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被大佬宠爆了 连载中

重生后被大佬宠爆了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诗千意 主角:贺望茵慕衡遥

贺望茵慕衡遥全文阅读_重生后被大佬宠爆了贺望茵慕衡遥

《重生后被大佬宠爆了》小说介绍

小说作者诗千意为大家带来的《重生后被大佬宠爆了》是一本很不错的豪门总裁小说,该小说文笔细腻,感情充沛,非常值得观看。贺望茵慕衡遥小说内容精选:重活一世,贺望茵一改前世的傻白蠢,成天忙着嫁给亿万大佬,忙着持宠而娇为所欲为!亿万大佬成天忙着宠她、宠她、还是宠她!结婚一周——手下来报:主子,夫人又败光一个亿……大佬:再给她打十个亿!结婚一个月——挚爱亲朋纷纷上线:你老婆太嚣张,都怪你给宠坏了!大佬:不宠不骄不嚣张,嫁给我有什么用?结婚一年——贺小姐作精附体:你的爱让我透不过气,我要带着宝宝和你离婚!大佬:你唯一可以带走的婚内财产,只有我!...

《重生后被大佬宠爆了》小说试读

贺望茵还记得,前世贺溥宸曾经状告过许菲儿和她的金牌编剧剽窃他的剧本,最后却被他们联手倒打一耙,反诬告他抄袭。

只落得身败名裂人人唾弃的结局……

酒喝了一杯又一杯,一瓶酒很快见了底。

当贺望茵再握住第二瓶酒的时候,手被人抓住了。

她抬起头,一张俊美无俦的面容撞入她的眼帘。

是……慕衡遥。

男人的脸色有些低沉,嗓音却异常悦耳,“很不开心?”

“我……”贺望茵很快从失神之中回过神来,她含糊着抽回了自己的手,“没有啊……我很开心啊,我好开心的……”

眼见着她还想再给自己倒酒,慕衡遥干脆把酒瓶挪到她够不到的地方。

贺望茵当即就像得不到糖果的小孩子,要哭起来,“给我。”

“这个不行。”她往前够一点,慕衡遥就把酒瓶挪一点,“你喝多了,够量了。”

贺望茵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想绕过去拿酒瓶,没想到身子不稳,栽倒在慕衡遥手臂上。

“我要……我偏要……”她哭闹起来。

大小姐骄纵的脾气暴露无遗。

慕衡遥搂住她的腰,轻而易举地把她按回沙发里,单臂禁锢住小女人不安分的身子,眸色暗沉,“别随便在男人面前说要字。”

尤其是,一个暗慕你的男人面前。

“我就要,要!”贺望茵闹腾着扭个不停。

她从小到大都被娇惯坏了。贺滔祖要维持表面的慈父形象,对她有求必应;钱老爷子对她无底线的疼爱,只怕给少不嫌给多;还有个无脑宠妹狂魔哥哥……

贺望茵的人生,在二十岁发生天翻地覆之前,向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慕衡遥大约从没见过她这骄横的模样,也被她闹得无法了,她现在喝醉了,道理说不通,只能哄她,“好好,你要,我给你。”

他说着就捏住了她乱舞的一只手,把什么东西一滑,顺着她的手腕套了下去。

冰凉凉的宝石珠子顺着手腕滚下去,贺望茵被激了一下,不由得停住了闹腾,举起手腕。

漂亮的猫眼石拥簇着金色的转运珠,在夜场灯光下闪耀着魅惑迷人的光泽。

贺望茵笑了,泪珠也顺着脸颊滚落,“哥哥送的,喜欢……”

“喜欢就好。”慕衡遥清冷出声,他松开了紧搂她的手臂,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禁欲又克制地理了理自己的衣领。

贺望茵却哭起来,“哥哥送的……”

她只重复这句话。

她情绪不对劲,慕衡遥早看出来了。他其实很早就过来了,贺望茵在和李三爷交涉的时候,他就在隔壁的包厢。

见她很顺利地处理了李三爷和贺溥宸的纠纷,他便没有出手干扰。

她和贺溥宸的兄妹纠葛,是她的私事,他也没有立场干涉。

只是后来见她喝酒实在没有节制,才终于过来阻拦。

他真没想到,贺溥宸寥寥几句话,会让她这么在乎。明明一年前,是她亲手把他赶出贺家的。

看到她这么伤心的模样,慕衡遥不由得眸色染霜,“我让贺溥宸过来给你赔罪。”

如果她需要,许菲儿他也会给她做掉,免得再成为她和贺溥宸之间的隔阂。

然而贺望茵却蜷起身子,一只手死死地抓住腕上的手链,抱住膝盖,慢慢地跪到了地上,她哭得伤心欲绝,“不要……我才要赔罪,该我赔罪……”

她的眼泪,她绝望的声音,像冰冷的刀子割在他的心上。

慕衡遥不知道自己的眉头拧得有多深。

他终于再度伸出手,把她从地上捞起来,他没有将她揽入怀中,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今晚上救了他,两不相欠了。”

贺望茵摇着头,说着醉话,“没有,哥哥没了,外公没了,萌萌……也没了……”

她突然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慕衡遥。

她眼里浓浓的绝望与深深的憧憬交织碰撞着,绞着他的影子,在幽黑的瞳孔中忽明忽暗。

慕衡遥再一次见到她这样的眼神,怜悯、愧疚、悲痛、忏悔……好像,他已经在她眼神中湮灭成了灰。

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明明她所有的事他都该知晓,可是此刻,他却像是漏掉了她人生中极其重要的一段经历,不能明了为何她无忧无虑的眼眸中多了如此浓厚的哀凉。

他皱眉,正要说什么,一只冰凉的小手,突然抚上了他的脸庞。

“慕衡遥……”她痴痴地看着他,“是你吗?”

“是我。”他的声音无欲无波。

“这是梦,”她喃喃着,依然看着他,就像要把他烙在自己瞳孔中一般,“外公还在,哥哥还在,妈妈也还在……你,也在……”

“我在。”他不觉也抬起手,握住她抚摸自己脸颊的手,带着她的手贴着自己的肌肤,让她真切感受自己的存在。

她的手,小巧又柔弱无骨,像裹了丝绸的糖,让人贪恋至极。

“可是王湘湘也在,”贺望茵眼里的光暗了下去,“爸爸马上要给她举办宴会,很盛大的宴会你知道吗?”

她眼里一片黑暗,除了泪水映着灯光,“我没有请的明星,她全都请来了,那些有权有势的名流,也全都去了……那群人,嘴上说着站在我和妈妈那边,也只是说说而已,谁又真正会在乎一对失势的母女?”

她慢慢地垂下头去,支撑不住地将额头靠在慕衡遥的肩上。

“我好冷,我一个人好冷……”

前世的那一场大雨,像浸入了她的骨髓里。

彻底沉入黑暗之前,她恍恍惚惚听到,男人好听的声音至她头顶传来,“还有我。”

你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