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 连载中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等红衣 主角:房遗爱高阳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房遗爱高阳小说全文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是等红衣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房遗爱高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方俊穿了,成为了大唐房遗爱!别人都想着官居一品,成为皇帝的亲支近派,房遗爱却只想逃婚。为了不混吃等死,没料到随手做的几件小事,竟然震动天下。从此,天下士人争相拜访,边境将领飞鸽问计,高官贵族青眼相看,李二要赏赐他打王金鞭...世人用这句话来形容房遗爱的影响力:“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可房遗爱却打死不想娶高阳,对武媚娘...倒是很感兴趣......

《大唐:我真不想当驸马》小说试读

第6章

饥饿摧毁了高阳的意志,令她再也不能保持矜持。

 

等到老方把所有的菜都上齐,各式的炒菜五花八门。

还有四盘外焦里嫩的煎牛排,高阳猛地吞咽了几口口水。

 

“那...我不客气了!”

 

高阳想吃肉。

 

可那煎牛排实在是太大,用筷子吃起来十分的不方便。

 

还没入口,盘子里面的料汁已经撒在了裙摆上。

 

“妹妹,这东西可不是这么吃的。”

 

房遗爱将一个围裙系在自己的胸前,然后温文尔雅的拿起提前准备好的刀叉。

切下一块放进嘴里,轻轻咀嚼起来,表情那叫一个享受。

 

“这样!?”

 

高阳学着他的动作也做了一遍。

 

真别扭啊!

 

大唐吃饭向来使用的都是筷子,什么时候用过刀叉?

 

不过那牛肉一入口,鲜嫩的味道立刻在高阳的嘴里泛滥。

 

“美味!”

 

高阳已没有了在宫里端庄的架子。

 

此刻看起来更像是放荡不羁的江湖儿女,狼吞虎咽的吃着牛肉和炒菜。

 

一刻钟的时间不到,已经是杯盘狼藉。

 

高阳不淑女的打了个饱嗝,靠在椅子背上。

用手轻轻摸着那有些微微隆起的肚皮,心满意足的说道:

 

“大哥,你家厨子做饭太好吃了,妹妹的小肚子要变大了。”

 

程处弼又开始拆台:“能有多大!?反正没有怀孕的妇人肚子大!”

 

“......”

 

这一句话差点没让房遗爱把吃下去的牛肉全部吐出来。

 

但他内心深处有点沾沾自喜,自家厨子这手艺完全沿袭于他。

 

这样的日子真是潇洒啊!

 

酒足饭饱,几个人都显得有些懒散,就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

 

高阳公主似乎想到了什么,竟是一筹莫展起来。

 

房遗爱察觉到异样,淡然问道:

“妹妹,想什么呢?”

 

高阳公主想到了多灾多难的大唐帝国。

 

虽然她的身世是编的,但是目下中原大旱,数日不雨,田间干裂,颗粒无收!

 

已经有数不清的百姓死于食不果腹,甚至自相残杀、易子而食也是常有的事。

 

高阳是大唐的公主,这一路走来颇多感慨。

 

尤其方才又吃到了这等山珍海味,自然喜不自胜。

 

可喜悦过后,是无尽的忧愁!

 

远在长安城的父皇,应是昼夜难眠,不知如何解救这天下苍生。

 

高阳将这些事一说出来,房遗爱就明白了。

 

“妹妹莫不是想起了在旱灾中死去的叔父叔母...”

 

房遗爱欲言又止,这是堂妹的伤疤,他不忍心提起。

 

但大唐的旱灾,确实急需办法解决。

 

如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日子,是时候让它消失。

 

房遗爱曾用百叶箱推算过天气,这样的旱灾可能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大唐的灾难还将持续!

 

程处弼砸吧砸吧嘴,此时正用一根牙签抠牙,无所谓的道:

 

“本公子没能力也没闲心去管那些鸟事,只想赚钱,但是房二,今天下午咱们收购的水果你看了没有。”

 

他是世家公子,一人吃饱便可以。

 

小的时候读书,似乎没听老师讲到过民间疾苦。

 

“没仔细看,怎么了?”

 

房遗爱真想过去给程处弼一巴掌,畜生啊,无情无义的!

 

“太差了。”

 

一提到赚钱的营生,程处弼的精神一震:

 

“今日那些果农送过来的水果,与上一批差别太大,又小又青,甚至还有些干瘪,我拿起一个苹果尝了尝,涩的我牙都快要掉了。”

 

“那你不早说?”

 

都是钱!

 

用大批量的铜钱购买了这么多质量低劣的水果,一定会赔个底朝天的。

 

程处弼挠了挠头:“这些果农,实在是狡猾,竟然以次充好,本公子是看他们和咱们长期合作,要不然,这一次打死也不收。”

 

没脑子啊!

 

这种买卖都是骗你一次就溜,只有脑回路奇葩的人才会接二连三的上当。

 

“不行,我房遗爱何等身份?”

 

“今年大旱,怜惜这些果农辛苦,房府才高价收购水果!”

 

“可他们竟然利用了本公子的怜悯之心,处弼,你即刻带人去抓几个果农回来,本公子要当面审问!”

 

胆肥!

 

连本公子都敢惹,知不知道我房遗爱连老李的面子都不给?

 

程处弼向来以房遗爱唯命是从,甭管这件事是否符合大唐的律法。

 

他和房遗爱都是国公之子,只要不犯大错误,临淄官府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到一个时辰,便有七八个果农被带进了房府。

程处弼的脾气还算是和蔼,好言好语的将几个人邀请来。

 

若是再年轻几岁,早已经动手了!

 

房遗爱坐在椅子上,没有丝毫感情的望着这几个衣衫褴褛的果农,火气四射的问道:

 

“本公子好心收购你们手中囤积的水果,可你们却用劣质水果来敷衍房某,究竟为何?”

 

“尔等最好把理由说清楚,要不然,本公子可要用些手段了!”

 

“......”

 

哐当!

 

房遗爱命人将上午收购的水果抬上来一箩筐。

情况确实和程处弼所说的一模一样,又干又瘪,又轻又小,连平常一半的质量都达不到。

 

这样的水果,自己吃都酸涩难耐,怎能卖给别人?

 

果农们欲哭无泪。

 

天公不作美,他们有何办法?

 

房遗爱喝了一口凉茶,目光依旧冷清,说道:

“哭个屁?说不清楚原因有你们哭的时候!”

 

跪在地上的果农赶紧七嘴八舌的解释起来。

 

“房公子,冤枉啊!”

 

“是啊,房公子给我们财路,我等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欺骗房公子。”

 

“水果的品质不如以往,乃是天气大旱导致的,我等果农也很烦躁,奈何无计可施啊?”

 

嘭!

 

房遗爱拍桌而起,咬牙切齿的说道:

 

“放屁,旱灾延续已经有一段日子,陛下年初便诏令天下各地开挖水渠,旱灾已有缓解,用这个借口,你以为本公子会相信吗?”

 

 

果农们哼哼唧唧的哽咽道:

 

“房公子说的不假,可是水渠开挖只到山脚之下。”

 

“我们的果树多在山坡和半山腰,平时只能靠着人工挑水上山。”

 

“我等这些老身板,每日挑个二十多桶便已经是极限,效率极差!”

 

“还请房公子明察!”

 

一说到干旱和山地的困难情况,所有人都缄默不语。

 

临淄城的大旱现象还在持续,真不知何时才是个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