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 连载中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等红衣 主角:房遗爱高阳

房遗爱高阳小说结局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无弹窗阅读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由等红衣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房遗爱高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方俊穿了,成为了大唐房遗爱!别人都想着官居一品,成为皇帝的亲支近派,房遗爱却只想逃婚。为了不混吃等死,没料到随手做的几件小事,竟然震动天下。从此,天下士人争相拜访,边境将领飞鸽问计,高官贵族青眼相看,李二要赏赐他打王金鞭...世人用这句话来形容房遗爱的影响力:“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可房遗爱却打死不想娶高阳,对武媚娘...倒是很感兴趣......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小说试读

第9章

“房公子!”

 

众人惊呼,格外热情,俱都围了过去。

 

这些人大都是果农,或是耕田在山地的农民,都等着看风帆水车的成效。

 

风帆水车一旦成功,他们皆是受益之人!

 

房遗爱带着高阳下车,感受着百姓们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

他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了。

 

片刻,一个穿着官服的人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格外狼狈。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临淄城县令黄开。

 

“临淄县令黄开,拜见房公子、程公子!”

 

黄开不敢摆架子,自己的地位,比这二人的老爹低了好几个等级。

 

房玄龄和程咬金算是最强王者,黄开顶多是不屈白银。

 

房遗爱瞥了他一眼,打趣道:

“黄县令消息倒是灵通啊。”

 

“可不咋,为民分忧之时没见到,大功告成倒是来凑热闹了。”

 

程处弼落井下石,一脸的不怀好意。

 

几句话下去,黄开脸色涨红。

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竟不知如何是好。

 

“房公子,水车已经建好,就等着房公子一声令下,便能试验这水车的效果了。”

 

辛老七恰逢其时的站出来,开始为黄开解围。

 

房遗爱点了点头,摆手道:

“好,那咱们就看看,辛老七,你即刻让人打开锁链,扬起风帆!”

 

“开锁杨帆!”

 

辛老七一声呼喊,立刻有七八个汉子一起行动。

先将那几十米长的锁链拿下,然后风帆鼓荡,狂风一吹,巨大的水车缓缓滚动起来。

 

“哎呀...动了,动了...”

 

百姓们没见过此等恢宏景象,竟仿佛见到了新奇物种外星人一般,欣喜若狂。

 

“隆隆隆...”

 

圆轮滚动,发出巨大的声响。

 

扬郡以风帆数扇,俟风转车,风息则止,此车为救潦,欲去泽水,以便栽种。

 

这是后世明朝文人对于风帆水车记载。

 

此情此景,用这句文言文来形容最为合适。

 

山坡之上已经挖好了蓄水池和水流沟渠,圆轮不停的旋转,之上的盛水器便将水渠之中的清水源源不断的灌入提前挖好的蓄水池之内。

 

等到蓄水池达到了一定的水位,便见水流顺着沟渠流动而去。

 

狂风不停,水车便不停止运转,就像是一个永动机一样。

 

水流流入果地、农田,虽然不能将山坡之上所有的耕田全部灌溉,但是也所剩无几。

 

“此物...竟是如此神奇!”

 

一向对房遗爱没什么自信的高阳公主,也不由得瞠目结舌。

 

水真的可以往高处流!

 

这并不是痴人说梦!

 

“走,去山上。”

 

百姓们便都又向着山坡之上跑去。

看到那水流涌入农田,地面湿润,竟是眼眶微红,喜极而泣起来。

 

“俺家的田...可以灌溉了!”

 

“一年的光阴,这块地近乎于颗粒无收,今日得房公子水车相助,终于看到希望了!”

 

“房公子高仁啊,真乃仁厚宽德,堪比饶舜!”

 

这句话有大不敬之嫌。

 

自古只有说帝王‘堪比饶舜’。

房遗爱目前无官无爵,抛去他老爹的那层关系,也不过仅仅是一个大唐的普通子民而已,怎谈得上饶舜之能?

 

你们不要连累老子!

 

房遗爱黑着脸:“诸位言重了,房某不过是做了应该做的而已!”

 

“房公子大恩,我等没齿难忘,快,都跪下,给房公子磕头。”

 

于是一众人五体投地,将脑袋向着地面猛然砸去,掀起了阵阵的沙尘。

 

黄开更尴尬了,这群百姓,不拜朝廷命官拜纨绔,真是奇葩!

 

不过他也看准了这个机会,有此水车,临淄城旱灾可解,未来到朝廷那儿,自己也可以邀功。

 

黄开笑盈盈的走上去,拱手笑道:

“公子之才,让人想起了战国之时的墨家,与鲁班不相上下,让下官望尘莫及,实在是巧夺天工啊...”

 

这朝廷命官要是拍起马屁,犹如江水滔滔不绝,让人难以自拔!

 

房遗爱冷哼一声,道:

“黄县令不必如此客气,想说什么就直说吧,这些套话实在是索然无味,本公子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呃...”

 

黄开的脸色有些发红,继续不要脸的道:

“既然被房公子看出来了,那么下官便也不遮遮掩掩,下官却有一个不情之请。”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这风帆水车确可将山下之水运往山上,实乃惊世骇俗之物,若是推广下去,临淄城旱灾可大为缓解,所以,下官想要...”

 

“你想要让整个临淄,遍布这种风帆水车!?”

 

“公子聪慧,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房公子!”

 

房遗爱走到树荫下,一拍脑门子,哦了一声说道:

“黄县令,可知道什么是专利吗?”

 

“专利!?”

 

黄开猛然摇头。

 

房遗爱一五一十的解释道:

“所谓‘专利’,就是指一项发明的首创者受独享权益,简单点说,这水车是本公子发明的,本公子若不允许,任何人都不能修建。”

 

唐朝自然是没有‘专利’一说的,模仿偷师也是屡见不鲜。

 

但现在除了自己,也就只有辛老七和程处弼几个人见到过机括设计图。

没有图纸想要生扒水车的构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房遗爱根本不怕被人模仿!

 

“房公子的意思是...”

黄开狐疑问道。

 

“简单,本公子是说,你想修建水车,本公子可以给你提供机括图,但是修建水车实则为了赈灾,这笔资金由朝廷来出,天经地义。”

 

“那么本公子提供图纸,也算是为朝廷分忧,自然要得到相应的报酬!”

 

黄开还以为是什么事,一听到此,立刻答应下来:

“其实就算是房公子不说,下官也会给的,这不是难事,黄某答应了便是。”

 

“黄县令先不要着急,本公子要的可不是一笔固定的数值,临淄城每修建一辆风帆水车,本公子便要提五十贯铜钱,以此类推。”

 

“且未经本公子允许,不可将水车图纸借阅他人观看。”

 

“这图纸既然是本公子设计的,也就留了破坏的后手,只要本公子让人稍微动一动,这巨大的水车顷刻便能变成一堆烂木头。”

 

黄开明白了。

 

一座水车五十贯铜钱,那么临淄城几百座,房遗爱要赚多少钱?

 

这商业头脑...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