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太子爷的老婆是乌鸦嘴 连载中

帝都太子爷的老婆是乌鸦嘴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太阳雨雨 主角:苏回倾喻时锦

苏回倾喻时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笔趣阁_帝都太子爷的老婆是乌鸦嘴苏回倾喻时锦全文在线阅读

《帝都太子爷的老婆是乌鸦嘴》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苏回倾喻时锦的书名叫《帝都太子爷的老婆是乌鸦嘴》,是作者太阳雨雨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才少女秋紫苏,豪门真千金,近18年没见过亲爹妈,在贫民窟奋斗升级,一不小心就成了各界大佬的大佬。有人欺她?世界级高手争先出手!有人辱她?大碗级别的亲友团下手超狠!有人打她主意要联姻?帝都太子爷季大少凶残狠戾:“我季若琛的小祖宗,谁敢肖想?”然,某小祖宗眼一瞪:“季大灰,老娘正虐着渣,少来添乱!”【女主马甲多多,嘴炮虐渣加样样第一;女强+男强,甜宠至上】...

《帝都太子爷的老婆是乌鸦嘴》小说试读

闻雅上前拿出来塞回秋紫苏的手里:

“拿着,这是爷爷的一片心,如果你不拿着,也许会被别人拿走。老爷子还以为你拿了呢。”

出了门,闻雅说:“去银行查查就知道你在爷爷心里到底有多重要了。”

闻雅轻轻舒了一口气。

还好,这丫头没当面和老爷子提遗产。

其实所谓遗产只不过是婆婆和她编出来哄秋紫苏回家的鱼饵而已。

不过今天老爷子给了那张卡,也就不算自己这个当妈的骗人。

出了门闻雅很想去查一查老爷子到底给了女儿多少钱。

可是张了两下嘴,也没好意思说出来。

晚餐前,秋紫苏和小爱收拾好房间。

闻雅担心她们跑掉,说什么也不让她们现在出门:“苏苏,你爸爸回来了。”

见桑云成进来,秋紫苏把手机放到床上,十分礼貌地站起来。

闻雅笑着说:“云成,这就是我们苏苏,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她又转过头:“苏苏,这是你爸爸。他工作太忙了,所以没能和我一起去接你……”

秋紫苏两只黑幽幽的眼眸里藏着让人看不懂的情愫,木然地看着眼前的父亲。

别说,四十出头的男人长得还挺帅气,有几分的书卷气。

她勾了一下嘴唇吐出两个字:“你好。”

桑云成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心情十分复杂。

没想到在要饭堆里长大的女孩竟然有着一张秀美得在任何人群中都超群脱俗的脸。

分明过了十八年最底层人的生活,可是那眼神里怎么透着满满的骄傲和霸气。

顿了一下,他摆了一下手:“嗯,长得还不错。坐下吧。”

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四下看一看房间,然后扬着下巴道:

“怎么样?这房间比你在太平里的好多了吧?

你能答应回来救你弟弟是正确的,要不你能住上豪宅?

无论如何,你还算挺明智!这不就一步登天了。”

闻雅用手肘拐了一下丈夫:“你说什么呢。今天苏苏一听子豪需要骨髓移植,她马上就决定回来了。”

“嗯,”桑云成继续说:

“挺好,那就抓紧时间做手术,等你弟弟的手术之后,看看哪个豪门公子能看上你,先嫁过去,也能通过联姻帮家里的公司壮大势力,就算是对桑家有贡献了。”

闻雅又是一碰丈夫:“苏苏她才十八岁,着急嫁什么人?苏苏,你有什么想法和家里说,爸妈尽量满足你。如果想出去工作,让你爸爸安排。”

秋紫苏没什么想法,平静的小脸上没有任何喜怒,桑云成说什么,闻雅说什么,她好像都没听到,甚至闻雅句句话都是站她的,她都没有丝毫的情绪表露。

闻雅感觉怎么像一锤子砸到棉花上了?

她干脆转头和丈夫说话:

“老公,在这个家,蕾蕾有什么,苏苏就要有什么。

她以后就是这个家的大小姐。你要多宠她才行!

对了,老公,你先拿几十万先给苏苏花着。”

桑云成一怔:“她要钱干什么?紫苏,想吃什么,想穿什么就让你妈给你买。

对了,去蕾蕾房间把她那些旧衣服都给紫苏,然后你再带着蕾蕾出去买新的,别让蕾蕾觉得我们找到亲生的,对她的爱就少了。我们不会对她比以前差一分一毫。”

秋紫苏坐在对面,神态慵懒,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回着手机里的信息,仿佛对面的夫妻两人说的话与她无关。

闻雅越听丈夫说的话越不像话,一把扯着丈夫走到门外,还掩上卧室的门,低声对说:“老公,苏苏才是你的亲生女儿。

你每个月也要给苏苏零花钱,至少要和蕾蕾一样。”

桑云成甩开妻子的手,气呼呼地说:“就她?连个爸爸都没叫,还想跟蕾蕾比?蕾蕾要买练习曲,买学习材料,还要买画画的颜料。

蕾蕾是学霸,是校花。她算什么?你看她呆头呆脑的,以为自己住进豪宅就是公主了!再说她又不上学,又不出门,要钱有什么用?穿新衣服干什么?

蕾蕾的那些旧衣服也都是名牌呢。你看她穿的,丢人现眼!”

“老公,那你就给苏苏点钱,我明天带她去买……”

闻雅的话没说完,就被桑云成打断:

我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为什么给一个外人……”桑云成说话的声音有点高,理直气壮的。

闻雅急忙捂住他的嘴:“云成,我今天我好不容易把她求回来,你不能说她是外人。

她是唯一能救你儿子的人……我看废话就别说了,你探个底,捐骨髓她要多少钱?”

她决定先不说老爷子已经给了秋紫苏卡的事。

一个病在床上的老人家,顶多给个十万八万的零花钱而已。

桑云成被妻子一提醒恍然大悟,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噢,我忘记了,找她回来是给子豪配型的……老婆,你提醒的好,你要多提醒我……至少子豪的手术没做之前,我们要好吃好喝的招待她。”

想了想今天一进门秋紫苏就把老太太怼得吃了瘪,闻雅低声对丈夫说:“苏苏脾气大得很,你说话小心点……”

一回身,忽然看到门缝里闪过一个人影。

糟糕,刚才自己和丈夫说的话都被苏苏听到了?这可怎么办?

闻雅定了定神,给丈夫递了个眼色,这才拉开门微笑着对秋紫苏说:

“苏苏,爸爸给了一张卡,在妈手呢。上面有好多钱。今天时间有点晚了,明天我带你去购物。”

她觉得带秋紫苏出去买衣服什么的花不了多少钱,决定自己用私房钱。

但秋紫苏没兴趣和他们演亲子情深的戏,抬眸,精致的脸上带着一丝漫不经心:“买衣服就不用了,明天我还有别的事。”

桑云成和闻雅对视一下眼神,又走进房间坐下来:

“闻雅,你们先出去,有些话我要和苏苏单独聊一聊。”

秋紫苏对小爱递了个眼色,小姑娘走到门外坐到楼梯边玩手机。

闻雅说:“我下楼去餐厅看一看给苏苏褒的汤。”