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姜衡 已完结

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姜衡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随小轻 主角:姜衡萧云疏姜楼画

《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姜衡》新书在线阅读 姜衡萧云疏姜楼画小说已完结

《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姜衡》小说介绍

《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姜衡》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姜衡萧云疏姜楼画”,由人气作家随小轻倾情奉献,小说故事梗概: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一睁眼,熟悉的床,熟悉的人。我一阵头晕目眩。为了避免前世悲惨的结局,我赶紧翻身下床,在那人开口之前一脸沉痛道,“公主,莫生气!老子…啊呸,我…不是个男人!”...

《我重生在反派boss的床上姜衡》小说试读

它朝我“呼哧呼哧”发出热气,龇起獠牙,硬生生的打断了我想上前蹂躏一把它狗头叙旧的冲动。我讪讪的收回手,心中百感交集。

在长公主府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天霸是唯一一个对我抱有善意的人,啊不…是狗。我和天霸的故事有点长,有点刺激。我当驸马的第一年,天霸救了我的命。那一年,我被萧云疏断了三个月的荤。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厨房偷到一只烧鸡。闻得肉香,尚未入口之际,天霸突然出现,高贵冷艳地叼走了我的烧鸡。

血盆大口一张,烧鸡入狗肚,我两眼泪汪汪。谁曾想,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天霸突然口吐白沫,倒地不起。经御医救治一天一夜,才虚弱转醒。

被各种汤药调养了三个月,天霸狗容憔悴。后来,我才知道,那烧鸡里下了穿肠毒药鹤顶红。我当驸马的第二年,天霸保住了我的清白。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晚上。

天霸闯进我的茅草屋,跃上了我的床榻。

它抬起尖利的狗爪向外指了指它的狗窝,又指了指我。我一拍脑门,明白了天霸的意思——他这是邀请我去它的狗窝做客吗?

我接受了天霸的好意,毫不犹豫走出房门,来到了被雷劈得四分五裂的狗窝前。我摇摇头,心想天霸真可怜。我打算回屋好好安慰天霸,并挽留它在我的茅草屋中过夜。

谁知,门推不开!天霸凭着硕大的体型在门后死死抵着,不让我进去。

我唤了两声天霸,这家伙不理我。

我心中对天霸同情更甚。

它肯定是失去了家,心中难过,却不肯表露脆弱,在小黑屋里独自舔舐伤口。

一瞬间我竟有些感同身受,叹了口气,再次回到它的狗窝。

直到我百无聊赖地扒开地上潮湿的草席,

才惊讶地发现,下面有一个狗爪刨出来的洞,洞里的东西闪瞎了我的眼。原来这才是天霸真正的用意吗?

我抱着沉甸甸,金灿灿的元宝,顿时热泪盈眶。天霸啊,你真是好狗。不忍辜负天霸的好意,我把洞里的元宝尽数挖出。趁着月黑风高,我把它们埋入了我藏私房钱的地方。从此,我在公主府里的日子有了盼头。

万万没想到,天霸为我做的还不止这些。我回去后,听到茅草屋传来女子的尖叫,还有天霸怒不可遏的“汪汪”声。

推门一看,屋里弥漫着一股催情香的气味,

平日里对我含羞露怯,暗送秋波的倒夜香丫头翠花衣衫不整地倒在地上。

天霸趴在榻上,眯着狗眼,虚弱的朝我看了一眼。我顿时感动得稀里哗啦,心疼得无以复加。“天霸兄,撑住啊!”

那晚,我爆发出无限潜力,躲开公主府的暗卫,顺来了隔壁晋王府的大红,送到了天霸的面前。那晚,屋内,战况激烈。

具体表现为,天霸和大红的动静声方圆三里清晰可闻,成功吸引来了萧云疏和他的暗卫。

两个月后,天霸成了九个崽崽的爹。

但自打成为有家室的狗后,天霸对我和我的小屋退避三舍,也有了新的爱好——刨坑。

但每次刨完,无一例外,狗脸都露出了对生活深深的绝望。在我当驸马的第三年,天霸再次救了我的命。在公主府卧薪尝胆三年,我做好了层层部署,计划逃离囚笼。当夜,我意外的见到了天霸。

邻居三年,恩重如山。无论如何,我都应与天霸好好道别的。

“天霸,我走了,保重狗体。”想了想,我接着道,“狗富贵,勿相忘。”之后,我头也不回地提气跃上墙头。

“汪汪汪!”天霸突然大叫,引来了四面而来的暗卫。

我心里一咯噔,神色复杂的看了天霸一眼。放弃计划,回茅草屋,倒头大睡。第二天,管家颤巍巍地指着我昨天爬上的那堵墙。

对我说,长公主昨夜在一墙之隔的巷子里斩杀了三十多个刺客。我咽了咽口水,诚恳地地把怀里的烧鸡掏出,捧到天霸面前,“天霸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弟用烧鸡孝敬您!”

“倒是出乎本殿的意料了,你竟然认识天霸。”那人低沉华丽的声音传来。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浑身僵硬。

他朝天霸轻轻招手,“天霸,过来。”

天霸不屑地瞥了我一眼,然后乖巧地吐着舌头地向萧云疏跑去。那谄媚至极的狗脸,刺痛了我的双眼。天霸兄,罔我对你一片真情。

“殿下,您这是打算强抢民男,霸王硬上弓吗?”我拍掉身上的灰,也不管那人,吊儿郎当地在太师椅上坐下。“你若这么想,本殿也可以勉为其难地满足你。”他放下手上的密折,朝我淡淡地看了一眼。“说到底,你就是馋我身子。”

我勾唇冷笑。“姜衡,脸是个好东西…”“不好意思,我没有。”

“三日后,皇宫的招亲宴,请柬上已经加上了你的名字。”

“本殿会向父皇提出让你当驸马。”

“姜衡,你没得选。”

萧云疏勾起唇,直起身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我。“?!”我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捂着心脏哆哆嗦嗦的指着他。“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你的意见不重要。”“你让我如何面对我的十二房美妾?”

“散了或是剁了,自己选一个。”

“身为北齐长公主,你就是这样逼良为娼?棒打鸳鸯的?”“本殿乐意。”

“呵…你以为这样就能得到我的心吗!”

“本殿只要你的人。”“抱歉啊…我不喜欢年龄比我大,还比我长得好看的。”

“巧了,本殿就喜欢年纪小的,长得丑的。”“上京满足你要求的一抓一大把,放过我行不行啊?”“不行。”

我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我眸带绝望,目光哀凄,“我告诉你啊萧云疏,我们老姜家就我这一根独苗了,你这是要让我们老姜家绝后啊。”“姜楼画,戏过了。”

“!”

“姜楼画是谁?我老姜家没这号人。”“哦?是吗?”他似笑非笑,朝我扬了扬手里的密折。“若非你那日自曝女子身份,本殿还真不知道姜家竟然还有位本事不小的二小姐。”我接过萧云疏随手扔来的折子。一目十行看过去,越看心越沉,到最后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不…不…太过分了…你太过分了……”我不可置信。我一把扔下折子,踩上去狠狠地碾磨。“萧云疏,你是人吗?”“老子一天上五次茅房你都要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