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 连载中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等红衣 主角:房遗爱高阳

房遗爱高阳小说免费试读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小说介绍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是最近热门的穿越重生小说,该小说主角是房遗爱高阳,这本小说是作者等红衣的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房遗爱高阳小说阅读。《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这本小说讲述了:方俊穿了,成为了大唐房遗爱!别人都想着官居一品,成为皇帝的亲支近派,房遗爱却只想逃婚。为了不混吃等死,没料到随手做的几件小事,竟然震动天下。从此,天下士人争相拜访,边境将领飞鸽问计,高官贵族青眼相看,李二要赏赐他打王金鞭...世人用这句话来形容房遗爱的影响力:“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可房遗爱却打死不想娶高阳,对武媚娘...倒是很感兴趣......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小说试读

第19章

房遗爱不为所动!

看来自己导演的这出好戏,取得的效果十分明显。

张大千已经生出了恐惧之心,陷入了房遗爱布置好的陷阱之中。

古语曾言,破财免灾!

房遗爱言语犀利,步步不让。

实际上他根本不想将事情闹大,只是想打压地价,顺理成章的从张大千手中将耕地购买过来而已。

现在张大千已经松口。

但是房遗爱却没打算善罢甘休!

如今你的把柄在本公子手里,本公子岂能就这么不了了之?

“张先生愿意在大灾之年一半以上的耕田卖给本少爷,着实是个明智的选择,但是这个谋逆的罪名太大,房某实在是不敢窝藏啊。”

“呃...”

张大千愣住了,他已经退步如此,你还想怎样?

总不至于让张某人将这些田地都送给你,分文不取吧?

**!

卑鄙!

恶心!

“本公子将这四百亩照单全收,然后按照五十贯一亩地的价格付钱给你,不如你做个顺水人情,多送给本少爷五十亩地,如何?”

多送!?

凭什么?

一亩地的价格是五十贯,五十亩地就是两千五百贯。

那可以一笔巨款,你一句话就要白白相送,未免太过于简单。

“房公子休要欺人太甚!”

听到这话,房遗爱竟然直接站起身,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那好,本公子还不买了,这就去临淄县衙,跟黄县令说道说道,相信黄县令看在我爹梁国公的面子上,总要采取点行动。”

房相何其爱民,可是他的儿子...

张大千快要哭了,这个狗仗人势的东西!

一行人并不迟疑,拔腿便走。

张大千吓坏了,赶紧冲上去拦住:

“房公子稍安,房公子稍安,五十亩就五十亩,就当张某交房公子这个朋友,白送便是!”

房遗爱翻了个白眼:“地契呢!?咱们还要签个字据,签字画押!”

“现在!?”

“要不然呢,本公子怕你反悔,出去传言说本公子敲诈你,有了字据,本公子便不怕了!”

“......”

好嘛,你倒是连自己的后路都想好了!

张大千赶紧拿出地契,不敢拖泥带水,生怕这个房遗爱再说出什么要求。

那时候,他要损失的财产更多。

签字画押,交了地契,房遗爱便将铜钱奉上,不显山不露水的道了一句:

“走了啊。”

随即,带着高阳公主和房遗爱等人走出了张家别院。

刚出的大门,就听见院子里张大千嚎啕大哭:

“造孽啊,张某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老天爷要派下来这样一个无赖来惩罚我?”

如果我有罪,请让大唐律法来惩罚我,而不是房遗爱!

张妻将两个孩子安置好,赶紧上前去扶张大千,安慰道:

“夫君,都过去了,快起来,地上凉!”

张大千的精神仿佛被**到了,状若疯狂,竟然点燃了一根火把,叫叫嚷嚷的道:

“都怪这个草亭,没有这个破草亭我张某人怎么能损失这么多东西,今天俺老张就要将这草亭烧掉,一了百了!”

张妻后知后觉,毛骨悚然,眼神惶恐道:

“夫君,慎言慎言,私建朝廷有谋逆之罪?烧朝廷就没有叛逆之嫌吗?”

“......”

张大千擦了擦眼泪,忽然笑了,将手中的火把用水浸灭,淡然道:

“朝廷永远在张某心中,被俺老张奉为至高...”

......

  ......

房遗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地契,心满意足,优哉游哉的在街头闲逛着,和程处弼同样心情轻松。

相比之下,高阳公主便有些郁闷!

她觉得那张家夫妇也挺可怜的。

“大哥,我看那张大千拖妻带子,甚是清贫可怜,咱们如此买地,岂不是欺侮于他吗?”

高阳忽然凑上来,生出了怜悯之心。

从房遗爱的角度来讲,高阳说出这样的话,并不意外!

既然妹子经历了旱灾,父母皆死在了灾难之中,她就有发言权。

苦命人怜惜苦命人,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同病相怜!

房遗爱摇了摇头,丝毫不放在心上:“张大千家财万贯,只是整个人太抠,你不用怜惜他,再说了,本公子何曾欺侮于他?”

耕地的价格是五十贯一亩,房遗爱并没有打破时常规则,也没有坏了规矩。

至于坑的那五十亩,是为了让张大千涨涨教训。

让他知道,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

程处弼笑嘻嘻的说:“老房,还是你有本事,若是俺老程,今天肯定被这老小子给讹诈了,现在好了,咱们的耕田到手了。”

“程公子,你不觉得大哥有点过分吗?”

“有什么过分的!?”

程处弼的话匣子打开了:

“这群贱民,竟然敢哄抬物价,想要狠狠的从俺老程的身上割下一块肉,这才是过分的行为。”

想想自己的老爹,曾经为大唐出生入死。

若是没有房玄龄、程知节,大唐何来的如此安稳山河?

他们好歹是功臣之子,得不到相应的尊重也就算了,被算计了还不能反击吗?

高阳无语。。

程处弼正在兴头上,此刻干什么都觉得有精神,赶紧问道:

“老房,咱们接下来去干什么,要不要去青楼,点两个姑娘,放松一下?”

我他娘的放松你妹!

青楼是程处弼常去之地,但是房遗爱几乎很少去,他是个有道德底线的人!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穿越之前自己去做过身体检查,医生说他肾有点虚,注意房事,平时要多吃六味地黄丸。

“走,去第二位地主杨财家,一不做二不休,不然等到张大千和他们通气过后,本公子怕是又要多费些力气。”

房遗爱大手一挥,带着程处弼和高阳公主,继续向着下一个目的地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