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她又A又妖 连载中

少夫人她又A又妖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诗千意 主角:贺望茵慕衡遥

贺望茵慕衡遥结局_少夫人她又A又妖贺望茵慕衡遥全文在线阅读

《少夫人她又A又妖》小说介绍

主角叫贺望茵慕衡遥的小说叫《少夫人她又A又妖》,是作者诗千意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活一世,贺望茵一改前世的傻白蠢,成天忙着嫁给亿万大佬,忙着持宠而娇为所欲为!亿万大佬成天忙着宠她、宠她、还是宠她!结婚一周——手下来报:主子,夫人又败光一个亿……大佬:再给她打十个亿!结婚一个月——挚爱亲朋纷纷上线:你老婆太嚣张,都怪你给宠坏了!大佬:不宠不骄不嚣张,嫁给我有什么用?结婚一年——贺小姐作精附体:你的爱让我透不过气,我要带着宝宝和你离婚!大佬:你唯一可以带走的婚内财产,只有我!...

《少夫人她又A又妖》小说试读

原本以为,贺望茵一定会哀求他多留一会儿,没想到……身后,贺望茵却连一声道别也没有。

程百华心头再度升起别扭的感觉,回头看过去。

贺望茵竟然早已经离开了会客厅,只留给他一个苗条纤细的背影。

“呵,”程百华当即冷哼一声,“竟然还学会欲擒故纵了。”

倒是比从前一哭二闹三上吊更高明了一点,不过,要想讨好他,先把她那恐惧和男人过度接触的病治一治吧!

他程百华可不想将来娶一个只能看不能吃的花瓶回家。

想到这里,王湘湘在身下千娇百媚的模样出现在眼前,程百华不再去琢磨贺望茵的反常,一心一意奔着自己的地下情人而去。

卧室里,贺望茵坐在梳妆台前,慢慢整理着自己。

镜子里的女孩有一张风华绝代的鹅蛋脸,肌理匀称的骨相,是大家闺秀的端庄,也有隽秀碧玉的清丽。一双明眸是杏眼与凤眼的结合,圆瞳带着少女的纯真懵懂,微翘的眼尾又有成**性的风情。

今生的此时,她还没有经受过前世那些事故的摧残,故而还保持着最美时刻的芳华和姿容。

然,灵魂里那一抹绝望的哀伤,到底还是在眼角留下了痕迹。

她刚刚推开程百华,比从前每一次都要用力……

……

十五岁那年,贺望茵遭遇了一场绑架案,绑匪拿了钱,还想要撕票。她险些在殒命之前被那些暴徒**……

后来,她侥幸得救,却因为受到过分惊吓而患上心理疾病。

王湘湘就是那时候,进入了她的生活,而程百华,则因为协助警方解救了她,从此成了她眼中的唯一。

痊愈之后,她就害怕和男性有过于亲密的举动。平时就算和程百华跳一支舞,也要做很久的心理建设。

程百华也从最初那个殷勤的爱慕追求者,渐渐变得对她不耐烦和敷衍起来。

可是今生的生日宴上,她和慕衡遥跳了首支舞,他全程揽着她的腰,牵着她的手,她也没感到任何的排斥。

慕衡遥……

想到他,她心里莫名安定了几分,但尚辨不清对他到底是存了哪些情绪。

第二天,贺滔祖专程把她叫了过去。

“茵茵,周末是湘湘的生日,你该知道吧?”

“嗯。”

“是这样的,湘湘她这二十年过得也很不容易,这次的生日呢,爸爸准备替她也办一场生日宴,算是小小的补偿她一下。你身为姐姐,也应该出席,替她张罗和应酬一下。你不会小心眼的不去吧?”

只字不提贺望茵昨晚为王湘湘争取到晶耀宴会厅的事。

贺望茵乖巧地点头,“我会去的。”

“那就好,”贺滔祖面色缓和下来,“爸爸就知道你最懂事了,这次宴会上,爸爸就准备正式把湘湘认了,你外公,肯定是反对的。这次的事情,就暂时别告诉他了。你是站在爸爸这边的,对吧?”

贺望茵抬起眼,目光温顺如绵羊,“我都听爸爸的。”

贺滔祖很满意,虽然之前贺望茵表示接受了王小兰母女,但他总觉得以这个女儿骄纵的性子,不太真实。

他吩咐贺望茵:“到时候,你也上台说一段话,表示你愿意接受湘湘。她难得过一次生日,你让她高兴高兴。”

离开贺滔祖的书房,贺望茵几乎要掐断自己的指甲。

他的野心终于藏不住了,她心想。

她环视着这栋偌大的宅子。

这栋房子原本是姓钱的,外公同意让它改姓贺,不过是期待贺滔祖待自己女儿好一点,可是贺滔祖狼子野心,占有了外公的一切还不够,还要一步步除掉这个宅子所有拥有钱家血脉的人……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哥哥贺溥宸已经是前车之鉴,现如今,就该是轮到她了……贺滔祖刚才那通话,不就是对她的试探吗?

前世王湘湘残害她沦落到那个田地,难道就没有贺滔祖的默许和放任在里面吗?他根本就恨外公、恨妈妈,他享受了钱家的红利,到头来还怨恨钱家令他落了个入赘和靠女人的名声……

凤凰男风光了,就和**从良了一样,都恨不得能抹杀过去的一切!

……如果贺望茵坐以待毙,那么外公、妈妈、哥哥、连同她自己……到头来都保不住。外公已经老了,哥哥又被赶出家门,前天她去看望妈妈,她衰弱得连女儿都认不清了……

贺滔祖想要伤害她的亲人,那好,她会除掉他引以为傲的私生女,剪断他的羽翼,狙断他的算计……

贺望茵的手抚过墙上的壁纸。

贺滔祖总是会老的,而她却正当年轻。只要她好好活着,一天天强大起来,此消彼长,他总归会失势。

她不要他死,他是她的父亲,但她会让他明白,什么叫竹篮打水,什么叫失道寡助,什么叫天道好轮回!

……

周末王湘湘的生日宴,贺望茵并没有特意去告知外公。

钱老先生也如同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早在中午时分,就约了几位老友品茗,离开了大宅。

临到下午,贺望茵走进衣帽间,拉开礼服的那一壁门,目光扫过一整排高订的礼裙,挑了一件檀黑色的抹胸繁星长纱裙。

没记错的话,前世的今晚,王湘湘是穿了一件白色的礼裙,打扮得如同公主一般。

那她就反其道而行之,穿一身纯黑吧。

黑色,是性感和野性,也是复仇的颜色。

坐在镜子前,她淡扫蛾眉,薄施轻妆,不像是在打扮,而像是在为前往战场系上战袍。

暮色已至,贺望茵没有和贺滔祖同行,而是独自坐上赵管家提前给她安排的车,前往晶耀。

刚下车,立即有酒店的服务生上前:“请问是贺望茵贺小姐吗?”

贺望茵点头微讶,服务生立即解释,“是杨先生吩咐过的,贺小姐这边请。”

电梯上楼,服务生领着贺望茵朝最尽头的宴会厅走去。

路过有酒店的工作人员在小声议论:“今天的大人物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大老板亲自过来接待的呢……”

“不知道啊,今天来了这么多宾客,听说都是为了见那位大人物一面。”

“话说你刚刚看到罗明坤没有啊?”

“岂止是罗明坤,我还看到了方紫帆呢!”

“都是我喜欢的明星啊,罗明坤看起来比真人还要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