**,怎么敢说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那善良的姐姐,为你背了多少黑锅,你自己不知道吗?”

旁侧,司烟的父亲司海晟厉声道:“婉言,行了,若若人都走了,就别提这些陈年旧事了。”

“我为什么不提?这个**是你的女儿,不是我的,我那可怜的女儿冤啊。”

她甩开司烟,伸手指向她的脸,声泪俱下的控诉:“一年前,你不要脸的跟男人胡来,被人拍到了背影,却把这件事,栽赃到你姐姐身上。你姐姐被人唾骂,却为了保护你,始终没有说出真相。而你呢,你却处处跟她攀比,她想要的,你都要得到,为了得到她心爱的男人,你竟然……连杀人的心都敢动,你这个混账啊,那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呀!”

司烟听着这番颠倒是非的栽赃陷害,只觉得恶心,冷声道:“我不屑杀你的宝贝女儿,一年前的人,也本就是她,是她……”

啪……

司烟话音都还没落,一个巴掌就狠狠的掴到了她的脸上。

她转眸,不置信的望向墨寒霆,眼眸里染上了一抹不置信和悲痛。

他……竟然打了她!

墨寒霆将她拽到自己身前,声音如深冬寒潭般阴冷:“犯了错,却死不认错,还将锅甩给别人,司烟,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司烟心下气闷:“那你凭什么就认定,是我做的?”

“一年前那件事,知道司若为什么没有办法出具她不是处子的证明吗?”

司烟愣了一下,一年前,那件事闹的沸沸扬扬的。

当时的确有人说,如果她们想要证明,当晚跟男人胡来的不是自己,大可以去出具自己还是‘处子’的证明。

可是她和司若都没有这样做。

所以后面才有人说,司家姐妹,没一个干净的。

她当时之所以出具不了证明,是因为那天,她为了救墨寒霆,已经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

至于司若为什么出具不了,自己却并不知道。

墨寒霆拽着她的手腕,凑近她耳畔,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森寒的道:“因为那时候,司若早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墨寒霆说完,立刻就嫌恶的将她推开。

司烟的一颗心,如坠冰窟,她惯性的后退了两步后,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不置信的仰头望向墨寒霆,他跟司若竟然……

看到司烟悲痛的凝视着自己的眼神,墨寒霆竟不自觉的凝了凝眉心。

可想到那晚,自己犯病后醒来,看到睡在自己身边的司若,和床单上留下的那抹殷红时,那种钻心的愧疚感……

他立刻移开视线,声音却依然冷厉的道:“你害死了阿姨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女儿,怎么还敢嚣张?别说阿姨只是打你,她就是要杀了你,你也没资格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